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种仙田全集->种仙田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十九章 京城

    马车走在官道之上,唐墨听着外面马蹄的声音,小桃和小翠相对坐着,叶非坐在唐墨的身旁,刚出来那会儿,大家还挺兴奋,但是走了几十里之后,昏昏欲睡已经变成了旅途的最好诠释。

    “还有多远啊?”小桃伸了个懒腰,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

    “江县离京城大约有二三百里,至少也要走上四五天的,小桃妹妹你太着急了。”小翠说到。

    “人家哪里着急了,只是太想去京城了嘛。”小桃眨了眨眼睛,然后看向唐墨。

    唐墨不以为意,用手指点了一下小桃的脑袋,“小桃,看我干嘛,是不是皮痒了啊?”

    “小姐”小桃表情变得极为幽怨,还把嘴巴撅了起来。

    “啪”

    唐墨直接在小桃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小桃捂着屁股,把头别到角落里伤心去了。

    又走了几个小时,天色渐渐的越来越暗,终于唐世明下令停车休息。

    一行人纷纷下了马车,为了避免被人怀疑是白莲教,所以唐墨和叶非这一次进京做了伪装,没有再穿白色的纱衣。

    唐墨穿的是一件紫色的丝绸衣服,而叶非穿的是粉色。

    而为了遮盖两人倾城的容貌,她们只好带上了纱巾。

    从马车里下来,唐墨看到天边的遗光,太阳早己落下,天边只剩一些清光还未消失。

    入夜以后,唐墨和小桃小翠叶非在一起点燃了篝火,一边取暖一边吃着干粮。

    火焰不停的改变着形状,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火都是人类文明不可代替的东西。

    渐渐的夜深了,唐墨也渐渐感觉到了一丝困倦,她稍微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真气,困倦之意便立刻消散了。

    周围的人都已经睡着了,小翠靠着小桃的肩膀,小桃却和叶非一起靠在树上睡着了。

    唐墨站了起来,她走到了树林深处,看着夜空默默思索。

    明月照在树梢上,落下的是片片散开的朦胧阴影,有种说不出的美。

    这时叶非从唐墨身后走了过来,并没有说话,只是和她并肩站着欣赏夜色的美景。

    第二天早上,日出时分,打坐了一夜的唐墨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久后,所有人陆续醒来,吃完了干粮之后他们继续赶路,几天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距离京城只有五十多里远的一个小镇上。

    因为靠近京城,尽管这里只是一个小镇,但是来往之人却很多。

    唐世明带着一行人进到了小镇里面,包下了镇上一家叫做明月居的客栈。

    客栈里不再接收新客人,随着吃饭的人都离开,这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在二楼的天字号客房,唐世明和女儿唐墨正在秘密商谈着。

    “女儿,这一次科举,爹有十足的信心能够上榜,但是官场狡诈,以你之见,是否应提前打点一番?”唐世明说到。

    “不用”唐墨虽然不懂太多人情世故,但毕竟在前世她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她的阅历见解都不是古人能够相比的。

    科举考试和平时不同,一旦落下把柄,那么以后就会处处受制,于官途不利。

    所以行贿是下下之策。

    “爹,墨儿想问一句,爹你以后准备做什么样的官?”

    唐世明表情复杂起来,实际上在第一次科举之前,他心里便已经有了梦想,墨儿的爷爷被朱元璋免职,又上交全部家产,唐世明没有选择愤世嫉俗,而是选择了参加科举。

    “为父想做的,是御史大夫,一支笔,让贪官污吏,昏聩帝王,皆为之颤抖。”

    “言官?”唐墨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父亲最想做的,竟然会是没有实权的言官。

    历史上第一位言官大约是孔圣人吧,可最后也没有落得什么好的下场,看着父亲踌躇满志的样子,唐墨只能在心里默默叹息。

    两天后,唐世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京城,他们在京南区的一家酒楼下榻,租好房间之后,唐世明去报名科举,而唐墨和叶非则是带着小桃小翠上街游玩。

    第一次来京城,唐墨也想好好的逛逛。

    前世的唐墨曾经来过这座城市,可惜那时的京城早就被改造的面目全非了,全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钢筋水泥,但是如今的京城,和数百年后真的完全不同,唐墨一边欣赏着完全古代风格的各种建筑,一边兴奋的看着沿街的商贩出售各种东西,而一旦遇到喜欢的精致小物件或者新奇的艺术品,就立刻兴趣盎然的仔细打量。

    唐墨带着叶非和小翠小桃一直逛到了朱雀街,这里两边都有军队驻守,但却并不对从朱雀街上经过的行人进行盘查。

    唐墨带着叶非和小翠小桃沿着朱雀街逛了起来,这里真的太繁华了,街道两边全是两三层高的各式商铺,从酒楼,布坊,胭脂铺一直到兵器店和书画坊,各式店铺应有尽有。

    在朱雀街逛了整整半天时间,中间直接在街边酒楼吃饭,此刻朱雀街上各式夜景灯火纷纷点亮,宛如新年一般。

    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唐墨一行来到了秦淮河边,河上画船林立,隔得好远就能闻到脂粉的香气。

    此时唐墨玩兴正浓,看到画船华美,就想过去游玩一番。

    小翠拼命拉住,“小姐小姐,那里可是男人才能去的地方,咱们是不能去的。”

    “我偏要去。”唐墨不顾阻拦,挣脱小翠的手后,在秦淮河岸上一踩,直接跳了出去。

    岸边行人一阵惊呼,以为是哪家的良家女子跳了河。

    小翠却只是气急,跺着脚看着唐墨。

    唐墨落到秦淮河中,真气运转之下,她便踩着河面,踏水而行,水流载着她往一条画船行去。

    岸边行人又是一番惊呼,毕竟内功能到这样境界的,着实少见。

    小翠却看着唐墨,脸上幽怨不已。

    唐墨到了楼船下,轻轻一跃,就跳了上去。

    小翠看着唐墨真的上了画船,知道事情已无回转余地。

    “我带你们过去。”叶非到此刻也有些慌了,她必须要时刻跟在唐墨的身边保护,一旦唐墨出了意外,则她就是白莲教的罪人。

    拉着小桃和小翠,叶非直接虚空之中连踏九步,这是九星虚空步,在空中凭空虚渡,如同等闲。

    岸边行人看到叶非凌空虚步,纷纷喝彩开来。

    但唐墨不等叶非落地,已经走进了画船之中。

    “等等我啊”叶非拉着小桃小翠,紧跟着步入其中。(83中文网 www.83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