我看书斋->论征服世界的正确方式全集->论征服世界的正确方式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90.征服世界的第九十步

    【92zw】    管三正在抚摸服务器, 看不见正常内容的话, 就过段时间再来吧!

    对于继承了暗精灵血统的卡斯蒂利亚人而言,善良和纯洁一直都是天方夜谭, 撒谎、背叛、利用、欺骗才是家常便饭, 对于爱情和婚姻也是如此。.

    嘴上说着爱一个, 怀里抱着另一个,床上躺着再一个, 在这里可不仅仅是低俗的笑话和段子,而是真真切切的生活。

    讽刺的是, 精灵偏偏是个浪漫的种族,一生都在追求着命定的完美爱情,这一点多多少少也遗传给了自己的后代, 哪怕是在卡斯蒂利亚这个无药可救的国度,也有着浪漫的爱情传奇。

    辛西娅的父亲便是编织这些爱情故事的主角团中一员,只是他遇见真爱的时机很不巧,不仅在国王的安排下娶了出身高贵的凯瑟琳夫人, 长女辛西娅也才呱呱坠地, 可一切都阻拦不了命中注定的波涛汹涌,他疯狂的追求一个卑贱的平民女子,不仅共坠爱河还生了一个儿子。

    平心而论,若是这位亲王大人还是单身,以精灵对真爱的推崇, 娶个下地干活的老婆完全不是个事, 哪怕他是女王的亲弟弟呢?

    麻烦就麻烦在, 他已经有妻有女,还跟真爱生了个私生子。

    私生子——无论在哪里称得上是敏感话题,即便法律已经明文剥夺了他们的继承权,但暗度陈仓的花样也多得是。

    只是凯瑟琳夫人也着实沉得住气,照常喝茶聊天出席舞会,无聊的时候再逗逗傻闺女寻开心,表现的活像是“私生子传言”纯粹子虚乌有,亲王大人也没有一个酷爱种菜的真爱。

    就这么心照不宣的过了不少年,辛西娅度过了10岁生日,凯瑟琳夫人换了几打情人,亲王大人头顶的绿帽子已经幻化为了一个肥沃的大草原,真爱生的小儿子也到了上学的年纪,一切都跟其他贵族家庭没什么两样。

    直到玛丽女王把手套扔到了邻国国王布满褶子的脸上,第一百零一次拒绝了那个傻瓜的求婚,两国的战事正式拉开了帷幕。

    这本来只是一场闹剧,祖先血统为野猪的邻国完全干不过憋的快疯了的半精灵们,连国王都被揪出皇宫暴打了一顿,偏偏就在邻国国王哭着签下了丧权辱国的猪肉供应条约,大军就要打道回府的时候,军队的前线最高统帅——唯一的亲王大人——辛西娅他老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巨大野猪给拱了。

    虽然肇事的野猪立马就被执行了五马分尸酷刑,但它尖利的獠牙也刺穿了亲王大人的心脏,如此巧合,也只能说是命运了吧。

    这个消息传回国的时候,端坐在王座上的女王大人作何感想尚不可知,但辛西娅和老妈手拉着手在亲王府里跳了一首欢快的华尔兹。

    等到华尔兹的最后一个音符落地,娘俩个就带着侍卫杀气腾腾的冲进了真爱的住所,由亲王夫人亲自操刀,把毫无抵抗力的真爱和私生子切瓜砍菜一样直接干掉了。

    那是辛西娅见到的第一个血腥画面,手握佩剑,浑身浴血的母亲提着那个总是摆出得意洋洋嘴脸的外室圆目怒睁的首级,脚下是吓倒在血泊里的所谓弟弟,身后的侍卫用宽厚的手掌支撑着她微微发抖的身躯。

    “过来,辛西娅,”在此之前,拿过最重的东西仅仅是镀金扇子的亲王夫人将手中的长剑递给女儿,“轮到你了。”

