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种仙田全集->种仙田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科举(二)

    绿裙女子想要摆脱唐墨的追逐,但是唐墨却紧追不舍,绿裙女子感觉就好像被锁定了一样,完全无法摆脱唐墨的追逐。

    她感受着来自唐墨的那股可怕的先天气息,内心之中当然是在颤抖不已的。

    绿裙女子的内心颤抖,急欲摆脱唐墨,她脚下用力,侧身往一旁躲去。但是唐墨似乎并不想放过她,反而继续追着她。

    绿裙女子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继续逃下去没有意义,不仅没有办法摆脱这位先天高手的追逐,更会让她更加的被动,因为被人追着,如果一味的逃跑,便会变得被动。

    绿裙女子停了下来,她用长剑刺向追来的唐墨,希望可以稍缓对方追击之势。

    绿裙女子的长剑刺向唐墨,剑尖微微颤动,上面灌注了绿裙女子全身内力。

    绿裙女子的长剑刺出,唐墨本来是在后面追逐,随着绿裙女子刺出长剑,唐墨追击之势被迫做出改变。唐墨手中的短剑刺出,点在了绿裙女子手中长剑的剑身之上。

    两人的武器碰撞在一起,然后就是两人内力相撞。

    内力相撞的瞬间,一股庞大的冲击力从撞击之地爆发,扩散到两人身上。

    唐墨往后退了一步,绿裙女子则是一连退了七八步,然后嘴中一咸,吐出了一口鲜血。

    绿裙女子口中吐血,受了内伤,唐墨却并不放过她,而是继续追逐而上。

    唐墨继续追上了绿裙女子,绿裙女子吓得急忙往一旁逃走,唐墨却紧跟着她转变方向,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终于唐墨再次追上了绿裙女子,这一次绿裙女子不敢再和唐墨硬碰硬,一剑刺出,刺向唐墨身上一处要害。

    她所刺的方向,是唐墨的小腹,小腹是丹田所在的位置,如果丹田破损,那么全身真气泄露,便再无一丝力气,只能任人宰割。

    唐墨看到绿裙女子刺向自己丹田位置,便向着旁边侧身,欲躲过这一次伤害。

    绿裙女子趁着唐墨侧身的时间,突然回剑,她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就算真的瞄准要害之处,也会被轻松躲过,所以她并没有真的刺过去,而是刺了一半,就回剑转身,准备逃离唐墨的追逐。

    唐墨看到绿裙女子回剑,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她这是要逃走啊。

    唐墨侧身躲避之后,立刻重新追了过来,但因为之前的耽搁,已经和绿裙女子之间有了一些差距。

    不过这点距离还算不上远,唐墨追逐之下,很快又拉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绿裙女子的心情重又紧张了起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身后先天高手的追击,她可不想在第一场就失去武科举的资格,毕竟她是后天十阶高手,只差一步同样可以进阶先天的存在啊。

    心中浓浓的不甘,再次激发了绿裙心里想要获胜的那种**。

    绿裙女子靠着这股**支撑,转过身向着另外的方向逃去。

    唐墨仍旧紧追其后,再有两步,她就能追上绿裙女子了。

    要说先天高手,要杀后天高手其实并不难,哪怕她是后天十阶,只差一步便可登临先天的巅峰存在。

    毕竟后天到先天,是一次质变的过程,先天高手不仅真气更强大,而且可以真气离体攻击,这是一种十分可怕的能力,离体的真气速度极快,先天以下境界的高手,面对真气离体的攻击,根本就没有丝毫抵挡之力,要杀之,根本毫无难度。

    但是唐墨并不想杀死绿裙女子,因此只是在后面追逐,唐墨在后面追逐着绿裙女子,而绿裙女子则是拼命逃窜。

    一追一逃之间,绿裙之女表现出来的是坚韧不拔的意志之力,但是无论她如何躲闪,似乎都无法躲过唐墨的袭击。

    唐墨越来越靠近绿裙女子,只差一步就能碰到绿裙女子的身体。

    唐墨手中剑一抖,然后向着绿裙女子背心刺去,如果绿裙女子停下或者继续逃跑,唐墨的剑都势必命中绿裙女子的背心。

    绿裙女子神情紧张,她不能不紧张,毕竟她的生命此刻都悬于一线之间,如果不能找出办法,那么接下来,就要面对被杀死的结局。

    绿裙女子只好用力扭转身体,终于赶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背心挪开了被袭击的位置,但唐墨的剑去势不减,直接刺中了绿裙女子的肋下。

