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火蓝战魂全集->火蓝战魂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22章掩护突围

    当张开双臂迎接凯旋而归的儿子投入怀抱。

    当儿子擦肩而过不顾一切的扑到坑槽中检查侄女伤在什么部位的时候。

    “呜,嗯嗯”

    苏雅婷清醒了过来,手捂嘴唇呜咽着。

    母子相见不敢认,那是一把刀子在戳她的心。

    刀刀见血,浓缩了十七年的血泪史充斥在她的心神之中。

    不堪回首的屈辱史,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帝国与家族之间的纠葛她不清楚,但分割了爱人,离别了儿子的痛令她恨比天高、似海深。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甄家虽然没有毁于一旦,但是被帝国打压得抬不起头来,沦落到垫底的地步。

    一个贵族的声望只比平民家族强在军衔上,那是耻辱。

    爱人分离了十七年,始终不被重用,近况堪忧。

    儿子离散在同一个岛屿上,看不见,摸不着,还被人无尽的追杀。

    她只能默默的看着,看着。

    一切都让她撞上了。

    为了家族的存亡她认了。

    为了爱人与儿子的安危她必须忍。

    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她又能怎么办?

    屈辱的恨她无法用言语去形容,去描绘十七年的悲愤史。

    现如今看着儿子形同陌路,她的心神像是被刀剑戳刺,刺得遍体鳞伤。

    更像是被刀剑一刀一剑拉锯式的切割着,血淋淋的……

    血染的悲愤,几乎让她疯魔了思绪。

    痛彻了心扉,她不敢喊出声来。

    善心慈爱的一面催促着她认儿子。

    刚毅而果决的一面让她默默承受。

    承受这生不如死的悲痛,只因她担心,害怕了。

    儿子为了情不顾一切,一旦知道了身世一定会杀光牵扯到家族的一切仇人,问题是仇人惹不起,她在心中警告自己。

    “啊,土匪,强盗,你走开!”

    苏兰玫轮起拳头胡乱的打他,娇吼着驱离他。

    姑姑此刻心如刀绞般,她感觉得到,心里也很悲愤,暗自阵痛着。

    “良哥,你的……”

    庞辉实在忍不住了,脱口而出想说出真相。

    这不公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惨痛的悲剧发生?他失去了家人,感同身受。

    “嘭”

    苏雅婷持枪砸在他的**上。

    “良哥,敌人上来了,估计有不少人,我们赶紧撤离吧!”

    黄睿颤悸着身体,流着热泪催促。

    此刻的他最冷静,早在以前不知道为主母与良哥的母子关系纠结过多少次,下意识的解围。

    “嗷呜”

    庞辉惊呼出声,想说的话愕然而止。

    **上的疼痛无伤大雅,伤口处被阿睿掐来一把,可还是不及心疼来得利害,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良哥寻找了十几年的生母就在眼跟前,不相认必有隐情他懂,可是这太特么的残忍了。

    “你给我听清楚,好好活着,你若是死了,我把苏家的人全部杀光,你听清楚了吗?”

    王良喘息不定的说道。

    “你……呜呜……姑姑!”

    苏兰玫焦虑的扑到姑姑的怀里哭泣着。

    害怕了,心疼得利害,她知道这浑人说到做到。

    “阿庞,死不了就护送她们离开,从东南方绕道而行。”

    王良当机立断下达命令。

    “良哥,你不发话阎王不敢收我的魂,走!”

    庞辉一骨碌爬了起来,抛下一句话率先探路。

    兄弟还是以前的生死兄弟,好言语只对即将死去的兄弟告别,兄弟等着你安全回归,他在心中呐喊着。

    “阿睿,你小子是断腿了还是断胳膊了,赶紧拾取枪支弹药上山顶布防。”

    王良连珠炮的下达命令。

    “得勒,执法队的龟孙子才断胳膊断腿,保准完成任务!”

    黄睿边说边向战场上奔行。

    “嗖”

    王良向西北方跑去,掀起一阵沙尘飞扬在风中。

    “儿子,对不起,原谅妈妈不能与你相认,保重身体!”

