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种仙田全集->种仙田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十一章 西行之路

    果然,唐墨的预感成为了现实,在兵士进入城中半个时辰后,指挥使忽然下令,全城进入戒严状态,严谨任何人出入城池。

    军令传下不久,城池里开始出现谣言,说匈奴人大军很快就要兵临城下了。

    然后在指挥使府前,贴出了一张招贤榜,说希望武林人士能够来帮他们和匈奴人作战,奖励则是千两白银。

    这里是大明的疆土,而匈奴人马上就要攻城,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笼罩了整座城池。

    这场战争突如其来,但也许只是一场普通的边境之战。

    唐墨想要早点结束战争,好早日西行,在招贤榜前,唐墨带着李令月,慕容雪,柳絮,一起报名加入了其中。

    在指挥使府,唐墨四人领取了四块腰牌,并且登记了姓名和武功境界。

    唐墨没有隐瞒武功境界,她和李令月是先天,而慕容雪和柳絮都是后天。

    武功的境界在唐墨看来并不是太重要,但在外人眼中,先天和后天是有天壤之别的。

    报出自己先天境界修为的时候,监察官的神色,也是瞬间变成了极度的恭敬。

    一位先天境界的武者意味着什么,监察官心里清楚,这意味着有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可能。

    光是这种可能,都让人感觉到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

    唐墨表情平静,拿着腰牌离开了指挥使府。

    她在指挥使府登记了自己的住处,如果有需要,指挥使府会派人去通知她的。

    回到客栈之后,唐墨心情带着淡淡的期待。

    匈奴人唐墨以前只是听说,还从未亲眼看到过,据说匈奴人凶悍无比,还会吃婴孩,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一般。

    有着先天境界的修为,匈奴人不仅不能使唐墨感觉到恐惧,反而会使得唐墨战意被挑起。

    一天多以后,唐墨正在画画,这已经是她的一个爱好,自从学会绘画之后,唐墨就十分喜欢画画,闲时画上那么一幅,整个人都心灵都仿佛得到了洗涤。

    唐墨正在画画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李令月警惕的说到。

    “指挥使府来人。”外面的人说到。

    唐墨停下手上的画笔,摆了摆手,示意李令月把门打开。

    李令月微微点头,然后将门打开了。

    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制式兵服的男子,腰间带着一把官刀。

    男子看到房间门口的李令月,目光越过之后,看到了里面的唐墨和慕容雪。

    “李小姐,莫公子,慕容小姐,指挥使让我来通知你们,一个时辰之内必须赶到指挥使府,有紧急军情。”男子说到。

    “好,我们知道了。”唐墨说到。

    男子拱了拱手,然后转身离去了。

    “指挥使府来人,肯定有重大情况,极有可能是匈奴人来了。”唐墨说到。

    “主人,那我们要过去吗?”李令月说到。

    “过去”唐墨说到。

    然后李令月去叫了柳絮过来,四人一起离开客栈,往指挥使府而去。

    她们来到指挥使府的时候,指挥使府里面已经有了不少武林之人。

    这些武林之人都是身怀武技之人,或内力高深,或外功纯熟,都是对自己极有信心之人,才会报名加入招贤榜。

    半个时辰后,所有的武林人士都来齐了,院子里站着几十位武林人士,这是指挥使终于出现了。

    他拱了拱手,说到,“诸位,感谢大家加入招贤榜,帮助我们大明守卫边疆,如今匈奴来犯,正是需要诸位为国为民之时。”

    “我想将各位分为六个小队,每队按照武功高低设队长,副队长,在此之外,再设一位统领,副统领。”

    “诸位之中,有两位先天高手,分别是莫清莫公子和李月大师,故将莫公子封为统领,李姑娘为副统领。”

    唐墨和李令月走上前,一起拱了拱手,算是接受了任命。

    之后指挥使又任命了六位队长,六位副队长。

    统计了人数,每队除队长副队长各分了七个人,带统领一共五十一人。

    最后则是订立了临时番号,为龙啸营。

    作为龙啸营的统领,唐墨要代表龙啸营参加各种会议,而李令月则是需要管理龙啸营内部的事情。

    第一次军事会议在龙啸营建成之后立刻开始了举行,指挥使在会上说出了目前的情况。

    “现在匈奴人起兵三万,正在向着我们黑铁城而来,我们黑铁城有守军一万人,比起匈奴人兵力太少,所以只能守城,不能出战。”

    “我的计划是坚守半个月,等援军到来,再一起出城迎击,必然可以大败匈奴人。”

    “关于守城,诸位将领有何良计?”

    指挥使说完,目光在会议室之中扫视了一圈。

    此刻会议室中的,都是各营的将领,有一位文质彬彬的将领,主动站了起来,“指挥使大人,我有一计。”

    “讲”指挥使说到。

    “我们可以在城外先埋伏,给人疲马乏的匈奴人致命一击,搓搓他们的锐气。”将领说到。

    “可是我们只有一万人,如何伏击。”指挥使问到。

    “不需一万人,指挥使大人给我五千人即可。”将领说到。

    “可敢立军令状?”指挥使说到。

    “敢”将领说到。

    接下来,这位将领便立下了军令状,要去伏击对方。

    龙啸营中,唐墨却并不看好这一次伏击。

    “令月,这一次那位王将军必败,不过他主动立下军令状,我也没有理由阻止他,只是可惜了五千兵力,就要因此彻底损失。”

    “主人因何判断他必败?”李令月问到。

    “城外虽有密林,但是不要忘了我们面对的是匈奴人,匈奴人都是马兵,他们即便真的疲惫,也不是区区五千人能打败的。”

    “那王将领为什么要去啊?”李令月问到。

    “因为他从来没有打过仗,以为只要运气好赌一把,就能赢了,他不知道自己会输,而且会输得很惨,最后连命也丢掉。”唐墨摇了摇头,人就是这样,当面对利益引诱的时候,往往会失去基本的理智。

    不过这和龙啸营无关,哪怕这五千人都死了,龙啸营也不会受到任何的损失,也没有人能把责任推给龙啸营。(83中文网 www.83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