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快穿之打脸之旅全集->快穿之打脸之旅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314.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 三

    和谐社会, 支持正版

    “阿远!你怎么会在这?”李玥然看着林清远的打扮, 笑了, “该不会今日订婚的男主角就是你吧?恭喜恭喜了。”

    “阿苒,你就别取笑我了。”林清远苦笑着说道, 一看就是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似乎是本能吧, 刹那间,他做出了这样的表情。或许潜意识里,他真的后悔了。江心月家世好,人也漂亮,可是她的大小姐脾气也很厉害,虽然自己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真的相处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吃力。这些心思平时藏在心里,可是见到了纪苒,他就全想起来了。有时候,他在想,如果当初纪苒答应和自己走, 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别说我了,你呢, 你不是在上学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和那个程少是什么关系?”林清远适时的露出一丝醋意。

    李玥然看到对面墙角一丝白色闪过, 心中一笑, “他是我未婚夫, 我们很恩爱。我现在不在上学, 高三不过是复习而已,我在家也能复习,到时候直接去高考就行了。我开了家工作室,专门做绒花相关的工艺品,我要把我奶奶留给我的手艺发扬光大。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欢迎你带着你未婚妻来看看。”

    林清远看着手里精致的名片,忽然痛苦的说道:“阿苒,当初我要你跟我一起走,你不愿意,难道就是因为那个程少吗?说到底,你还嫌弃我没钱!”

    李玥然惊讶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和程诺之间的事,旁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找了我很久,我也等了他很久。对你,我只拿你当哥哥看待而已。虽然你那时说要带我走,是为了我好。可你那时候,连生活费都没有,你带我走,能养活我吗?总不能让我养活你吧!”

    林清远一副不可能的样子,“阿苒,你别骗我了。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以为,你对我的心,和我对你的心是一样的。你贪慕虚荣你就直说,因为我现在也变成了这样的人。可你为什么要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呢!阿苒,你这样说,我很受伤!”

    李玥然忽然笑了,“阿远,你说错了,你从来都不曾了解过我。我和程诺之间的感情你不会明白的。以前的事,你不肯承认就算了。我真的只拿你当哥哥看的。如今,你我都已经订了婚,婚姻是神圣的,希望你尊重你的未婚妻,尊重我,还有我的未婚夫,这样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

    “阿苒,我心里是有你的,今日的事都是迫不得已的,我是有苦衷的!你听我说阿苒。”林清远不知道为什么,还在纠缠。

    墙角处,江心月气的脸都白了,她看着垂在胸前的白色头纱,气的想一把扯了,突然手被握住了,江心月一看,是江辉腾,“你干什么?”

    江辉腾虽然没有江心月高,气势却一点不输给她,他皱着眉说道:“你想做什么?这是你的生日宴会兼订婚典礼?底下是一屋子的宾客,都是爸生意场上的伙伴朋友,你若在今天闹出什么事来,爸能扒了你的皮你信吗?”

    江心月打了个寒颤,脑子顿时清醒过来,她信,她真的相信!原本爸没打算这么快让他们订婚的,是她哭着闹着要订婚的,妈也劝了许久,爸爸才答应的。爸爸是个最要脸面不过的人,若真在今日闹出什么事来,爸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可是,林清远他,他实在太过分了。江心月生平最恨被人骗她,偏偏是这个她最爱的人骗了她,还是在他们的订婚典礼上,若什么都不做,她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江辉腾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幽幽的说道:“李铭的事你别打算再来一次。到时候,爸绝对不会饶了你的。李铭和你只是谈恋爱,没有实质关系,倒也罢了。可林清远和你已经订婚了,爸遍邀宾客,满城皆知,若是闹出什么风波来,丢脸的不是你一个。所以,在人前,你和林清远只能是一对恩爱情侣。这是你唯一能做的。当然了,如果你不怕爸爸,大可以胡闹。”

    江心月气的脸都红了,“难道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这样忍耐吗?”