    被挑断了手筋脚筋的弟弟看上去已经吓傻了,身体不自然的抽搐着,瞳孔微微有些放大,鼻涕和眼泪流的满脸都是,完全看不出来每次见面时对她嗤之以鼻的傲慢态度。

    “你不杀他,死的就是我们了。”亲王夫人在背后冷冷的说。

    辛西娅用力闭了闭眼睛,双手握着对她而言过大的长剑,对着毫无抵抗力的异母弟弟的心脏狠狠刺了过去,锋利的剑刃刺穿活人**的感觉让她想吐,但握着剑的手却用尽了力气。

    她刺的太深了,重新□□花费了不少力气,为了万无一失,她学着母亲用剑去砍下弟弟的头颅,小女孩的力气毕竟不够砍断颈骨,剑刃与骨头摩擦发出毛骨悚然的刺啦声。

    等到满身血污的辛西娅扔掉手中已经磨出切口的精钢剑,抱着切下的头颅跌跌撞撞的向亲王夫人走去,她顺利的得到了母亲赞赏的笑容。

    凯瑟琳夫人的判断非常正确,传令官第二天就踏上了亲王的领地,为远在帝都的女王带来了温柔的抚慰,并且热情邀请他们前往帝都与女王作伴。

    女王的怀柔只会给予亲王唯一的继承者,凯瑟琳夫人干脆利落的决断为她和女儿赢得了胜利的荣誉,只要稍有迟疑,接受女王传召的就是真爱与私生子。

    就这样,跟随着英明神武的母亲,辛西娅离开了居住了十年的亲王城堡,搬进了位于帝都的华丽大宅,享受着姑母的宠爱和无数人的恭维,只待她成年,一位新的女大公就会诞生。

    既然是政治联姻,凯瑟琳夫人对于已故的亲王也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在故作伤感的深居简出两年以后,她就化身为花蝴蝶扑进了帝都的社交圈,游刃有余的周旋于各色男人之间,与贵妇人称姐道妹,不遗余力的为自己的女儿积累着人脉资本,成为了女王最为信任的眼线。

    精明的亲王夫人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成为忠诚的保皇派,躲在女王的羽翼下,这是她和女儿所能选择的最好道路。

    这对深谙抱大腿之道的母女茶余饭后就会抱在一起展望未来,大多数都是辛西娅成年后继承亲王的爵位,二人回到封地后如何呼风唤雨和尽情享乐的,反正辛西娅是个战五渣废柴,永远不会像死鬼老爹那样派出去为国征战。

    没错,辛西娅是个战五渣。

    明明继承了最纯净的血脉,也有着暗精灵独有的银发红眸,一张鹅蛋脸也是精致秀美的一塌糊涂,怎么看都是一个优秀的返祖半精灵,然而就是手不能挑肩不能提,面对魔法元素没有半点反应,更别说倾听自然的语言了。

    “辛西娅公主是个废柴”一度是帝都贵族圈最热门的话题,被女王派来的无数学者和战士都高呼着“这不可能!”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公主无奈的摇头。

    偏偏辛西娅废柴的结论越板上钉钉,女王对她的宠爱就越盛,到最后都有当亲闺女养的架势了。

    玛丽女王的夫婿在早年间遭人暗杀,这在卡斯蒂利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当一位女王为了他一生不嫁时,就难免会染上些桃色意味,只是就女王本人的态度而言,与其是对倒霉鬼未婚夫余情未了,不如说是为了平衡国内势力更为恰当。

    可无论如何,女王并没有明面上合法的继承人也是不争的事实,加上亲王又被野猪拱死了,废柴公主辛西娅竟然成了王室的独苗,即使这位独苗文不成武不就,随便上去捋一捋显然也是自寻死路。

    可即便如此,怂如辛西娅也是从来没想过自己那个摆设一样的第一王位继承权会有派上用场的那天,就算揪着壮年尾巴的女王突然病倒了也一样。

    原因也很简单,公历398年,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知做出了一条被后世评为“史上最闲的蛋疼的混蛋预言”,在他口中,大陆会在2000年后被一位伟大的帝王所征服,结束如今的群雄割据状态。

    先知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原因真是一目了然,不过他最后还是被揪了出来,毕竟先知可是稀有职业,干这一行的傻缺总归只有那么几个,挨个揍过去总能找出真身。

