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御鬼者传奇全集->御鬼者传奇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2216章 收服人俑(第一更)

    “砰、啪!”霎时间,雾气应声尽散,从里面冲出一只浑身萦绕邪气的漆黑巨兽,这家伙吞噬同伴以后,再次变异,凶威更胜往昔。

    但是镇守俑凛然不惧,猛地晃动身躯产生强大的吸力,将周围浮现在空中的原火之力彻底摄入自己体内,“呼呼呼——”炽烈风声陡起又止,借助着火灵气,镇守俑再次长高变大,不过这回仅仅长到和对方持平的数丈高度,因为太大也会影响本身速度。

    “嘭!”人俑的挟风重拳悍然轰在对方身躯上,那变异魔魇黑兽吞噬了同伴,变得更加凶恶,中拳以后非但不退,霎时间扭向镇守俑的臂膀,“咔嚓!”应声咬了个正着。

    “嗷呜!”镇守俑不知道什么叫疼痛,另一只拳头不断轰击在对方身上,可黑兽就是不松嘴,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

    “喂,这两个家伙究竟要缠斗到什么时候?”猎獬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在这么下去,你我的时间都被耽误了,别忘记若桃和老猴还在山涧入口等着咱们呢。”

    “说的也是,现在都已经过了半刻……”关横有心直接出手灭了那黑兽,不过又想到镇守俑才是这里的护卫,这家伙还是需要亲手解决后患才行。

    “嘿嘿,咱们也甭直接出手帮忙了。”关横摸着下颌笑道:“不如这样吧,你和婴白鬼在附近空中制造一些威势,吓唬那魔魇黑兽,再暗中如此……这般……”

    “明白了。”猎獬答应一声接着叫道:“婴白鬼,咱们走。”

    “噌噌噌——唰唰唰——”电光火石间风声陡起,一兽一鬼顿时飙到左右上空,对于它们的行动,镇守俑毫不理会,这家伙只是一味豁尽全力轰击敌人身躯。

    可是黑兽就不一样了,这厮实在是太清楚了,关横以及一兽一鬼的实力绝不在镇守俑以下,它们要想围攻自己,十个魔魇黑兽也会被轰杀至渣。

    千年的岁月可不是白过的,魔魇黑兽已经衍生出不少灵智,当然,“怕死”这种感觉此时尤为强烈,就是这么一分神的工夫,镇守俑的拳头再次落在了这家伙面门上。

    “嘭!咔嚓!”

    顷刻间,黑兽脸颊彻底粉碎,它原本是魔魇邪气衍生之物,无形无体,可是刚才吞噬了同伴,让黑兽实力飙升,这才凝聚实体可以噬咬镇守俑。不过有利就有弊,一旦凝聚实体,对方给予的攻击也得照单全收了。

    “吱吱吱……”

    凄厉惨叫声陡起,黑兽下意识松开咬住的镇守俑臂膀,呼的向后倒飞滚地,就在人俑想要乘胜追击的时候,它的躯体陡忽一晃,顿时“扑通”半跪在地。

    “果然是已经把火灵气消耗得差不多了,这个给你。”半空赫然响起猎獬的声音,就只听“唰啦啦”声响起,两条闪耀着五行灵气光芒的淡金锁链挟风而下,顺势缠住了镇守俑的双臂。

    “吱吱吱——”下一刻,婴白鬼的尖啸声陡起,它也把大量原火之力直接输送给了人俑,这家伙得到力量补充,登时暴吼一声,迈开大步朝着黑兽急冲而去。

    “砰——咣!”

    先是合身猛扑过去,把倒地黑兽狠狠打向空中,紧接着,趁着对方落下,镇守俑用缠裹淡金锁链的双拳迅猛轰中此兽身躯,“咚咚咚!”霎时间,就给这黑兽前后左右添了无数窟窿孔洞。

    “当啷!”这黑兽残躯坠落在地的时候,镇守俑没有任何犹豫,浑身泛起炽烈红芒汇聚于双拳,再加上猎獬淡金锁链的力量,重拳轰落疾如骤雨,硬生生将黑兽打了个粉身碎骨。

    “赢了?!”在不远处观战的猎獬突然冒出这两个字来。

    关横沉声说道:“还没有,这家伙……打中的并非是魔魇黑兽的‘本体’。”他的话音甫落之时,果然有股诡异黑气悄无声息在镇守俑身后汇聚,紧接着变成了本源魔魇邪气彻底包裹住了人俑的躯体。

    “咯咯咯……咯咯咯……”这邪气力量犹如怪蟒缠身,不断绞动镇守俑,使其发出刺耳怪响,婴白鬼见状,以为人俑就要被彻底拧碎,便尖叫一声打算过去救援。

    “不必这样,你仔细瞧清楚了。”出言阻止以后,关横抱着肩膀冷笑道:“现在要自取灭亡的,恰巧就是这只魔魇黑兽!”

