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魔鬼寄生全集->魔鬼寄生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三八章 番外:女仆吉尔(163)

    雄山城,巴里门扉。

    作为巴里王国和雪地矮人战争建立的城市,最初出现的时候,它就是防止雪地矮人反攻的最前线,也是守护国内不受雪地矮人袭扰的大门。

    因此雄山城得到了巴里门扉的称谓,它受到了不想在经历更多战争的全巴里王国公民的认可和期待。

    但是当人们发现雪地矮人没有如预期那样反攻,就连北部山脉另一边的战争都一惊停止的时候,不事生产的雄山城成为了负担,渐渐的,人们从认可和期待变成了嫌弃和厌恶。

    雄山城变得像是非但没有为家里带来收入还需要老人供养的啃老族。

    随着雪地矮人彻底沉寂,维托斯隐藏幕后新国王上台,雄山城的地位变得越来越尴尬,物资粮饷逐渐减少,军队逐年裁撤。

    受此牵连,雄山城既得利益者们——贵族的收入大幅减少,为了继续维持着奢侈享受和贵族颜面,雄山城贵族以城主为中心,开始对城中上下中饱私囊,以各种名义收缴本就不多的店铺和商队,并将之以更高价格交给关系者为他们谋取私利。

    然后,士兵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

    物资粮饷的主要支出对象就是士兵,这座城市本来就是为防备矮人而建立,但是在矮人龟缩不出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必要继续支出巨额粮饷。

    于是就有贵族想到,是否可以在这上面想办法。

    想归想,心动归心动。

    可又不能主动裁撤士兵,那样只会因为士兵减少,被坐在朝堂上的贵族们找到借口再次减少物资粮饷.

    所以有雄山城贵族提议说:“那就让他们自己主动离开吧。”

    既不发粮饷,也不裁撤士兵。

    于是,士兵开始成群结队的逃走,雄山城贵族乐得轻松,反正天高皇帝远,谁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只要军册上的名字还在,稍作掩饰,自然能蒙混过关。

    逃走的士兵无家可归,又大都不懂得谋生手艺,被生活所迫,很快就从保护人民的战士变成了横行在雄山城附近的凶恶盗匪,并伴随着某位商人发现的一条直通南方的商道而越发壮大起来。

    在偶然又必然的情况下,到了今天,这些盗贼已经变成了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根植在雄山城各个角落,有组织有目的,甚至放下前嫌和雄山城贵族狼狈为奸,暗中私设关卡,半威胁着路过的商人上交过路费。

    每当有人报官的时候,他们就提前逃走,然后在暗中报复报官那人。

    每当遇到不懂事的商人,他们就会出兵围剿,将这样的商人作为警告其他商人、助长凶威的牺牲品。

    久而久之,雄山城的商人就明白了,这些盗匪不能惹。

    说是盗匪,更像是雄山城贵族的私兵走狗,他们全是一群被雄山城贵族养着的疯狗,被命令咬谁他们就咬谁。

    有了这个认知,就很少在发生不交过路费的事情了,就是偶有那不明其中道道的商人,也会在同伴的提醒下快速明白其中缘由,转而变得和其他商人一样。

    当然,或许是因为太过安逸,没有一致对外的环境时,使得盗匪间不在像以前那样团结对外,为了手里更阔绰,盗匪组织间常常暗中出手,已经远不像二三十年前那般和睦。

    至少,表面上的冲突越发激烈。

    但是随着奈斯国内乱,有了战争财可发,商人北上的热情极速减退,盗匪们的收入随之减少,无形中加剧了冲突。

    今天,南边终于来了一只盗匪组织们期待已久的商队。

    最先得到消息的两个大型盗匪组织——灰熊和独狼最先得到消息。

    灰熊和独狼实力不相伯仲,表面上看又存在利益冲突,都想着能独吞这只商队,趁着业务萧条的时候打击对方。

    结果没想到双方想法一致,不期而遇,没等商队将供奉交出来,两个盗匪组织就先一步发生了口角。

    附近的盗匪组织没有比得上灰熊和独狼的,不敢正面和他们杠上,敢怒不敢言,大家一合计,你们现在还没一家独大就已经想着把肉和汤独吞了,那要是被你们一家独大,我们还活不活了。

