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永恒不灭之后全集->永恒不灭之后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四.时光空间共载

    一道纯白色、一道无色的洪流分别从李寻前后左右澎湃而来,瞬间穿透他的身躯,向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流淌。

    痛!

    那是无以言表的痛!

    超脱了肉身被撕扯的痛,超脱了灵魂被撕裂的痛!

    那是来自存在,来自某种未知感触的痛。

    李寻面色煞白,浑身痉挛,但他没有出声,无数岁月的修行让他磨砺出可怕的意志。他双目圆瞪,死死瞪着前方。

    时光洪流!

    空间洪流!

    在明悟这两股洪流是什么的刹那,李寻惊醒,他被算计了。

    霎时,一股愤怒从他心中涌动。

    他敬仓轮天为师,而他却算计他,让他两境同修,害被陷入绝境。

    “为什么,仓轮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李寻怒声咆哮。

    ……

    站在李寻跟前的仓轮天死死抓着拳头,死死盯着李寻。他,能够撑过无数永恒纪都无人能够完成的壮举吗?

    “李寻,是为师对不起你,但请你一定要挺过去!含笑腾天域,怕是成不了多久了。”

    “那是我的家,那是我的一切,我不想失去啊!”

    “一定!一定要成功啊!”

    ……

    愤怒过后,李寻迅速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他需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有愤怒的资本。

    在时光空间洪流的撕扯下,他感觉自己的身躯、灵魂、存在都在被磨灭。

    “我不能死!”

    “我还不知道那位存在的名字,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我的本心告诉我,我想见她,所以,我不能死!给我开……”

    李寻疯狂的抓住空间洪流,想要把它从自己体内就揪出来。

    但是,他太弱了,在伟岸无边的空间洪流面前,他的作为就如同妄图以粒子撞击一个一个宇宙一样可笑。

    “不……,我不能死,不能……”

    李寻双目圆瞪,血丝纵横,他已经感受到了死亡。

    不,那不是死亡,而是不存在,是把一个存在从存在抹去,变成不存在。

    忽然,就在李寻的意识越发孱弱,肉身越发虚无的时候,那粒光点从他体内脱离出来,飘浮在他跟前。

    奴天怜,再一次出现。

    “你……你是谁?”

    李寻看着她,忽然留下血泪,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悲痛。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居然选择了这条路。”

    “我的意志,你怕是不能替我继承了。”

    “不过也好,作为你的接引者,我还是有那么一些用处的。”

    “这一次,就让我帮你一会吧。”

    奴天怜缓缓飘向李寻,轻轻wen在他的唇上。

    哗哗哗……

    她化作一道道光条,包裹住李寻,让他化作一根圆滑的光柱。

    这根柱子是如此的稳定,它屹立在时光和空间澎湃的洪流中,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旋转。

    那一刻,来自身躯、灵魂、存在的抹杀消散,一切归于平静。

    时光流淌,空间纵横,而李寻,则盘坐在那,随着光柱,不动如山,亘古不倒。

    李寻看着前方,血泪已干,但他眼中,是无尽的悲凄。

    他,又忘记了什么。

    关于光点的记忆,在奴天怜wen在李寻唇上的刹那,就已经消散。

    他遗忘了关于奴天怜的一切,哪怕是知晓有这么个存在的念头,也随之消散。

    ……

    站在李寻跟前的仓轮天,在看见李寻身上流淌过空间气息的时候,他凝重的脸上忽然展露笑意,那是喜极而泣的笑。

    李寻完成了无数永恒纪无数永恒者都无法完成的事情,未来的无尽岁月,等待李寻的将是登临巅峰,而不是如同他这般,要借助时光流逝来参悟力量。

    他盘膝坐下,坐在李寻面前,不在以前辈自居,因为,身为永恒者的李寻,必然发现他算计了他。

    在他坐下的同时,李寻睁开了眼。

    他眼中充满悲凄,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心中再无一丝敬意。

    “仓轮天,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如若不然,穷尽一生,不死不休!”李寻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

    仓轮天没有愤怒,更没有悲伤,反倒是笑意爬满了他的脸庞。

    “你的悟性是我这一个自在纪以来见过的最最恐怖的,除去你之外,最先领悟时光空间真谛的永恒者,最少也需要十个永恒纪,而你,却仅仅花费了五千万年的岁月。”

    “因为你太妖孽,所以我选择在你身上赌一把,赌你能够完成无数永恒者都无法跨越的门槛,念想横跨同修,时光空间共载。”

    “显然,你成功了,我的谋划也成功了。”

    李寻冷冷看着他,“你的谋划是什么?”