    “轰!”说时迟,那时快,浑身赤红的镇守俑突然爆发炽烈原火劲,把周围的魔魇邪气全部笼罩进去,堪称反包围之势。

    可笑这魔魇黑兽以为自己能够偷袭成功,殊不知,镇守俑虽然缺少自主灵智,却也知道利用对方的诡计把它也算计一次。

    “吱吱——吱吱——”魔魇黑兽被原火劲燎烤焚烧,简直是痛苦难当,它想要挣扎却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瞧着自己被烈焰一点一点吞噬殆尽,彻底化为了乌有。

    “轰隆——”就在黑兽消失的一刹那,整个空间产生了极为严重颤晃。

    “看来这里要坍塌消失了,镇守俑,你在此间的任务已经完成,还是跟我走吧。”

    言到此处,关横对其一招手,这镇守俑立刻朝着他缓步走来,“唰唰唰!”风声甫动,人俑内残存的火灵气霎时涌回关横体内,紧接着,此物也缩回到巴掌大小。

    猎獬在旁边说道:“这可是火神制造出来的好东西,找机会好好研究一下,兴许有大用处……”

    “这些话还是以后再说,快走——”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向着前方空间缝隙猛冲过去,可是那道狭窄细缝缩小得实在太快了,他跑过去的时候,眼看着就要合上。

    “喂喂,獬爷可不想留在这鬼地方,呃啊啊啊——”

    猎獬陡忽大吼一声,就只听它周围“哗啦啦”作响,十余道淡金锁链迅猛疾伸,不偏不倚卡在了缝隙上面,“咯剌剌、咯剌剌!”应声将其扯开尺余宽一道缺口。

    “噌!”电光火石间,关横纵身扑了出去,紧接着就是婴白鬼疾掠飞出,可是猎獬动作稍慢,已经来不及脱身了。

    “啪!啪!”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和婴白鬼同时攥住一条淡金锁链的前端,他嘴里大吼道:“你给我出来吧!”

    与此同时,一人一鬼发力猛拽,终于把猎獬从缝隙内硬生生拉了出来。

    “啪!”猎獬魂体正好和空中的婴白鬼撞在一起,这俩家伙顿时向远处翻滚疾掠而去。

    “喂,等等我。”见它们先走一步,关横立刻发足狂奔,就这样,大家不多时已经奔到了愁虎涧入口那里。

    “公子,你可回来了。”若桃在远处挥手大叫,几只花鶄和老猴不约而同嘶鸣起来,显得欣喜若狂。

    “你们这一趟去的可真久。”若桃见到关横奔来,随即带着几分抱怨说道:“足足比我晚了半刻时间呢。”

    “别吵吵,我和猎獬在途中遇到了一些新鲜事情,咱们回祝融离宫吧,路上讲给你听。”

    关横说完,就带着这一大群同伴出了愁虎涧,临走时,没忘了让猎獬、婴白鬼顺势震塌山涧入口,如此一来的话,邪化妖兽就跑不出来了。

    ……

    少时片刻以后,关横他们回到了祝融离宫。

    “啪。”等到他把一切事情说完,随手将镇守俑放在了桌案上:“喏,这就是火神留下的镇守俑,诸位,你们有没有认识的?”

