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电影之外全集->电影之外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 拖延、撤退、永不为奴!

    双狮堡

    瑞德脸色铁青的听着纳威的描述,当听到了大总督尼森死去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在他的记忆中,兄长尼森永远是家族里的天才,无论是武艺还是谋略,所有人都只配让他玩弄于股掌之中。在兄长二十岁那一年,就推翻了族长,夺取了野门一族的族长之位。

    一晃就过去了十年,在兄长的带领下,野门一族逐渐壮大,甚至还奴役了数支兽人部落。可是却没有想到在大业将成之前,兄长却死了。

    他忽然想起了在自己还很小的时候,对谁都是一脸冷漠的兄长唯独对自己和煦如阳光一般。兄长那时候的话还犹自在耳边徘徊,他说过,想要成为大路上最强大的国家,正是为了人族着想,更是为了人族的安宁。

    没有人能比守卫在凛冬堡垒的野门一族更明白凛冬堡垒对于人族的意义,今时今日的凛冬堡垒已经成为了“垃圾堆填区”,不再是昔日荣耀加身之所,而是藏污纳垢之地。

    可没有人知道一旦凛冬堡垒失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犹如蝗虫一般的兽人会席卷整个阿努比斯大陆,数以亿计的人族将会死亡、沦为奴隶。

    或许其他国家不知道,但是凛冬堡垒的大总督尼森却十分清楚,以凛冬堡垒的实力只能够一时抵挡兽人大军的进攻,却无法长久。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坚持的时间将会越来越短。

    为了守护这片土地,守护这些人民,凛冬堡垒就必须摆脱接受大陆诸国施舍的现状,只有成为了一个不容小觑的强国,才有实力守护自己的子民。

    兄长的话仍旧在耳边徘徊,可他却已经死去。瑞德虽然好色,但却不代表他没有节操。紧紧抓着椅子握把的左手指节发白,良久以后才松开。他猛的站了起来,“来人!”

    几个守在殿外的侍从走了进来,站在下首静静等待着城主的命令。

    瑞德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佩剑,沉声下令道:“传令下去,命令所有平民撤离!只留下军队!就说...兽人入侵!”

    纳威脸色一变,忍不住站了起来:“大人,难道你要...”

    他还想说话,却被瑞德打断了:“我们是军人,守护平民是我们的责任。这里是我们野门一族守护百年的土地,我不打算离开了。你走吧,带领从凛冬堡垒回来的士兵,保护平民离开这里!”

    纳威还要说话,却看到瑞德恶狠狠的看着他,继续说道:“你在我兄长最需要支援的时候来到了这里,你没有资格留在双狮堡!滚吧!保护好人民,这是最后的命令,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凛冬堡垒的一员了!”

    见纳威还站在原地,可瑞德却丝毫不放过他大声吼道:“滚!”

    见到纳威的身影消失在殿前,瑞德才颓然的坐了下来,喃喃说道:“兄长,这最后的双狮堡由我来守护!”

    ...

    一线天

    地面在震动,巨大的鼓点声伴随着军阵前进。只见一队长枪兵踏着鼓点前进,长枪如林,在初阳的映射下闪出点点寒芒。

    即便是一线天外有不少碎石破坏了长枪军阵的阵型,即便文仲的武力威胁,也丝毫阻挡不了双狮堡士兵前进的信心。

    “该怎么做?大人?”说话的仍旧是伊芙琳,常年角斗的他们,面对的最多就是两个小队的士兵,当庞大的军阵出现在面前时,她还是有些畏惧了。

    文仲看了一眼其余七人,发现除了武夫贝克这个战斗狂居然还笑的出来以外,其他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出现了凝重的神色。他露出了那标志性的笑容说道:“等!”

    众人一愣,没有想到文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伊芙琳追问道:“等?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等吗?”

    文仲摇了摇头说道:“不,举好你的盾牌,或者躲到阴影处,士兵进攻前必然会发射几轮箭雨。然后继续等,时候到了,你们自然会知道该做什么!”