    苏雅婷抽泣着呢喃细语。

    为出色的儿子自傲,愧疚,心痛,心酸,她的心神包含着世间一切的情愫,充斥在身心之中,不堪重负。

    “姑姑,您当心点!”

    苏兰玫一把搀扶住姑姑,心疼的说道。

    十七年的悲痛,姑姑都支撑了过来,如今是超过了极限,姑姑还扛得住吗?她很担心,亦在心中悲痛着。

    人情世故,人情在前,世故在后,是以情感**带动了一切变故的变幻,王良只认亲情。

    “沙沙”

    奔行在草丛中,他的心也不平静。

    在他的心里认为守护好了亲情,亲近的人,一切世故都会变得美好,温馨。

    “咻咻咻”

    王良向山坡下甩出了三颗手榴弹。

    “轰轰轰”

    手榴弹坠落在百米之外的地方,相隔十米左右爆炸了。

    “啊,手榴弹是从树干的西北方折向下来的……”

    打着手电的敌人在远处嚎叫。

    “咻咻咻”

    王良依据手榴弹的火光乍现,以及敌人的手电光甩出手榴弹。

    “哒哒哒,砰砰”

    敌人向西北方开枪射击。

    “嘭嘭,啪嗒”

    密集的子弹弹幕在六十米外的树林中炸响。

    手榴弹的重量在三斤八两左右,依据正常人的投弹距离也就三十多米。

    西北方的山坡坡度在二十度左右,从上方往下投掷,几乎没有多少借力的优势,增进的距离很有限。

    “咻咻咻”

    王良在左右奔行的移动中接连甩出手榴弹轮炸敌人。

    身体中的力量有些超常,视力与感应力也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他处身战场根本没有顾及到。

    “混蛋,火力压制,向前延伸……”

    敌人的指挥官在山坡下不停的嚎叫着。

    “嘭嘭嘭”

    敌人的子弹弹幕延伸到五十米至六十米之间,炸得沙尘飞扬,草蔓飞舞,树皮木屑横飞。

    “呼呼”

    西南方卷起沙尘与草蔓向敌人雾瘴般覆盖过去。

    王良处身的位置距离山顶一百五十米左右,山坡从东面至西方大约九十米的距离。

    香山的地质很奇特,位于月牙岛屿南方第二岛。

    月牙岛屿的整体为南北弧线式的走向,七座岛屿像一个弯月芽儿。

    香山的形体类似月牙儿,从南到北方的距离比较长。

    他所在的位置上,山腰的长度从南到北大约三里地。

    这个位置上,西南风从两侧的山腰上吹刮过来没有多大的阻碍,相反风儿交叉般的汇聚在北方山腰,吹刮得沙尘草蔓翻涌般的飞舞着,无迹可寻乱了秩序。

    “轰轰轰”

    王良从西北方跑到西南方,来来回回的甩出手榴弹轮炸敌人。

    没有树木做掩体的敌人被手榴弹爆炸的冲击波掀飞,变成了空中飞人。

    “啊啊啊”

    敌人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手榴弹的威力与覆盖面很大,在夜幕下,他初步估计杀伤半径大约在五米左右,很恐怖。

    “轰轰轰”

    而他投掷手榴弹的位置、每每恰在最前沿的敌人身后五米处,拦腰一击。

    “报告大队长,手榴弹炸得士兵们前后衔接不上,我们的伤亡太大了……”

    八十米外的敌人在汇报战况。

    “咻咻咻”

    再来,赏你们一壶地瓜烧,阎王把命招,王良在心中呐喊着甩出一颗颗手榴弹。

    手榴弹距离地面一米五高,成平行弧线式穿梭在四米间隔的香树颗距之间的低空中。

    “沙沙”

    他向东奔行,掐准时机双**叉,身体向左后旋转,右手借助惯性甩出手榴弹。

    “轰轰轰”

    手榴弹在山坡下爆炸连环,这是他一个人的复仇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