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无赖帝师全集->无赖帝师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五百五十三章 谁为百姓

    人群之中,闪出一人,将手轻轻搭在了刘赫的肩膀上。

    刘赫心头一惊,如今天底下,能够这样悄然接近却能不被他发现的人,恐怕两只手就能数过来。

    刘赫回头望去,等看清那人的容貌,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可刘赫突然又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会松了口气,自己和这个人,难道不应该是敌人么?

    “这里人多眼杂,咱们换个地方说话。”法捷低声说了一句,转身独自走出了人群。

    虽然他打不过这个天下第五,甚至很有可能,这个天下第五是来替他的主子报仇的,可刘赫还是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

    因为他很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有种感觉,似乎所有的疑团,只有法捷才能为他解开。

    法捷在前面走着,一直走出了许昌城,来到了城外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

    看着法捷停下了脚步,刘赫知道,终于要到一切水落石出的时候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天机先生的手下了,”法捷刚一站定,就抛出了一句让刘赫震惊到无以复加的话。

    法捷回过头,看了刘赫一眼,指着路边的一棵参天古树说道:“五天之前,也就是我随他进京的那天,他就是在这棵树下,这么对我说的。”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件件的接踵而来,让刘赫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索性直接往地上一坐,也不说话,一门心思的只想缕清一条思路出来。

    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没能如愿以偿,这千丝万缕的事件交织在一起,已是让他心乱如麻,更可怕的是,竟然毫无头绪。

    他不明白,法正为何当初要在益州与他夺权,到了许昌又慷慨赴死。

    他也不明白,曹操为何不召其他人进京,却偏偏召了法正一人,而且在法正死后,还将法正那封痛骂了他一顿的文章公诸于众。

    他更不明白,法捷当初为何会拼死效忠法正,如今又为何突然要跟随自己,而且还说这都是法正的安排。

    这三个人做的事,其实也没有什么过分之处,只是他们都有一个让人不能理解的共同特点,他们都少了一个动机,一个符合他们身份的动机。

    法捷始终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候着刘赫再次站起身来,亦如当初他安静的站在法正身边一样,只是与那时不同,法捷再没有当初的那种卑微,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毅。

    刘赫想了许久,朝法捷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这件事,我实在是想不通,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我误会了法正,其实他没有我想的那么坏,是个好人。”

    “你想的没错,你也没有误会他,他就是个坏人,”法捷毫不犹豫的说道,“他的所做作为,没有一点正人君子的样子,这些年来死在他手下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少还是忠臣。”

    刘赫已经无力再去尝试理解法捷的话,甚至还有些哭笑不得,这番前后矛盾的言辞,任谁听来,都无法轻易接受。

    法捷却仍是一脸平静,“忠臣有好多种,有一种忠臣,不计代价,不考虑结果,甚至连百姓的死活都不顾,也要在史书上留下一笔,为的就是流芳百世。这种忠臣,本来就该死。”

    刘赫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似乎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顺着这个线索,也许他就能解开法正留下的这道谜题。

    “你为何要跟随法正?”刘赫想了想,问了一个他认为是最关键的问题。

    法捷意味深长的看了刘赫一眼,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些年来,我跟在他身边,帮他做了很多的坏事,杀了很多的好人。可他从没做过一件,对不起蜀地百姓的事。”

    刘赫皱了皱眉,“你帮他杀的人里面,有没有蜀地的百姓?”

    “有!”法捷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而且还有很多。”

    刘赫笑了笑,“那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你之前所说的,不过是在为他的罪行找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

    法捷沉默了片刻,沉声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那个在广场上,激动地喊出响亮口号的那个年轻人?”

    “我当然记得,要不是他,我们也不可能一下募得那么多的兵力,”刘赫说着,不禁一皱眉,“说起来,后来我就再没见过他,难道……”

    法捷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没错,后来他就死在了我的剑下。如果他将消息泄露出去,会有怎样的影响,想必不用我说,先生也能想到。他确实是蜀地的普通百姓,可他的命,却不能留。”

    刘赫面色一沉,“这就是你说的,没做过对不起蜀地百姓的事?”

    法捷平静道:“这就是他和先生最大的区别。先生体恤百姓,怀着一颗仁慈之心,而他却与先生相反。他认为,只有牺牲一部分人,才能换来蜀地的长治久安。”

    听到这种荒唐至极的言论,刘赫反而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我终于明白了,你也不用说了,这些都是借口,我也不想听。”

    “可你必须听!”法捷毫无征兆的勃然大怒,神情也变得异常激动,“你不是他,你没有经历过他所经历的那些,你也没有权利指责他!他眼睁睁的看着益州数次易主,早就明白了君子所为并不能拯救任何人,要不是他,蜀地的百姓,不知道要沦落到何种地步。既然你认为他做的不对,那请你告诉我,当初你带兵攻入蜀地之时,若是受到益州守军抵抗,你会就此退兵么?”

    刘赫顿时哑口无言,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份洒脱。

    法捷怒视着刘赫,步步紧逼,“我再问你,你明知道将战火引入益州,会将蜀地百姓卷入其中,你又为何还要那么做?如果面对守城的百姓,你手中的弓弩,又会不会因此而放下?”

    此时此刻,刘赫已是无言以对。

    法捷眼眶微红,声音颤抖道:“一个不惜背上卖主求荣的骂名,也不想祸及百姓的人,为何在你们的口中,就成了一个卑鄙阴险的小人?难道你们的道貌岸然,就能解救百姓于水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