    “呃……”汪桐是火神使者,自然打算第一个开口说话,可是他挠着头想了半晌,最终言道:“没见过。”

    “呵呵呵,不好意思,我也没见过。”云小飘接着言道:“这种神造之物,估计祝融大人都是贴身收藏,不一定轻易示人的,所以大家感到陌生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这东西倒是挺好玩的。”卿凰在旁边拈起镇守俑,摩挲此物笑道:“质地非金非铁,而且只要吸收了火灵气就可以变大变小,很神奇。”

    “咦,这个东西很好玩吧?”就在此时,小黑带着金妖、玉妖、吞鬼喵和小白跑进了屋里,她们在离宫内疯玩了一阵,这才回来歇息。

    见到卿凰手里人俑,小黑伸手就抢:“给我、给我。”

    “去去,给你什么?”关横在旁边不耐烦的一拍她的前额:“这又不是玩具,能让你随便摆弄。”

    “姐夫欺负人!”闻听此言,小黑跺脚叫道:“就算不是玩具,让人家摸一下总可以吧?被这么小气。”

    “是啊,关横,不过是个人俑而已嘛。”云小飘拿出做姐姐的口吻说道:“难得这孩子好奇,让她玩玩吧。”

    “好好,我给云大姐面子。”关横此时无所谓耸耸肩,又对卿凰开口道:“让她摆弄一下,反正也就是一时半刻的新鲜劲儿。”

    恰在此刻,若桃端着餐盘走了进来,她说:“公子,这避暑蓝杏都切好了,过来尝尝吧。”

    “噢噢噢——可算是弄好了,我都等不及要尝尝这东西喽。”卿凰说着,立刻伸手从盘内拈起一片放进嘴里,紧接着就是满脸陶醉的模样:“哎呦,好吃的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啊!美味!”

    “真的?!我也要吃。”关横和小黑不约而同伸手抓向蓝杏,这一吃之下,竟然就停不住了。

    此时此刻,汪桐问道:“小关,你不是说,消灭了人间界的邪气根源,找回九大神兽以后就要返回灵界吗?”

    “没错,我们这次来祝融离宫,一来是和你们这几个老朋友见见面。”关横一边吃着蓝杏,一边说:“二来嘛,离开这里返回灵界,只怕还需要火山口内的五行神遗迹。”

    “说的是,那些东西倒是还在……”汪桐刚说到这里,猎獬陡忽浮现在关横身边,它说道:“关横,你是不是把我叮嘱过的事情给忘了?”

    “你叮嘱的事情?”关横的脑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可是在下个瞬间,他突然一拍大腿叫道:“哎哟,要是不提醒,我还真想不起来了。”

    当初刚到灵界的时候,关横去过一次五行神离宫的遗迹,那里有一座石台,借助输送灵气以后,还能五行神本人的光影留言,猎獬本以为自己的旧主人蓐收和其余四神已经湮灭,伤心了好一阵子。

    不过后来仔细一想,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而且五行神离宫还有很多秘密让人费解不明,于是猎獬和关横商量,寻找代表五行神的几种“圣器”,尝试寻找对方的最终下落。

    此事关横已经答应了下来,那五种东西分别是金杯、木勺、水滴、火石和沃壤。其中的沃壤是后土神之物,已经在伊水妖族的祖灵幻境找到,其余的几样却还没有着落,故此猎獬难免有些心急。

    它继续说道:“刚才我还向卿凰询问了一下,大家能够停留在人界的时间只有八十天,咱们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

    “不错,大概还有四、五天的光景。”卿凰此时抱着肩膀说道:“阿横,你答应猎獬的事情,可得确确实实办到,再说了,此事攸关五行神的下落,咱们也马虎不得。”

    “嗯……”关横摸着下颌嘀咕道:“话说,这些东西要是细找起来,几天时间只怕是不够。”

    “等等!”黄藤此时突然开口问道:“关横,你说的那几样东西,能把名称再告诉我一次吗?”

    “当然可以。”他微微颌首,随即道:“我在两界古战场遗迹那座废城地宫找到的五种东西,分别是金杯、木勺、水滴、火石和沃壤。”

    “木勺?!果然是此物!”

    黄藤身为木神使者,自然听说过句芒的圣器——木勺的名字,他仔细想了想,而后摇头道:“唉,以前只是听木神大人念叨过,说是以前烹茶用过的木勺不慎遗失在某个什么地界,原来是那里。”

    接着,他稍微一顿,又继续开口:“反正据我所知,人界的句芒离宫没有多余的圣器,唉,只怕帮不上你了。”

    “对了,关横提到那种名为‘水滴’的圣器,我在玄冥离宫那么多年,也没见过。”

    云小飘的话甫一出口,再次让众人感到备受打击,此时此刻,卿凰长叹了一声:“唉,说到底,咱们手里只有一块沃壤,好像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沃壤……沃壤……”关横嘴里念叨着这个东西,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失声叫道:“对了,我差点忘记一件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