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偷天改宋全集->偷天改宋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百三十一章 诈

    【92zw】    韩振汉还有用到刘整的地方,而且也需要刘整做大,也没法就这么翻脸就走,前思后想,能跟韩振汉配合各取所需的就剩下了刘整这一个人,一个地方,真要说找其他人,权势和地理位,恐怕就要走更远的路到达泉州地界去找那个混血了。.

    有时候韩振汉也总是在想,为什么总是这些叛徒能把自己的地方经营的非常好,让那些奸佞小人不是想要去取代你,就是去你的地方吃拿卡要。韩振汉说的泉州混血当然就是蒲寿庚这个叛徒了,刘整和蒲寿庚二人可以说是南宋末年的两大千古叛徒。

    刘整叛变献策攻襄阳而得开宋门户,并且自主为忽必烈训练水军五万,蒲寿庚反复小人,献泉州,诈诱张世杰入城未果尽杀南外宗室。这两个人,一个是引了忽必烈,为其进入南宋腹地打开了门户。另一个在南宋苟延残之际落井下石。留下得都是千古的骂名。但是两人的能力却都是卓越不凡。

    对这样的结果韩振汉只能摇头叹息,大夏将倾很多人做出的决定可以说都是自私的,眼前的,但是这都是动物的本能,又有什么道理去评说。

    刘整走后,韩振汉就带着人去看了一下那些外族的俘虏,韩振汉当然不会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的。偷我的东西还敢抓我的人,如果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不是兄弟会的作风。.

    听说韩振汉要提审犯人,白老板就跟着一起跑了出来,提审这些犯人白老板心中早就有了想法,正好今天韩振汉要审问,自己就去帮帮忙。

    审问犯人,韩振汉是没有经验的,一连叫了几个人都是问什么都不说,要不说了也是听不懂的话,韩振汉都有心去让人去叫刘整来找个会这种异族语言的翻译来了。

    不过白胖子来的正好,他在韩振汉耳边低语了一番,韩振汉就点头同意,把审问的主导权交到了白老板的手里。

    白老板之前是干什么的?青帮出身,又是一直在机关里掌管物资,管理物资的人,有几个不监守自盗,白老板自己盗,下面人自然也不会闲着,但是向来是州官防火可以,百姓点灯当然就不行了。无论从哪个身份出发白老板都有自己那一套逼问口供的办法。

    第一步,

    “隔离所有的犯人,不就一百多人吗?四个人看押一个人,带到各个班的营房去。”

    隔离犯人以免窜供,这是小儿科,好戏还在后头,所有犯人被拉走了以后,都被蒙上头套。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身边的人,还有环境告诉他们,他的身边没有一个是自己的族人。恐惧担心在每一个战俘的脑中生发。^^^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白老板沏了一壶茶,安静的坐跟韩振汉坐下来慢慢的品茶,也不说提审犯人的事情,反倒跟韩振汉聊起了茶,

    “团座你不知道,我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在宋人之前他们喝茶,都是把茶叶磨成粉,然后过筛子,同时还要往里加盐、葱、姜、桔皮、薄荷,这不跟和胡辣汤一样了吗?后来唐朝的陆羽开始用清水煮茶,少加一点也盐,也就是我们后来喝的那种茶了......团座,尝尝这是今年建安的新茶,那个欧什么休的不是说过,建安三千里,京师三月尝新茶吗?”

    韩振汉接过白老板递过来的茶碗,用碗盖,抹了抹碗中的碎末吹了吹热气,浅浅的抿了一口,近几日一直在奔波,还真没闲下来,尝尝这山水的味道。

    “你这都是跟谁学的一套套的,乔志勇教你的?”

    韩振汉把茶碗稳稳的放下之后,头不抬眼不睁的说道,白老板也是轻轻一笑,淬道,

    “拉倒吧,小乔那个账房先生,心眼都钻到钱窟窿里去了,他还有心品茶,原来你们都说我扣,现在有人比了吧,不过说道志勇啊,这小子我还真得夸一夸,这小子,跟着咱们,一心一意的,一个是咱曾经帮他报过仇,再有一个是他要找弟弟。这个事咱们不提他也不急,真是没得说......”

    白老板这个话里是有话的,青帮人都是这个毛病,说话跟对切口一样,从来不直说总是喜欢绕弯子。

    “你想说啥,听得给我累死,乔志勇家里什么状态咱们都是亲眼看见的,要知道咱们刚刚来到这的时候,不可能有人知道我们是谁,下那么早一招棋在我们的身边。不过乔志勇到底为了什么,我也看不懂,你是管内务人事的,这事你安排外人干,只是得注意分寸,别寒了乔志勇的心,我们终将不能只有我们。对吧白堂主.....”

    韩振汉看了看了白老板,推心置腹的说了一番,乔志勇不是死心眼的人,而且也非常的聪明,但是跟着新一团他到底有什么目的韩振汉真的看不出来,不光韩振汉看不出来,实际上白老板他们也看不懂,不过正如韩振汉所说,乔志勇加入的实在是太早了,早到大家谁也不会去怀疑他。因为谁会在一个要饭的身边去安插卧底?

    白老板说这番话的目的,实际上是想要派人去监视乔志勇。韩振汉虽然年纪不大,但要说城府,早在十几岁时就是个算计人的主。白老板一说他当然就明白了。

    “行了,茶叶喝的差不多了,人也凉的差不多了吧,除非你想加班审到后半夜,我跟你说,晚了我可不陪你。”

    “是!团座!去带人来吧!一次一个。之后出去一个带过来一个......”

    没过多久,卫兵就带来了一个头上戴着头套的人,这间审讯室,被白老板做了手脚,原本的木屋外面被厚厚的蒙上了不知道多少层布和皮子。几个吊起来的炭火盆挂在棚顶,韩振汉和白老板,坐在前面的一张桌子上。

    犯人被带过来以后,就被摁在了地上头向下,当他想抬起头的时候,就会有人给他狠狠的按下去,直到他低着头不再抬起的时候,白老板手中的惊堂木和他的声音同时响起。

    “把头抬起来!”

    白老板的声音不大,但是中气很足,让人听上去就觉得很威严,可能是胖人都容易有那个满脸横肉威严肃穆的形象吧。

    白老板可是不会异族的什么话,但是白老板玩的是一种心里战。

    抬起头的人,是生理反应,因为听到了声音和语言,主动抬起头是应该的动作,就像这个第一个被提审的人,后面只要白老板再用一个质疑的眼神去看,如果对方蒙的低下头,那就证明了他是听得懂汉话的。但是他如果并没有做低头的动作,那么眼前的人就真的不会汉话。

    这种方式就像是审问聋子是一样的,真聋子,和假聋子是可以诈出来的。【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