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种仙田全集->种仙田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百零九章 更大更大的生意

    唐墨在北方太北城买了一千多两的北方货物,然后启程返回南方,她骑着马,一路离开太北城往南而去。

    一路之上,唐墨见到城池都要通过,如果恰好是夜晚,就在城中住上一晚,如果是白天,就在饭馆吃上一顿饭,这般一直赶路,唐墨的皮肤都叫烈日晒得黑了。

    终于,在十几天后,唐墨骑马来到了南方城市,云蜀城,当初离开云蜀城的时候,唐墨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够赚到钱,然而一趟下来,手中已经有价值一千四百多两的北方货物,这些货物在南方约摸可以卖出三千两的高价,唐墨恨不得立刻就把货物全部卖掉,但是买卖之事最忌心急,必须要有耐心才做的成生意。

    唐墨在云蜀开始出售从北方来的货物,云蜀是茶叶产地,但是也不乏豪族富贵人家,唐墨在集市中摆摊出售来自北方的罕见货物,价格与市价平齐,不过短短十余日,就将手中货物销售一空,净得白银三千五百两,扣去最初成本五百两白银,这一趟唐墨净赚三千两白银,抵得上刘家三年的佃租收入了。

    一趟商旅之路下来,唐墨疲惫不堪,她不想继续行商,因此整理行装,准备回家去了。

    唐墨想要回家休息一下,她背着行囊,踏上了回家的旅途,行囊里面只放了一把雨伞,一身外穿的衣服,其余空无一物,就是这样唐墨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唐墨走出云蜀,骑着马一路往江县而去,一日之后,她终于回到了江县。

    在刘家门口,唐墨从马上走了下来,敲了敲门,打开门的是唐墨家的丫鬟,刘巧儿。

    巧儿看到唐墨,惊喜的喊到,“少奶奶回来了。”

    唐墨微微一笑,然后跟着巧儿走进了刘府。

    刘广出来迎接唐墨,两人在中堂相遇。

    “夫人,你回来了。”刘广说到。

    “嗯,我回来了。”唐墨说到。

    刘广和唐墨一起回到屋里,然后命令仆人做了饭食,让唐墨先休息休息,唐墨饱饱的吃了一顿,心里感觉到美滋滋的,有这么一个关心她的丈夫,她还能有什么别的追求呢?

    “夫人,多吃一些,千万不要饿着啊。”刘广说到。

    “不妨事的。”唐墨摆了摆手,她虽然刚从外面回来,不过并没有感觉到多饿。

    唐墨已经吃好了饭食,此刻唐墨伸了个懒腰,说到,“夫君,我这一趟出去,赚了不少钱呢。”

    “赚了多少钱啊?”刘广问到。

    唐墨说到,“不多不多,也就三千两银子。”

    “三千两?”刘广有些惊讶,说到,“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唐墨说到。

    刘广有些兴奋,说到,“夫人,能跟我说说路上的经历吗?”

    唐墨点了点头,把自己经商路上一件趣事说了出来。

    “那是一个叫做鬼王镇的镇子,进入镇子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说那个镇子里面有鬼。”唐墨说到。

    “那是真的有鬼?”刘广问到。

    唐墨点了点头,说到,“当时我进入那个镇子前,看到了一个游方老道,那老道神神道道,跟我说,前面的镇子不太平,让我不要去。”

    “我当时着急赶路,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唐墨不由陷入了回忆。

    当时唐墨着急赶路,想要进入鬼王镇之中。

    那个时候,路上的风邪的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当时唐墨没有想那么多,而是直接向着鬼王镇走了过去。

    鬼王镇的大路是木头铺成的地板,唐墨走在鬼王镇的地板上,枝丫丫作响。

    就在要进入镇子的时候,唐墨似乎听到有人在低声的哭泣,声音远远的传来,好像在很远的地方,听的不太清楚。

    唐墨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向着前面走去,然后走进了鬼王镇里面。

    一走进鬼王镇,唐墨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更夫,那更夫口中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声音拉的很长,明明是白天,却有更夫打更,实在怪异不已,但是唐墨当时没有想那么多,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唐墨继续走着,很快来到了镇子里一家客栈的门前,那客栈房门开着,奇怪的是客栈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当时唐墨没有多想,而是直接走了进去。