    江辉腾仿佛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江心月,“姐,你是不是蠢?我说的是在人前,你和他是一对恩爱情侣。私底下怎么相处,谁管的着你啊!到时候,随你怎么折腾都行!过个一年半载的,你若厌烦了,随便制造个什么意外,处置了他,旁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关键是,不能让爸丢脸知道吗?”虽然很不喜欢像白痴一样的江心月,可是林清远的做法还是让江辉腾生气,想踩着江家人上位,找死!

    江心月这才舒坦了些,她狠狠的瞪了那两个人一眼,忽然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来。若是程少知道了他们两个曾经有过私情,会怎么做呢?她可是听妈妈说过啊,程家人的手段可是很厉害的。

    江辉腾看了她一眼,“姐,我警告你,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若到最后不可收场,谁也救不了你!”

    江心月看也不看他,“辉腾,我是你姐姐,你别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我先下去了,你待会叫他过来。”说完,江心月气冲冲的下了楼,江辉腾站在原地,阴沉沉的看着江心月的背影,这个蠢货!最好将他的话听进去了,别做出什么蠢事来,连累江家就不好了。

    “姐夫,你怎么在这儿?姐姐到处找你呢!”江辉腾变换了表情,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林清远回过头来,眼神有些慌乱,“哦,我遇到了熟人,所以聊了几句。”

    李玥然点点头,“是的,江少爷难道不知道吗?我和你姐夫是老乡,一个村子出来的。”她可不敢小瞧江辉腾,江海生最得意的儿子,书里这主也是个厉害角色!

    江辉腾没想到这两人倒是很坦白,微微一笑,“纪女士,我看到程少似乎在找你。”

    李玥然点点头,“多谢,我先走了。”然后越过林清远,先下楼了。

    林清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不敢小瞧江家的任何一个人,除了江心月。可是江心月也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不管江辉腾是什么时候来的,听到了多少,他必须立刻为自己的行为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有了!

    林清远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辉腾,你姐姐在哪?我有急事找她!”

    “哦,姐姐应该在化妆间吧。姐夫你去看看!”江辉腾慢吞吞的说道。

    “好的,多谢了!”林清远拍了拍江辉腾的肩膀,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

    江辉腾站在原地,拍了拍方才被林清远拍过的肩膀,嫌弃的说道:“脏!”然后也慢吞吞的下楼了。

    江辉腾走后,程诺的背影从墙拐处的大花瓶后走了出来,摸着下巴说道:“这戏越来越精彩了。”

    林清远匆匆回到化妆间,不顾江心月刹那间阴狠的脸色,让化妆师出去了,又关好门,“心月,你猜我刚才遇到谁了?”

    江心月努力压制了怒火,“你遇到谁了?不会是你的老相好吧?”最后一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林清远心道果然如此,但仍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我遇到了我的老乡,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妹妹。你猜她现在是什么身份?就是纪苒,爸常说的那个程少的未婚妻。爸不是说程氏集团打算开发城北那块地,江氏也想分一杯羹吗?只是程少一直不松口。如果你办成了这件事,爸岂不是会对你另眼相看了?爸不是总是看不起你,认为女人家就该在家相夫教子吗?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证明给爸看,你不比辉腾差什么,你只是品性高洁,不想和辉腾争罢了。所以啊,我就故意和纪苒套近乎,假装自己喜欢她,如果能说服纪苒,再由纪苒说服程少,那么江氏和程氏的合作岂不是轻而易举?心月,你觉得呢?”

    江心月半信半疑的看着林清远,“你说的是真的?你是为了我,才故意接近那个纪苒的?”