    仓轮天回答道:“让你拯救含笑腾天域。”

    李寻道:“你就不怕我不救?”

    仓轮天摇摇头,“不,有些事不是你可以改变的,在你两境同修成功的那一刻,只要你不死,含笑腾天域必定被救。”

    李寻凝视着他,良久没有说话,半响,道:“你接引我,为我引路,这是恩。你瞒我,害我陷入绝境,这是仇。恩仇相抵,你们从此两清,至于含笑腾天域……我想,岁月也给你答案。”

    李寻站起身,直接从剑河上跳下,消失在无尽虚无中。

    仓轮天看着李寻远去的方向,苦笑摇了摇头,随即放声大笑起来。

    “恩恩仇仇,生生死死,哪怕是永恒的我们,也未曾看透啊!”

    “既然如此,我又何须在意什么狗屁的永恒!”

    “亘古自诩真来魔,我,来了!”

    仓轮天手指虚无一点,剑若天锋,剑河随行,在虚无中划过一美丽的螺旋状,随即化作一到光,刹那消失在这片虚无。

    ……

    百年,万年,十万年,千万年,一亿年,百亿年,万亿年,一万大武纪。

    李寻孤独的行走在这无穷无尽的虚无中,没有任何生灵,更是没有任何声息。

    若是初来真自在界,就让李寻经历一万个大武纪元,哪怕他是永恒不灭的存在,也会按耐不住这种枯寂而沉沦。

    但是在真自在界经历的一切都偶在警醒李寻,所谓一万个大武纪,不过是永恒纪的一个零头罢了。

    李寻在孤独的行走,他的心,沉寂在念想境和横跨境的修行中。

    念想境,以念为基,以空间为石,念之所想,一切皆是真。用凡尘无尽界的话来说,这就是幻想的力量,具象的力量。

    一万大武纪的修行,李寻能够在两千万亿光年的距离间瞬息一动,但超过两千万亿光年,就是他的极限。

    而且失去了指引者的指点,李寻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距离和一个亘古念的距离有多大。

    念想境参悟一点点加深的同时,横跨境的参悟李寻也没有落下。

    李寻能够清晰的感知到,他已经可以横跨百亿年时光,他的躯体,已经高达百亿年,一抓之间,更是数十亿年沉浮,在他手掌间化为虚空。

    更让他惊诧的是,他居然可以在过去百亿年自己走过的路,甚至百亿年前的自己都能看见他。

    仿佛这百亿时光,每一分每一秒他都真实存在,都可以发现对方。也直到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横跨者为何难以杀死。

    因为他已经横跨了无数的岁月,若是不能一同抹杀,他就可以从残存的时光中重新参悟,最终回归现在。

    随着参悟的深入,李寻越发觉得过去未来现在三个词的奥妙无穷,看似只是简简单单的六个字,但它们蕴含的真谛,却是恐怖而浩瀚。

    时光流逝,李寻行走参悟,一切都是这样相对的静止,没有多余的第三者。

    但是这一幕只维持到第一百亿大武纪,李寻这种宁静致远的修行被打破。

    撕拉!

    一声恐怖的撕裂声从虚无中传来,一个踉跄的身影从其中滚落出来。

    “好你个真来魔,居然敢打我,不要让我找到机会,不然透光你的收藏,让你这些岁月白忙活。”

    “见鬼,艹,我……,该死,我已经可是凡尘无尽界第一骂神,现在好了,全忘的差不多了。”

    “不行,得找个地方重修。”

    “恩?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