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朕的皇后是被子全集->朕的皇后是被子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74.第74章

    订阅比例不足50%者, 要延迟三天可看到正文, 补齐前面章节可破  因为没了马, 佟湛和邵珩理所当然的一起坐进了马车里。二人相对而坐, 谁也没有言语,陪坐在一旁的朱雀和红鹦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也都没敢出声。

    佟湛阖了双目靠在马车上, 面容俊秀,浑身透着优雅与矜贵。邵珩则是托着腮帮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瞧着他, 不知是否出现了错觉,她竟觉得佟湛的眉宇间同岑栩有那么一丝相似。

    想到这里,她禁不住摇了摇头, 大白天的怎么又想到岑栩那家伙了。湛大哥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如何会有相似?定是她最近夜里见岑栩次数太多, 有些魔怔了。

    她正兀自想着,不知何时佟湛竟然睁开了眼睛,神色专注地凝视着她, 吓得邵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匆忙别开了脸去,随手将朱雀手里的团扇夺过来呼呼地扇着:“今儿的天好热啊。”

    “你好生坐在那里,便不觉得热了。”佟湛温声嘱咐。

    邵珩默不作声了。

    佟湛随手拿起一个橘子剥开了递给她:“下午去韶竹堂, 我教你下棋。”

    邵珩接过来,乖巧地点了点头:“好。”

    此后二人一直静默无话, 马车里的气氛让邵珩有些不太自在, 其实她也说不上来怎么了, 每次看到佟湛都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是倾心于他,又好像是极力想要逃避他对自己的好。如此矛盾的自己,让她有些摸不着方向。

    待马车停了下来,邵珩终于长舒一口气。她觉得这条路实在漫长至极,不过幸好是到了。

    佟湛先下了马车,又扶着邵珩下来,才又温和地嘱咐道:“我午时过来接你。”

    邵珩应了声,带着朱雀和红鹦一起进了乔府。佟湛望着那窈窕的背影,陷入沉思。

    倏然,他觉得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头看去却是邵安。

    “是不是该感谢我?今儿晚上百味居请我吃饭怎么样?”

    佟湛望了他一眼,转身就要上马车。邵安见此明显不甚乐意:“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可别告诉我你对浔阳其实没什么想法,是我多此一举了。”

    佟湛神色变了变,垂下来的拳头握紧了些许:“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我和浔阳……并不般配。”

    “怎么就不般配了?若说出身,你考个功名不就好了,凭你的才华就是考个状元都不在话下,到时候你们俩不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佟湛缓缓转过身来,神色认真地看向邵安:“我不会去考任何功名,也绝不会入朝为官。”

    邵安惊诧地望着他:“为什么?你有满腹才华,能为朝廷效力岂不正好?”

    佟湛淡淡地笑了笑:“人各有志罢了,你还不同我一样?”

    “我和你不一样!”邵安打断他,“若我遇到自己心仪之人,考个功名又算什么?倒是你,为了浔阳做这点牺牲你都办不到吗?若果真如此,那你也的确配不上她!”

    邵安气呼呼说完倏然转身走了,独留得佟湛还站在原地,神色黯淡,眸中闪现一丝无奈。

    他好像又想起了娘对他说过的话:“阿湛,娘宁愿你做那人人唾弃的商户都决不许入朝为官,娘生你养你这么大,从未求过你什么,但这件事算娘请求你。”

    他暗自攥了攥拳头,最终又无力的松开,默默转身,有些颓然的向前走……

    * * * * * * * * * * * *

    邵珩入了乔府,国公夫人郭氏对她极为热情,陪着她又是吃茶又是用点心的,这不由让邵珩想到了上一世她为乔第,在郭氏跟前小心翼翼讨生活的样子,禁不住便想说一句: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至于乔箬,虽然脸上也带刻意讨好的笑意,但邵珩看得明白,她心情好似并不佳,眉宇之间透着愁容。若她猜想不错,乔箬这会子这般便是为了谭萝佳的死伤心呢。

    以前或许邵珩还觉得谭萝佳这样的人年纪轻轻的便死了有些残忍,可自从听了长公主讲了来龙去脉,她便也不觉得什么了,这也是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吧。

    乔箬心情不好,她也懒得瞧她那一张苦瓜脸,便淡淡对着郭氏道:“我今日前来原是跟着乔四姑娘学作画的,如今咱们大家这么干坐着也不是个事儿,夫人若有什么要忙的只管去便是,我看乔三姑娘也情绪不佳,便去歇着吧。”