    大概是最后被揭露的真身太具有说服力,就连作为大陆最高精神领袖的教皇都亲自认可这段预言的真实性,如此宣言一出,整个大陆都为之疯狂。

    而现在是公历2398年,正好是预言发表的2000年后,几乎大陆上所有在位的帝王都坚信自己才是天命之子,连带着对于继任者的选拔标准也越来越严格,无论是横看竖看斜着看,快要迈入15岁大关还碌碌无为的辛西娅公主都跟天命之子毫无关系,选她纯粹就是脑子进水。

    可谁能想到,玛丽女王的脑子真的进水了呢?

    被人毫不温柔的从温暖的被窝里揪出来,辛西娅透过迷蒙的视线看着眼前的超级大帅哥,整个人都是懵懵的。

    小伙子长得真帅,哪怕是个私生子呢。

    被安迪和伊恩拦在外围的凯瑟琳夫人看着女儿傻乎乎的样子,揪起来的心都快跳踢踏舞了。

    “辛西娅,”瓦伦丁皱着眉,不耐烦的把少女从床上拎起来,嫌弃的摘掉了她的熊宝宝睡帽,“快去把衣服换了跟我走。”

    “啊?”

    “你的好姑姑今晚死掉了,折腾了一辈子,临死也不消停。”

    接过侍女递过来的外套,瓦伦丁粗鲁的往她身上套,用帽子压住她毛躁的头发。勉强把小丫头片子收拾利落了,他换上了魅惑的笑容,用修长的手指轻抚辛西娅圆乎乎的脸蛋,声音也甜的似乎要滴出蜜来,好似方才那个恶形恶状的家伙不是他一样。

    “现在,这个国家是您的了,辛西娅一世陛下。”

    “不不不不!!重点是怪物啊!!怪物在我床头要吃我啊!!”辛西娅猛摇头。

    被指认为“怪物”的某人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因无限放大而扭曲的五官终于得以清晰,竟然是娜塔莎。

    只见她穿着红色的侍卫服,上面用金色的丝线在双肩和领口作为装饰,被改小了一号的男装穿在这样一位靓丽美人身上却丝毫没有违和感,这其中的奥妙大概在于衣服主人一马平川的前胸。

    作为半精灵女性中唯一一个平胸,娜塔莎到底是怎么违背的种族天赋至今都是一个解不开的谜,估计哪一天她真的研究出了彻底改变性别的方法大家也会见怪不怪的。

    肯定会见怪的!神经多粗才会不见怪啊!

    饱受惊吓的辛西娅在心里疯狂吐槽,胸口的小心脏简直跳出了新速度。

    “侯爵小姐真是好本身,”拍了拍手,瓦伦丁讥讽道,“上任第一天就把我们尊贵的女王陛下给吓到了,如此壮举简直是前无古人。”

    “我……我只是……”娜塔莎语塞。

    “我知道,我知道,你只是想偷亲她一下,对吧?”青年善解人意的举起了双手,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别给我监守自盗啊,死人妖。”

    娜塔莎对于辛西娅总是非常温柔,可这并不意味着她会把这种温柔延续到怎么也看不顺眼的瓦伦丁身上去。

    “闭嘴,小白脸,”她冷着脸说道,“我和辛西娅亲密无间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跪舔谁呢。”

    寝室内的空气霎时间凝结了,懵逼的女王抬头看看皮笑肉不笑的表哥,又望望一脸霜寒的闺蜜,这修罗场形成的速度让她的胃隐隐作痛。

    “亲爱的娜塔莎,”她蹙着眉,“你可真是吓坏我了。”

    “非常抱歉,”漂亮的半精灵连忙说道,“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已经被任命为了女王的首席侍女。”

    首席侍女即侍女长,疯狂的刺杀者爱丽曾经担任了数十年之久的重要职务,唯有最得女王信任的同性才能获得殊荣,之前瓦伦丁已经说过会把这个位子让给娜塔莎来达成两派的微妙平衡,可辛西娅并不记得自己已经下达了任命。【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