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种仙田全集->种仙田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一十章 跪下道歉

    “好,那我要你跪下来向我道歉。”唐墨说到。

    宋佳月脸色变了一下,跪下道歉,这点她的确没有想到,可是话是她自己说出去的,如今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向莫清下跪,宋佳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从此以后,在莫清的面前,她便再也抬不起头,她在心里,永远都要比莫清低上一头。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宋佳月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双膝一软,然后跪了下去。

    “抱歉,我不该怀疑你。”宋佳月跪着说到。

    唐墨微微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留下宋佳月一人跪在原地。

    宋佳月起身,脸色羞红的离去。

    唐墨离开之后,围观的人把她轻松打败宋佳月的事情传扬出去,原本那些怀疑她的人,也都闭上了嘴。

    唐墨分身那里,则是在处理军队换装自动武器的事情。

    兴建军事作坊,严格保密纪律,等等事情,都要花费时间,因此分身实际上也十分忙碌。

    时间一天天过去,终于,三年时间一晃而过。

    下个月就要举行科举考试了,也是唐墨登基以来的第一次科举考试。

    大明的军队早已全部换装自动武器,他们充满信心,因为自动武器和以前的刀剑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之上。

    后膛炮和迫机炮也都大规模生产并且装备了部队,除此之外,唐墨还发明了报纸,报纸上会刊登一些国家大事,还有就是唐墨的一些理念,找人代笔后发表在上面。

    这三年时间是难得一遇的平静时期,匈奴人不敢南侵,海上也颇为平静。

    大明国内因为唐墨发明了许多新的产物,大量财富集中到唐墨的手里,当然这些新兴的产物也引起了一些混乱,诸如博彩,赛马,四轮马车之类,但这些混乱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反而是唐墨的威望比起以往更加强大。

    唐墨目前正在为即将举行的科举考试策划,她出了几份试卷,只能算是尝试,总的来说还都不错,这些试卷都附带有标准答案,无论试卷和答案,唐墨都是秘密的锁在皇宫宝库之中,根本不许人靠近。

    一个月后,科举考试正式开始,这一次科举要求男子必须是举人功名或者大明皇家学院的应届学生,女子必须是大明皇家学院的学生或者官宦之后。

    科举考试开始在即,京城来了很多外地的考生。

    京城的各大旅馆人满为患,男女客人租住在旅馆之中,等待着三日后科举正式开始之日。

    在无数科举考生之中,有一个女考生装扮十分古怪。

    她本身是官宦子女,身边却带着一个几岁大的幼童。

    那幼童脸色惨白,宛若鬼面,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说不出的怪异。

    此女带着幼童走进一家酒楼之中,将一块十两纹银放在柜台之上,接着说到,“店家,给我开一间上房。”

    “好的,小姐。”酒楼掌柜并没有注意到幼童的存在,给此女开了一间上房,将钥匙连同押金条一起递还给此女。

    此女接过这两样物事,然后拉着幼童,往楼上走去。

    她两个走进房间之中,将房门从里面关死。

    此女坐在床边,冲那幼童说到,“朱允炆,你现在还想继续报仇吗?”

    “李冰,你救我之事,我铭记在心,等我报仇之后,若我重登大宝,必定厚报与你。”

    幼童的声音虽然尖锐,但是语气中分明是成人的口音。

    “可那唐墨已经是金仙修为,连我都不敢说胜她,你又能拿什么报仇呢?”李冰说到。

    李冰曾经和唐墨交过手,当时两人不分上下,但后来唐墨晋升金仙,李冰听说后便知道再也没有胜她的机会。

    后来李冰突破鬼仙境界,可以白日里如常人一般行走,但也未再去找过唐墨。

    后来唐墨毒杀朱允炆,篡夺帝位,朱允炆虽死,却因身具微薄龙气,魂魄不散,后李冰偶然碰到朱允炆的魂魄,便将其炼成了鬼童。

    鬼童无法违抗其主人命令,这一点朱允炆并不知道,他只知道李冰救了他的性命。

    “我知道她的弱点。”鬼童朱允炆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接着说到,“她很听她父亲的话,只要我去附身到她父亲身上,一定有办法杀死她。”

    李冰没有打断朱允炆,虽然知道对方的想法只是白日做梦,不过她并不想拆穿他的白日梦,有时候做梦的人也十分的可爱啊。

    “好了,你该回去睡觉了。”李冰说到。

    “嗯”朱允炆点了点头,然后他的身体化成一股青烟,钻进了李冰手上的手镯上悬挂的银铃之中。

    李冰现在是变化了外貌,看起来和湖州知府之女李墨冰一样。

    真正的李墨冰其实已经被李冰杀死了。

    一个月前,李冰在湖州将李墨冰杀死,顶替了她的身份,目的是为了参加这一次的科举考试。

    李冰很聪明,她从蛛丝马迹推断出,这一次的科举考试,和以往是完全不同的,毕竟是唐墨成为女皇后第一次科举,又首开文武科举,女子科举,说考完之后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李冰是不信的。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科举考试开始报名了。

    李冰拿着李墨冰父亲写的推荐信,来到了礼部门前。

    科举考试一向是在礼部举行,这里有专门用来考试的地方。

    此刻礼部门前已经站满了前来考试的考生,和上一次科举考试相比,这一次的科举考试,变化极大。

    不仅多了许多女子,而且还有很多武人参加。

    当然武举和科举其实并不在同一天举行,只不过报名时间是一致的。

    朝廷允许考生同时报名武举和普通考举,武举的要求是后天三阶以上,年龄不超过二十,考举的要求是拥有举人文凭,或者是大明皇家学院学生,或者是官宦子女。

    排了大半天队之后,终于轮到李冰报名了。

    “姓名”

    “李墨冰”

    “举凭”

    “湖州知府李青之女,此乃凭信。”李冰将那封信递了过去。

    监考官看过信之后,将李冰的名字李墨冰写在了女子考举名录之上,然后将一块木牌发给了她。

    木牌是紫檀所制,有专属编号,很难仿制。

    李冰拿着木牌离去,那银铃之中,忽然传出了声音,“竟然让女子和武人都参加科举,这唐墨,真是桑心病狂,等朕登基之日,一定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