    “原也没有什么事情的,能在此陪着郡主是我们的福气……”郭氏讨好地说着,却见邵珩眉头一蹙,明显不耐烦的模样,慌忙又道,“是了,方才冯妈妈还说内院里有些事要处理,这会子竟是差点忘了,既如此,便不打扰郡主学画了。”

    她说着,扯着女儿出了乔第的寻梅居,路上又不免对着自己这不争气的女儿抱怨:“今儿个浔阳郡主来咱们府上,那是多大的荣幸啊,你这不争气的,一直拉着个脸把郡主都给惹不高兴了,如今倒好,白白便宜了乔第那贱丫头。那谭萝佳素来一肚子鬼主意,如今死了倒好,省的将来害惨了你。你倒好,正儿八经的千金你不知道亲近,为不相干的人伤什么心?”

    而寻梅居里,没有了郭氏一直在旁边言这说那,邵珩瞬间觉得耳根子清静多了。

    乔第让丫鬟端了一盘子新鲜的荔枝过来,邵珩瞧了却是一惊:“你这里怎的还有水晶丸?”她明明记得上辈子她至死都不曾吃过这东西的,如今的乔第怎么会有?

    乔第笑道:“是暴大将军送来的,也就这么一盘。”

    “暴云霆?”邵珩的眉毛蹙得更深了,她怎么觉得这边的很多事都和上一世不太一样了?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是那位将军,郡主也认识她?”乔第略显狐疑地询问。

    邵珩神色微滞,略显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我只是……听说过而已。对了,这位暴大将军跟令尊很熟吗?怎么会送了这水晶丸来?”

    乔第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很熟吧,只前两日暴将军突然来府上拜访,他的玉佩不小心遗失了,又恰巧被我捡到。据说,那是他亡母留给他的东西,极为珍贵,他为了表示感谢便将御赐的一盘水晶丸给了我。”

    那倒真是巧了……

    邵珩心下愕然,她明明记得上一世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而且上一世在成亲之前她也绝对没有见过暴云霆,更不用说为他捡玉佩这样的事了。既然玉佩那么重要,他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掉在了地上?

    邵珩揉了揉额头:“许是病还未好全,又被这头顶的太阳一晒,便有些不大舒服。”

    红鹦道:“不如奴婢背着郡主走?”她自幼习武,身子也比旁人有力气些,自认背邵珩这样的小姑娘还是背的动的。

    邵珩赶忙摇头:“不必,前面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

    正说着,暴云霆已经到了跟前,对着金嬷嬷打了招呼:“金嬷嬷安好。”他的声音粗犷而沉重,一如上一世邵珩曾听过的那般,她不由攥紧了衣袖,低头不语。

    金嬷嬷对着暴云霆屈膝施礼:“原来是暴大将军,可是来面见陛下的?”

    暴云霆道:“同陛下商议温中灾情一事,方才刚去长乐宫看了太皇太后。金嬷嬷这是……”

    金嬷嬷笑道:“太皇太后思念浔阳郡主,老奴奉旨接郡主入宫。”

    暴云霆这才将目光投向一旁脑袋低垂、瞧不出样貌的小姑娘,神色却是复杂难测。他记得上一世这位浔阳郡主早在一个月前便该去世了,邵丞相和长公主因此险些一蹶不振,轰动了整个长安城。

    如今重来一世,她竟然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吗?

    感受到暴云霆的注视,邵珩将头埋得更低了,生怕给他瞧见,心里也是格外忐忑。

    “原来是浔阳郡主。”暴云霆对着邵珩礼貌地拱了拱手。

    邵珩仍旧未敢抬头,只是屈膝行了礼:“见过大将军。”

    姑娘家低垂着头也没什么,反倒显得懂礼数,金嬷嬷对邵珩的行为还是颇为满意的,又禁不住感叹这郡主的变化实在太大。

    不过还好暴云霆没有再说什么,只同金嬷嬷寒暄两句便告辞了,邵珩也难得松了口气,随着金嬷嬷继续前行。

    暴云霆依旧站在原地,望着前方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方才他去宫里和陛下聊了几句,明显觉得他并没有前世的记忆。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浔阳郡主这一世活着反倒正好,太皇太后一直想将她嫁于陛下为后,如此一来,芩儿便只能是他的了。

    而这边,告别了暴云霆,金嬷嬷禁不住感叹道:“暴家祖上三代都是大将,暴将军幼时还是陛下的玩伴,与陛下的感情最为要好。后来陛下八岁那年被先帝一道圣旨派去了西北,暴将军也随着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