    既然文仲都已经这么说了,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莫瑞李率先提起一面纹徽是双狮的盾牌躲到了一边的角落,其余几人也找了个遮挡物躲了起来。

    地面的震动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长枪兵的身影出现在了一线天的路口。由于部分碎石的阻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长枪兵并不多,只有十数人。但后面的仍旧挤的满满当当,向前推进。

    躲在暗处的众人看着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的文仲,却见到他依然没有表示。

    那长枪兵也很惊讶,原本以为在进入一线天之前就会遭到阻击,却没有想到队伍不但平安无事的走过了碎石区,就连原本应该发射掩护的箭雨也省了。进入一线天以后,居然看见那龙骑士手拄着那古怪的符文长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见到敌人的身影以后,只见文仲手中长剑一闪而过,心疼的再次挥出了一道白色剑气。士兵们有些慌乱,可那剑气依然没有斩杀任何人,而是落到了众人面前的地上,形成了一道深沟。

    只听文仲冷冷的说道:“踏过这条线的人,死!当然你们还有另外一个选择,等待撤退的号角声!”

    话音落下,众人面面相觑,他这是疯了么?居然要敌人的士兵在原地等待撤退的号角?怕不是失了智?

    长枪兵军阵之中的小队长高声叫道:“不用听他胡说,快前进!击杀他们,追击敌...啊!”

    只听一声惨叫,一把匕首竟稳稳的飞进了那小队长的眼眶里,长枪兵军阵顿时有些混乱,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那站在原地的龙骑士,若说不是他出手只怕没有人会相信。

    文仲依旧一脸冷漠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场面顿时安静的可怕,可无论他再怎么装X,始终只能拖延几分钟的时间。几乎在场的所有观众与参与者都不明白,龙骑士究竟在等些什么。

    最终长枪兵还是发动进攻了,只见长枪成排,齐齐逼向了站在原地的龙骑士。躲藏在暗处的贝克正要出击,却被同样躲在身边的法雷拉住了。贝克疑惑的看向身边的同伴,却见到法雷示意自己接着看下去。

    只见龙骑士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当第一列士兵跨过了那条深沟以后。那龙骑士忽然动了,竟是独自一人向着士兵冲了过去。

    眼见唯一的敌人冲过来,十几个长枪兵同时攒刺,却只觉得白光一闪,十数枚枪头竟是被一剑斩下。可还没有等那些士兵反应过来,白光再次一闪,一切定格。

    当龙骑士再次跳回原位,拄剑不动。十几个士兵举着没有枪头的长枪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后方的士兵忍不住用枪杆碰了碰其中一人以后,那十几人竟齐刷刷的倒了下来,脖子处竟然齐齐都出现了一条红线!

    远处传来了那龙骑士的声音:“我说过,踏过那条线者——死!”慌乱的士兵这时才发现那死去的十几个士兵全都倒在了那条深沟之后!士兵们并不畏惧死亡,却不想死的莫名奇妙。他们甚至连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没有看清楚,就失去了十几个战友。

    可后方的士兵仍旧推搡着,又有一列士兵跨过了那条深沟。那些士兵见到那黑发龙骑士再一次冲了过来。慌乱之中又是十几把长枪攒刺,可却还是如同刚才的一幕重演一样,两道白光闪过,十几枚枪头落地,十几个人倒下。

    除了一个胆小的士兵丢掉了长枪,吓得坐倒在地上幸免于难,其他人无一幸免!

    文仲再次回到自己最初所站的位置上,默默的看了一眼虚拟公屏,暗自念了一声114后,又看向了面前的长枪兵。

    后面的士兵目睹了眼前的一幕,手持长枪始终不敢上前,其中一人高声喊道:“我们一起冲过去,他只有一...呃!”

    事实再一次证明,出头鸟必定没有好下场,一把飞刀再一次出现,插在了他的喉咙上。士兵们看着那黑发骑士高抬起下巴,饱含杀意的眼神鄙视着自己,顿时噤声不敢动弹。

    文仲这货愣是凭借几把飞刀加上一大堆作弊手段吓倒了一支军队,讲道理若是这些士兵真的一拥而上,他也只能且战且退,让躲在暗处的几个角斗士一起出来战斗,抵挡这一波进攻。士兵们却被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凭着各种装X给唬烂唬出了天际,愣是不敢一拥而上,就出现了现在的局面。

    可战争的鼓点仍在继续,后方的士兵仍在前进。又是一列士兵被挤过了那深沟,黑发骑士再一次冲了过来。还是上一幕的重演,只是这一次攒刺的长枪只剩下七个人,其余几人居然颇有默契的丢掉了手中的长枪高举双手。两道白光闪过,落下了七枚枪头,倒下七具尸体,那些丢掉武器投降的士兵却丁点事情都没有。