    然后唐墨就租下了一间客房,然后走进了客房里面。

    当时唐墨感觉脑海昏昏沉沉的,躺在客房的床上就睡着了。

    唐墨睡着以后,梦到自己正在陪着一名男子喝酒,那男子不断对唐墨上下其手,唐墨害臊不已,想要拒绝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全身没有力气。

    唐墨想要喊出来,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无论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却一声都发不出。

    唐墨想要挣扎,也根本挣扎不动。

    正在唐墨难受的时候,忽然醒来了,然后唐墨看到门口出现了一道影子,瞬间消失不见了。

    惊慌的唐墨追了出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就在这个时候,唐墨听到旁边的房间里面传来男女说话的声音。

    唐墨悄悄附耳过去,听到里面的男人说到,“夫人,你等下跟我去买点吃的,我有好几年没有吃过东西了。”

    那女的说到,“夫君,好啊,一切都依你。”

    唐墨听的冷汗森森,这两人莫非是鬼。

    唐墨埋伏在门边,等了一会儿,然后看到一男一女从房间里面飘了出去,却是是飘出去的,他们脚下根本就没有挨地。

    唐墨当时害怕不已,独自回到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她竟然真的遇到了鬼了。

    唐墨心里很害怕,但是害怕之余,她也在想着脱身的办法。

    唐墨说的很专注,接着说到,“夫君,我当时吓坏了,心想怎么就遇见鬼了呢,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刘广也不由屏住了呼吸,这个世界的人是相信鬼神的,刘广没有怀疑自己的妻子,而是感觉到庆幸不已,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才让妻子可以成功的逃出来。

    唐墨接着说起了自己的经历。

    唐墨当时很害怕,毕竟真的遇见鬼了,而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唐墨在客栈里呆了一天时间,然后离开了客栈,这时唐墨只感觉街道上昏昏沉沉的,白天根本不像白天。

    唐墨感觉到街道上的行人都是行色匆匆,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唐墨走上街道,准备去买点东西然后尽快离开这里,走到一个集市那里,唐墨看到人影幢幢,都在买着东西,唐墨看着卖的东西,却不由心里咯噔一下,她是遇到了鬼市了。

    眼前所卖的东西,有各种各样的鬼物,冥币,古石,一些陪葬物品,都在拿出来售卖。

    唐墨心惊不已,一个个摊位逛过去,然后又看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一个摊位前一把有着特殊纹路的匕首,而在匕首的下面写着四个字“古鱼肠匕”。

    唐墨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古鱼肠匕,这可是一件传说中的宝物,据说这把匕首可以驱邪避凶,神奇无比。

    唐墨问到,“卖家哎,请问这古鱼肠匕多少钱?”

    “十万两银子”卖家说到。

    唐墨不由摇了摇头,虽然东西是好东西,不过她可没有那么多钱啊。

    无奈之下唐墨只能放弃了。

    唐墨继续逛了一会儿,最终买了一块不知年代的鱼形翡翠玉佩,玉佩透明清亮,里面带着绿色的颜色,看起来不错,是一件不错的饰品。

    唐墨买下了这块玉佩,花了不过十两银子。

    然后唐墨离开了鬼市,向着更远处走去,离开了鬼市之后,唐墨很快就出去了鬼王镇,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直接离开了鬼王镇。

    出去鬼王镇,唐墨回头看时,却看到哪有什么镇子,她身后的,分明就是一片坟地。

    唐墨拿出在鬼市购买的玉佩,玉佩还是那块玉佩,和买时没有什么不同。

    唐墨将玉佩拿出,让刘广观看,刘广看了一下玉佩,然后说到,“这块玉佩至少价值一千两,娘子,你又赚钱了。”

    唐墨笑到,“也是我运气好吧,如果是有人贪图那鱼肠匕首,恐怕就要永远留在鬼市里面出不来了。”

    刘广说到,“是啊。”

    接着唐墨和刘广把玉佩和银子放在一边,唐墨说到,“夫君,萝卜卖的如何了?”