    绿裙女子不由双肋一软,然后一股鲜血从肋下飚出,鲜血流出,伴随的是内力的流失,内力位于血脉之中,此刻血脉受损,内力也快速的流失,绿裙女子动作变得不再迅速,仿佛即将倾覆的小船,不断摇摆。

    绿衣女子侧身停住,唐墨并没有连续攻击,而是停下来,用一种睥睨的目光看着她。

    唐墨这么注视着绿裙少女的时候,绿裙少女心里无疑是感觉到非常害怕和恐惧的,毕竟这是来自先天高手的注视,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是对于生命的蔑视,是决定生死的目光,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的目光和注视。

    绿裙女子虽然害怕,但是她并没有因此就屈服和求饶,因为她知道,即便是自己求饶,对方也未必愿意放过自己。

    绿裙女子也注视着面前这位先天修为的女子,对方穿着一身紫色纱衣,面容十分的好看,即便同为女子,也有一种令她惊艳和不忍亵渎的感觉。

    这就是先天高手的气质吗?即便是同为女子,绿裙女子也有种不想亵渎对方的感觉,如果自己是男子,恐怕绿裙女子宁愿献上性命来博取这样的女子的欢心了。

    “姐姐为何要针对我呢?”绿裙女子说到。

    “我想杀你,就杀你咯。”唐墨霸气的说到。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绿裙女子肯定会忍不住生气的,但是唐墨说出这话,绿裙女子却不知道为什么,根本一丝想要生气的感觉也没有。

    “为什么我就是不愿意生她的气呢?”绿裙女子捂着被刺伤的肋下,那里明明是那么痛,但是自己的心里却根本不生气,还有一点淡淡的欣喜。

    这的确让绿裙女子感觉到有些抓狂,本该生气,却怎么都生不起来,还对对方感觉到有些不舍的感觉。

    “能不能和你打个商量呢?你别来抢我的牌子,我帮你抢一个牌子,如何?”绿裙女子说到。

    “十个”唐墨说到。

    绿裙女子不由倒吸口冷气,十个,不是两个,不是五个,而是十个,十个令牌,对于绿裙女子来说,可谓极难,这意味着她要从十个参加武科举的女考生那里夺走至关重要的木牌,然后交给唐墨。

    这意味着她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唐墨的奴隶,这个奴隶可并不好当,需要付出,却没有收获,目的仅仅是为了祈求活着。

    活着,有时候只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有的时候,却成为了最困难的事情,人需要为了活着付出自己的尊严,乃至更多的东西,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值得,走在活着的路上,人所面对的,究竟是什么,又有谁可以真正确定呢?

    绿裙女子咽下心里的难过,然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帮助唐墨收取令牌。

    唐墨便放过了绿裙女子,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唐墨的下一个目标,很快落入了唐墨的眼中,那是一个全身穿着青色纱衣,面上戴着青色纱巾的少女。

    少女手中拿着一根软鞭,正在和另外两名女子争斗。

    她虽然一人独对二人,但是却丝毫不落下风。

    青纱少女将手中软鞭化成了蛟蛇,如同真正的蛟蛇那样,在空气中任意的翻腾飞舞,软鞭如同真正的灵动之蛇,不断上下飞舞,一会儿从上向下疾飞,一会儿又从左向右横扫蛟尾,真正是鞭影如蛟,腾飞如龙。

    青纱少女的对手,是两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少女,两个少女身上的红衣式样一致,而且两人面容几乎一样,乃是一对双胞胎。