    林清远诧异的看着她,“不是为了你,还能为了谁啊?心月,你该不会以为我······我是这样的人吗?认识我这么长时间,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心月,你太让我失望了。”

    那淡淡的眼光射过来,江心月觉得脸上像是泼了一盆冷水,将她满腔的妒火都熄灭了。是的,是妒火。李铭背着自己出轨的时候,她是愤怒,是生气。可是现在却是妒火。她是真的喜欢林清远,所以才会嫉妒。可是林清远说的那么真实,他是为了自己,才和纪苒虚与委蛇的。他是那么了解自己,处处为自己着想。她误会他了。

    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江氏此时更是风雨凋零,股票大跌,大量散户不断抛售自己手里的股票。甚至某些大股东也开始抛售股票。江辉腾焦头烂额之际,更多的丑闻又被接连爆出,比如说江家大小姐和前男友因为感情纠纷,直接将人给阉了。又比如,江家大小姐不雅视频流出后,恼羞成怒,将未婚夫打成重伤,至今还没脱离危险期,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还有什么江家大小姐在学校里使用校园暴力,将一个比她漂亮学习成绩好就是家世没她好的女孩子逼得发疯,最后进了精神病院之类的事。

    更多的是江海生之前的一些事被揭发了出来。比如说他之前因为打架斗殴坐过牢,比如他抢了大哥的女人不算,还凭着大哥的家产发家致富,比如说他进行恶意的商业竞争,排挤同行,之类的事不断被揭发了出来。

    江家唯一比较清白的就是年纪尚小的江辉腾了,就这样,还不断有自称是江辉腾同学家长的人冒出来对媒体杂志控诉江辉腾在学校里搞霸权主义,老师偏袒之类的事。

    一时间,整个江家摇摇欲坠。

    江辉腾焦头烂额,又面临着董事会的压力,和江夫人商量了一下,江夫人按压着太阳穴道:“实在不行,就将你爸手里的股份都卖了吧!你年纪还小,镇不住董事会里那帮老狐狸,你爸如今又是这样的情况,整个江家名誉扫地,s市咱们是不能再待了,倒不如将股份卖了钱,咱们离开这里,只有有钱在手里,还愁以后不能东山再起嘛!”

    江辉腾有些舍不得,这到底是爸一手打下来的江山,日后也是他的江山,就这么放弃了,实在太可惜了,可是现在,也实在没别的办法了。江辉腾难过的低下头,“爸若醒了,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

    江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凌厉,若说之前她对江心月还有一丝母女之情的话,此刻除了恨,什么都没有了,“有什么好伤心的,你爸既然能白手起家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只要有钱。要快,趁着事态没有更严重的时候,现在媒体都是捕风捉影,没有证据。万一被他们找到了什么,那时候要走,就难了。辉腾,我和你爸先离开这里,去美国等你,咱家在洛杉矶有房子,你将s市的产业全都卖了,带着钱立马来美国。蒋律师,你留下来帮着辉腾,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

    江辉腾见状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妈到底对爸还是有感情的,这个时候,还不忘将爸一起带上。“妈,你放心去吧。我安排好,马上就去找你。”母子二人都不约而同的将江心月抛在了脑后,压根忘记了还有她的存在。

    当天夜里,江夫人就带着江海生坐飞机离开了s市,留下江辉腾一人孤军作战,幸好身边还有些信得过的手下。

    “什么?江海生他们走了?”程诺接到电话后吃惊的说道,“算了,走了就走了吧!现在他们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派人盯紧了江辉腾,不管他出手什么,给我压低了价钱买下来。”

    江辉腾在s市待了两个多星期,将江家的股份、产业,以几乎亏本的价格贱卖了出去,然后带着钱坐飞机离开了s市。

    等他到了洛杉矶,打电话给江夫人,却发现电话江夫人的电话无法接通,江辉腾下了一跳,赶紧去江家在洛杉矶的房子找人,却发现那里住着的是一户陌生的人家,简单交流过后,他才知道,原来早在去年,这房子已经被对方给买了下来。江辉腾心中恼怒,洛杉矶的房子是江夫人委托在洛杉矶留学的表哥一家打理的,现在房子却无缘无故被卖了!他们竟一点都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