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天行有常全集->天行有常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51.毛仲

    【92zw】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50%, 比例不足的小天使等6个小时再来吧

    “一来是恭喜夫人终于成了王后,二来则是贺王子您将要登上太子之位啊!”内监不慌不忙地回道, 显然这番话是经过思考的。

    姬伯服愣了一会儿:“你说什么?”

    内监谄笑道:“王上已废了前王后姜后, 如今的王后乃是褒姒夫人。姜后既废, 王子您受封太子的日子想来亦是不远。”

    姬伯服长叹了一口气:“我知晓了。我去母亲那处与她贺喜。”

    内监点头哈腰地送姬伯服走了。

    作为一个虚岁八岁的未成年人,知道自己的亲妈从妃子变成了王后, 自己也从庶子变成了嫡子,姬伯服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就算看似会成为一个人生赢家, 但是迟早都会狗带有什么好高兴的啊!

    姬伯服,现代穿越者,原名周般, 穿越前是一个大学生,专业中文系,历史爱好者,在学完古代汉语和先秦文学专题之后的那个暑假, 穿越了。

    穿成小婴儿的周般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弄清楚自己的处境。

    毕竟上古汉语和他们那时候说的普通话差别太大, 光是听懂别人在说什么就耗费了周般不少的精力。

    也正是因为在说话前就有努力学习这个时代的语言的底子打底,周般很快就得到了一个天才少年的称号,本来就很喜欢他的亲爹更喜欢他了。

    但是周般一点都不高兴。

    如果他不知道他那个从没笑过的冰山美人娘是褒姒的话,或许他会开心一点的。

    褒姒,褒国美女, 因褒国为夏禹之后, 国姓姒, 而褒国礼制“妇人称国及姓”,因此周般出身褒国的美人娘人称褒姒。

    既然周般的娘是褒姒了,那他的父亲当然就是那个因为烽火戏诸侯而“名垂青史”的周幽王了。

    听听这谥号,就能知道他爹在历史上的评价有多不好。

    周般姓周,不姓姬,所以穿越成为周幽王和褒姒的儿子姬伯服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很绝望的。

    这是开局就要扑的节奏啊!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在学先秦文学的时候,他还特意了解了一下西周和东周的历史,从初中开始,《东周列国志》他起码翻了五遍。

    周幽王的继任者是周平王姬宜臼,而不是褒姒的儿子姬伯服,周般对这个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要说周幽王自己认可的继承人,当然是姬伯服。

    就算周幽王死后,大臣们拥立的也不是姬宜臼,而是幽王之弟姬望,此君又名姬余臣,史称周携王,与周平王姬宜臼东西相对,但是后来,诸侯插手,周携王和他的“西周”小政权悲惨地扑街,“东周”的周平王姬宜臼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不过大概是因为周幽王废长立幼留下的不良影响太深远了,周平王姬宜臼去世之后,他的继任者周桓王姬林喜爱幼子王子克而厌弃长子周庄王姬佗,而周庄王姬佗则是喜爱幼子王子颓而厌弃长子周釐王姬胡齐。

    总而言之,东周时期,王室内乱频频,以“王子某之乱”作为总结的叛乱事件屡见不鲜。

    但是,就像是那些王子总会以失败者的身份收场一样,开创了废长立幼、废嫡立庶的开头的周幽王和他宠爱的幼子姬伯服,同样没有得到好下场。

    等到再大一点,终于开始系统的学习之后,周般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成姬伯服。

    这个时代的姓氏是两分的,贵族们有姓也有氏,女子称姓,男子称氏,大周王室也不例外。

    根据记载,帝喾生后稷,至太王,邑于周,文王以国为氏。

    太王,即为古公亶父,是姬昌的祖父,周部是从他那时候才定在周原,正式以邑名命名的,所以到了姬昌的时候,他以周为氏,因此大周王室这一支,应当是姬姓周氏,而不同的姬姓诸侯国,诸侯们的氏则同样是他们的封国之名。

    所以,文王姬昌应当是周昌,武王姬发是周发,而后世的燕太子丹,则是燕丹。

    按照这种命名方式,作为直系王族的姬伯服,应当叫做周伯服。

    周般和周伯服好歹是一个姓,鬼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穿成周伯服,他也只能认了。

    当然了,因为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胆子妄称周王之全名,所以王室之中,无论是周王还是王子,都是被直接称呼名字的,从不加氏。