    双胞胎少女一人拿着一柄短剑,和青纱少女缠斗着。

    双胞胎少女,左侧的少女稍微冷一点,右侧的少女则是脸上有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

    冷少女手中短剑速度极快,且招招不离青纱少女要害,右侧温颜少女手中短剑大开大合,每一招都是攻击正面,丝毫没有直取要害的意思。

    两少女招式相互配合,恰好使得青纱少女修为无法完全施展。

    唐墨可以看出青纱少女修为大约在后天七阶到后天八阶之间,而两个双胞胎少女修为皆是后天六阶。

    三少女缠斗间,唐墨纵身飞了过来。

    唐墨直接插手进两位双胞胎少女对青纱少女的进攻之中,以后天七阶修为,进入了战斗。

    唐墨表现出后天七阶修为,插入战斗之中。

    唐墨的突然出现,使得青纱少女不由大为惊讶,惊讶之余,则是感觉到了愤怒。

    毕竟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可以打败眼前两个双胞胎少女,取得两块令牌,成为首轮晋级之人,但是突然之间,唐墨插入进来,使得她的压制,一下增加了一倍。

    青纱少女感觉到压力倍增,她不由把目光看向了新加入战斗的唐墨。

    身穿紫衣的少女突然插入进来,使得她感觉到猝不及防,紫衣少女来的是如此的突然,让青纱少女感受到深深的被动,她希望紫衣少女没有插入进来,但是紫衣少女却已经把手中的短剑指向了她。

    “为什么?”这是青纱少女心中的声音,但是她并没有说出来,毕竟她知道,就算她真的问了,其实也是不会得到任何回答的。

    唐墨向着青纱少女刺去,两名双胞胎少女对唐墨报以温柔的微笑,这是感激唐墨帮助她们。

    她们本是素不相识,却能够伸出援手,这份情义令双胞胎少女不由感动。

    双胞胎少女看着唐墨把剑刺向青纱少女,立刻心领神会,也向着青纱少女攻击过去。

    原本两人两剑,结果变成了三人三剑,青纱少女身上的压力,直接增加一半,原本只需要应付两把剑,现在却需要应付来自三个方向的剑,青纱少女瞬间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恨也好,怨也罢,唐墨做出的决定不会轻易改变。

    唐墨的剑继续刺向青纱女子,青纱女子心中十分哀怨,怎么就招惹了这位,现在有三个人一起攻击她,她真的是有点吃不消了。

    唐墨的剑一剑比一剑更快,青纱女子的压力越来越大,毕竟她要防御的不止是唐墨的进攻,还有来自另外两个少女的攻击。

    三位少女的攻击,根本没有规律可言,无法按照固定的套路防御,每一次防御攻击,青纱少女不止要耗费内力,还要耗费精力来尽兴套路的猜测。

    随着唐墨的进攻速度越来越快,青纱少女也感觉到越来越劳累,不止是身体疲惫和内力枯竭,同时还有心神的大量耗费。

    因为心神大量耗费,青纱少女额头渐渐出现了细密的汗水,这是心神极度消耗的标致。

    青纱少女渐渐坚持不住,心里也产生了退走的想法,她想逃,但是唐墨不想放她离开,眼看青纱少女想要离开,唐墨便用眼神示意双胞胎少女,三人一起呈三个方位将青纱少女围了起来,青纱少女见突围无望,只好继续和唐墨三人争斗起来。

    唐墨三人消耗着青纱少女的真气,三人心有灵犀一般,不断围困青纱少女,使得青纱少女没有机会突围出去。

    青纱少女的表情越来越焦急,她知道如果这时不能突围出去,那么越是往后,就越难真正突围了。

    青纱少女正感觉到焦急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另外一名少女喊到,“三个欺负一个,有意思吗?”

    紧接着,那名少女便快速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少女速度很快,不多时就来到了唐墨和双胞胎少女身边。

    唐墨和双胞胎少女注意到少女的来临,有些意外,但同时也感觉到是意料之内。

    毕竟她们的确是三人围攻一人,在外人的眼中,的确是不够道义。

    这也不能避免外人因此产生同情心,进而过来帮忙。

    武举场上,本不应有同情存在,但这天下,什么事情都是有的,因此有人同情,也不是很奇怪。

    少女向着唐墨疾速走来,唐墨感觉到一丝不耐,不过她内心里面,反而是有点兴奋,现在唐墨就是在扮猪吃虎,事情闹得越大,她就感觉越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