    文仲仿佛像是有意放过这些士兵一样,这些丢掉武器的士兵似乎也颇有默契的躲到了一边,为后来的士兵让出一条道路。可后面的士兵也不傻,才刚跨过那条深沟,就整齐的丢掉了手中的武器,举起双手让到了一边。

    果然文仲也没有再次出手,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就在观众的面前发生了。只见一列列士兵排队走上前来,丢掉长枪以后举着双手退到了一边。间或有几列标榜特殊的士兵,想要举起长枪冲击文仲,在付出几轮血的教训之后,这些倒霉孩子们总算学乖了。

    一边躲在暗处的角斗士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伊芙琳碰了碰一边的妹妹梅丽萨,小声说道:“我是不是在做梦?这样都行?”

    一只有力的手掌狠狠的掐了伊芙琳的脸蛋一下,脸上的疼痛告诉伊芙琳,眼前发生的一幕不是做梦,现实就是如此荒唐。

    此时的文仲心中已经乐开了花,凭借着这一幕,他的关注度正以每分钟数百的幅度上涨。

    不知道几轮过后,一线天的峡谷外竟然真的就吹响了撤退的号角!那些还在排队扔武器的长枪兵们如蒙大赦的犹如潮水一般褪去,只留下数十具尸体和一地长枪。

    当最后一个士兵退出一线天,暗处的角斗士才跳了出来,敬佩的看着还站在原地的龙骑士,几乎无言以对。

    还是伊芙琳跳出来说道:“大人,您真是太...”她竟一时想不出有什么词汇来形容,可文仲却打断了她的话:

    “恭维的话不必多说,将长枪收拾起来,清理尸体和碎石,接下来的战斗没有那么简单。”

    众人一愣,伊芙琳发问:“大人,您的意思是...敌人马上还会进攻吗?”

    文仲摇了摇头说道:“人族的进攻已经停止,快收拾残局吧!”

    “人族!?”奥克勒斯抓字眼的功夫也挺不错,察觉到了文仲的话里有话。

    文仲觉得是时候强行解释一波了:“逃亡的路上,女王曾经说过凛冬堡垒已经和兽人勾结,这你们是知道的。

    用脚趾头也猜的出凛冬堡垒的大总督尼森必然将一部分兽人要么作为奴隶,要么作为佣兵带进了凛冬堡垒。身在人族极北之地的大总督都已经知道了大陆最强王国政变的事情,那么就不难猜出,兽人们一定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我们在双狮堡呆了那么久,却始终没有见到这块土地的领主大总督尼森阁下,那么不用多想就知道这货绝对是在策划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当瑞德那个老色鬼图穷匕见的时候,尼森包括他手底下的军队居然还是没有出现,那么凛冬堡垒就一定出现了大问题,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手下的兽人造反了。

    这么说来,算一算时间的话,相信凛冬堡垒应该已经出事,而且这件事情也绝对传到了瑞德的耳边。所以我一直在拖延和等待,等待瑞德命令追击的军团返回的命令到达,现在看来应该是命令到达了!”

    一边的小沉默梅丽萨却疑惑的说道:“如果这只是敌人暂时性的撤退,重新整顿后再进攻呢?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做?”

    文仲耸了耸肩膀说道:“那只能算我们倒霉,赶紧跑吧!”他当然不可能说出,自己早已经从奥莉薇亚口中得知兽人入侵的消息,果断的卖掉了自己的节操。

    众人:“...”

    暂时性的智慧担当伊芙琳没有被文仲卖节操所迷惑,而是冷静的分析道:“不,大人,你所分析的一切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建立在大总督尼森手下的兽人雇佣兵已经造反,但大总督为人铁血强势,连我们这些角斗士都有所耳闻,我不认为他会压制不了那些愚昧的兽人。”

    文仲想了想,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笑容说道:“你不懂,这一切已成必然。你们...这片大陆上的人族...包括大总督尼森都不明白...”

    见众人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文仲略带略带怀念的说道:

    “兽人...永不为奴!”

    ...

    新的资料片放出,看了一下,果然没有我部落熊猫潘达什么事情,仅以最后一句台词纪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