    “如今净赚达到了三百两银子。”刘广说到。

    “萝卜我会继续种下去的,暂时我就在家里种萝卜,至于这南来北往的生意,日后再做也不迟。”唐墨说到。

    刘广说到,“娘子你放弃这月赚几千两的生意,不是十分可惜吗?”

    唐墨说到,“我可不是放弃,而是暂时休息一阵,等休息的差不多了,我再继续去做这生意就是了。”

    刘广露出喜悦的表情说到,“既然如此,那是再好不过了,如果娘子能成为大商人,那以后夫君我考中进士去做官,也会有底气很多了。”

    “一切依夫君之意。”唐墨说到。

    接下来唐墨又重新开始种起了萝卜,这萝卜真的极好,仓库里有很多萝卜,所以优先供应刘家自家使用,厨房里新添了一个叫做仙人茎的菜,所谓仙人茎,说的就是唐墨种出的萝卜。

    唐墨种出的萝卜又大又甜,美味还有延年益寿的效果,原本身体不太好的老太爷,吃了唐墨种的萝卜以后,气也不喘了,腰也不酸了,整天精气神十足,就连王月这位小娘,也因此得到了老太爷的宠幸,美得合不拢嘴。

    唐墨种的萝卜在小小的江县成为了一道有名的地方特色,大约是三个月之后,县太爷忽然来拜访刘家。

    江县的县太爷叫做江北河,江北河来到刘家,点名要见唐墨。

    唐墨见到了江北河江北河对唐墨说到,“刘夫人,你种的萝卜又大又甜,可谓是咱们县的一大地方特产了,我欲代表县里大量收购你的萝卜,不知你意下如何?”

    要卖给县太爷,当然不能按照市价,需要稍微便宜那么一些,方才能显出诚意,唐墨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旁边坐着的刘广却一清二楚。

    唐墨说到,“县太爷,这萝卜本就是卖的,卖给谁都是一样,县太爷您要,自然没有问题,按照市价,我们家的萝卜五文钱一根。”

    这时刘广站起来说到,“夫人,萝卜市价的确是五文钱一根,既然县太爷想要,那么我们就让出半文钱利润,凡是给县太爷您的萝卜,每一根只要四文半,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江北河闻言,露出欣喜的表情说到,“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这就代江县的父老乡亲感谢你们刘家了,具体事物你们与宋师爷商谈,我就不多留了,宋师爷,你留下与刘小哥商议,我先走一步。”

    县太爷带着人马先走一步,留下一个长着白胡子的宋师爷。

    唐墨还不明白为什么要降价,把刘广拉到一旁说到,“夫君,为何要让半文钱?”

    刘广小声说到,“夫人,人情世故,不得不让啊。”

    那宋师爷此刻轻咳一声,接着说到,“我要你们刘家一半的萝卜产量,不知可否?”

    刘广说到,“可以,不过师爷要这么多萝卜不知有何用处?”

    “你们刘家没有门路,只能在本县销售,不过县太爷大人在京中有熟人,因此要你们的萝卜是发往京城销售,也不瞒你们,你们的萝卜在京城炒到了一根十文的价钱,县太爷这一反手,就是一半利润,所以算是欠你们刘家一个人情了。”宋师爷说完,露出笑容,接着说到,“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派人来拿钱提货。”

    “好”刘广说到。

    “夫君,我们不如种些别的东西,也好减少给县太爷的萝卜供应,还不妨碍我们自己盈利。”

    听到唐墨这般说,刘广摇了摇头说到,“夫人不可,我们做商人最讲究的就是诚信,你今后就在家安安心心种一段萝卜吧,等萝卜热潮下了,再改种其他不迟,县太爷既然记下了我们人情,我们又怎能算计与他。”

    就这样,唐墨在家中继续种起了萝卜。

    这天唐墨给萝卜浇完水,然后从空间出来,却碰到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这个女人是老太爷的三夫人,唤作三娘。

    “三娘,今儿怎么得空来我这里啊?”唐墨说到。

    “我过来是有件事想要求你。”三娘说到。

    “何事?”唐墨问到。

    “我知道你会种萝卜,种的萝卜又大又甜,你可还会种其他的吗?”三娘说到。

    “种什么?”唐墨问到。

    “梨”三娘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