    几个小盗匪组织一拍手,绝对不能让他们做大,挑拨离间。

    稍一挑拨,本就存在冲突的灰熊和独狼火气渐大,火气越大越容易失去理智,许是太久没了危机感,结果没等商队上交供奉,灰熊和独狼直接干起来了。

    商人可不知道灰熊和独狼有冲突,只以为他们要不顾规矩的吞没商队,带来冒险者护卫直接抄家伙并肩子上。

    冒险者当然也不知道灰熊独狼的区别,直接就和灰熊独狼怼上,场面直接乱了起来,火气越打越重,最后甚至连那些盗匪组织也受到波及,直接演变成了全武行。

    可奇怪的是,打到了最后,灰熊、独狼和商队的损失都不算大,唯独那几个小盗匪组织损失最大,只小头目就死了好几个。

    吉尔和雪石远远听到的声音,正是已经这伙血拼的盗匪和商队。

    太阳照耀着的商道上,谁也不分谁,冒险者紧紧保护着商队负责人和载着重要物资的车队,盗匪们凶狠的战在一起,兵器互琢,光打杀声就能传出二里地,倒地的却全是那几个小盗匪团成员。

    不知道还以为是雄山城正规军在捉拿叛乱份子。

    “怎么回事?”混乱的战场让吉尔疑惑不解,这群看着像是盗匪的人怎么敢光明正大的在商道上演全武行。

    “吉尔姐,这些都是雄山城附近的盗匪,我们先把奈斯国商队救出来,然后我在详细给你说明。”雪石拿着战锤就冲入战场,扬手一锤子就砸飞了冲向他的一名盗匪,胸膛凹陷,两眼外凸,眼看着已经活不成了。

    改变形象后,吉尔看起来就像是分外柔弱、出门游玩的富家小姐,不少盗匪看了眼睛瞪得溜圆,嘿嘿直笑着冲向吉尔。

    “今天可真是太幸运了,不但可以干掉那帮龟孙子,还能品尝富家小姐的滋味……。”

    说着****,十几个盗匪径直冲向吉尔。

    听到十几个盗匪不堪入目的话,原本还担心雪石因仇妄言的吉尔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挥手就召唤出一枚冰矢爆破。

    “哟,小妹妹还是个施法者,你这直来直去的冰矢可打不到人啊。”见到吉尔使用法术,十几个没有眼力的盗匪不惊反喜,顿时用更快速度冲向吉尔。

    吉尔站在原地未动,待十几个盗匪即将躲开冰矢爆破的时候,吉尔面色冷淡的轻轻说道:“爆。”

    轰!

    被刻意控制了飞行速度冰矢爆破轰然爆炸,扩散的冻气呼的就冻住了十几个盗匪,冰矢瞬间炸裂成上百枚碎片刺入冻住的盗匪身体,伴随着咔咔的声音,盗匪身体顿时如钢化玻璃般碎裂出蛛网般的纹路,并伴随着爆炸出现的冲击破,十几个盗匪倒向地面,嘭的碎成了无数冰渣。

    “!”

    慢了一步的几个盗匪猛地僵立在原地,看向吉尔的眼神只剩下了恐惧。

    “原来,这才是冰矢爆破的真正威力……”不对,应该是水元素之心对冰矢爆破的威力加成太明显了。

    和正规士兵战斗太久,吉尔甚至差点忘了,对职业者来说,有一级攻击的萨特王**官制式大剑就是极为优秀的武器了,何况是威力比九级矮人炸弹还稍胜一筹的冰矢爆破。

    淡淡看了眼转身想逃的盗匪,吉尔就又随手召唤出一枚冰矢爆破,轰,又有几个人化为了无数冰凌。

    冰矢爆破,吉尔目前每天就能生产四百八十枚。

    只凭冰矢爆破,吉尔只身可灭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