    因为后世的习惯,周般还是习惯以姬伯服称呼自己现在的身份,心中对其他人的称呼也都用的是姬姓。

    姬伯服知道老爹居然已经把发妻姜后给废了,而是立了自己的美人娘为后,就知道,距离他们一家三口——没错,被大儿子恨得要死的、连死后的谥号都是幽王这么个难听的谥号的周王姬宫湦,在姬伯服面前一向是个慈祥的好爹,“一家三口”这种话差不多也是他的原话,就是姬伯服总结概括了一下而已——集体扑街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姬伯服熟门熟路地走到褒姒的寝宫,只见里头一阵兵荒马乱,显然是忙着“搬家”。

    褒姒升级成了王后,很快她就要搬到属于王后的中宫去了。

    姬伯服皱着眉头往里走,宫人都不敢打扰他,这种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倒是能显示出他和冰山美人褒姒之间的母子关系来。

    升级成了王后,褒姒依然是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当然也不是特别的凄楚,却无端显出了一副忧郁的样子来。

    让姬伯服来评价的话,他娘就是活脱脱的西周版林黛玉啊。

    “母亲,可是因为宫内乱糟糟的觉得不舒心了?”姬伯服这样问着,又盯着褒姒的眼睛看。

    作为亲母子,他还是能从褒姒细微的表情变化中看出她的心情的,哪像他的蠢爹,天天觉得美人娘不开心。

    真要这样,他娘就不会是身体健康的褒姒夫人,而是整天泪盈余睫的林妹妹了!

    褒姒开口道:“我儿也觉得今日端的烦人吗?又不是什么喜事儿,怎么一夕间满宫都在为此事庆贺呢?”

    姬伯服的眼角抽了抽。

    褒姒是宠妃,已经被废的姜后是王后,虽然她们两个似乎已经处于你死我活的宫廷斗争中,但是她们都是女人,姜后被废,宫中皆在为褒姒庆贺而无人理睬被贬入冷宫的姜后,怎么能让褒姒开心得起来呢?

    姬伯服:唉,我多愁善感的美人娘哟,我要怎么样才能拯救你呀!

    “父王前几日允了孩儿,待到八月西巡的时候,在外头多待些日子。孩儿想着,能不能去褒国看看,孩儿还没有见过褒国呢!”姬伯服这样说着,分神看着褒姒的脸色。

    显然他的提议很得褒姒的欢心,虽然她是孤儿出身,但到底在褒国长了这么多年,在宫中多年,她可还没来得及回褒国一看呢!

    “难为你这么想着我。只是你父王一旦带咱们去了褒国,外面又免不了有人要说嘴了。”褒姒的神色忧郁,很显然,过分的荣宠让她有些不堪其扰了。

    姬伯服晓得,毕竟这些年宫廷内外关于褒姒的话题就没有断过:“母亲不必忧心,天子出巡本就是常事,难不成父王连带咱们母子出游的权力都没有吗?”

    他这话倒是有些诛心了。

    虽然从周厉王因为改革受阻被迫逃亡彘地后王室的威严就更加地衰落下去,但是和东周相比,西周的周王无疑还是能保有天下共主的权威的。

    “你说的是”,褒姒同意了姬伯服安慰她的话,转眼又说起别的事儿来,“我在这里住久了,已经习惯了,搬去中宫去也没什么必要。服儿你是什么想法?”

    姬伯服还和母亲同住一宫——当然不是同殿,而是住在偏殿处——也不是很愿意搬去中宫。

    褒姒要是搬走了,姬伯服不能不跟着一起搬,到时候姬宫湦发现宝贝小儿子在中宫那里住不好,说不定会推动废黜太子姬宜臼的进程。

    姬伯服表示刺激已经很多了,用不着再提前给他一个“惊喜”了。

    “孩儿觉得母亲说的很是,中宫有什么好的?孩儿还不乐意往那处去呢!”

    姬伯服嘴上说得漂亮,但是他不愿意往中宫晃荡,多半还是被他大哥姬宜臼吓得。

    自从褒姒进宫后,王后姜后的地位就受到了威胁,姬伯服出生之后,姬宜臼母子的地位都受到了威胁,姬宜臼能喜欢得了姬伯服这个异母弟弟才怪的。【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