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弱受他一言难尽全集->弱受他一言难尽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92.番外夏日酒醉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70%, 不要跳章太多嘛~  最令人窝火的是, 皇上竟然认真的考虑了, 还把他叫去问他的意见。这哪里是问他的意见,不过是让他做好准备罢了。一群鼠目寸光之徒, 蛮夷不敢来犯还不是因为大荣有强大的军队镇着, 若是大荣真的裁军,蛮夷也就真的要来犯了。

    卫燎没有回答管家的话, 他问道:“卫寒呢?他今天早上做了什么?”

    “这个不太清楚。”管家拿着卫燎的披风道:“他好像起得很晚。”

    卫燎皱起了眉头,心中有点恼怒。

    卫寒一路小跑去找卫燎,在路过花园的时候看见了卫燎。他挥舞着手上的纸, 喊道:“将军!”

    卫燎寻声望去,就见卫寒龇牙对着他傻笑。卫燎有些无奈的看着卫寒,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房顶上悄悄冒出的人。

    卫寒冲向卫燎,就在快要到的时候脚下踩到一块石头,整个人往前一扑。慌忙间他想要稳固身体, 结果脖子突然僵疼了一下。于是他就这么直挺挺的扑向了卫燎,屋顶上寒光一闪,卫寒就觉得背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卫燎看着扎在卫寒背上的箭都惊呆了,竟然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来卫府行刺他。卫管家立刻高喊, “有刺客!快来人保护将军!”

    卫寒趴在卫燎的怀里脑袋发晕,看来身体素质还是太差了, 就轻轻的摔了一下就开始头晕身上疼了。卫寒举起手上的纸给卫燎看, “将军, 我写好了。”

    “你别说话。”卫燎抱着他道:“管家已经去请大夫了。”

    卫寒脑子晕晕乎乎的,“哦,我有点晕……”

    卫燎看着卫寒背上大片的鲜血,心里有愤怒还有点意外。原以为卫寒是个好吃懒做只是有点小聪明的人,没想到他竟然会为自己挡箭。全府的护卫集体出动,那刺客眼见再无机会只能退走,心里恨死那个突然冲出来的小子了。

    “将军。”管家带着大夫来了,“大夫来了,快送他回房间。”

    卫燎一把抱起卫寒,将他送回自己的房间。卫寒早已昏迷了过去,大夫看了看他的伤口,道:“没有伤及要害。”

    说完就开始拔箭上药,忙了好久,那大夫才擦了把额头上的汗道:“老夫给他用了祖传的金疮药,性命已经无碍,只是血流过多,日后要小心进补啊。”

    “多谢大夫。”卫燎对着卫管家道:“替我送送大夫。”

    卫寒一直昏昏沉沉的,不知过了多久,做了好多奇奇怪怪的梦。他一直感觉胸口憋得慌,突然醒过来眼前好像被什么东西蒙住了。

    他一惊之下伸手要动,背上传来一阵剧痛,“啊……”

    “公子。”杜鹃冲过来,“公子你醒了?”

    卫寒缓过来以后,发现自己是趴在床上的,他开口说话发现声音异常嘶哑,“我怎么了?”

    “公子你忘了?”杜鹃红着眼睛道:“有刺客来刺杀将军,是你冲上去为将军挡了一箭。”

    “我?”

    卫寒觉得有些荒谬,有刺客自己躲还来不及,哪里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给别人挡箭?不过他也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多半是是自己倒霉,跌倒在卫燎身上的时候那个瞎了眼的刺客刚好射箭,于是自己就成了那个中箭的倒霉鬼。

    卫寒一直趴着难受,胸口闷得慌,他对杜鹃道:“扶我起来,我趴着难受。”

    “你不能起来。”杜鹃委屈的看着卫寒道:“背上有伤呢。”

    “再不起来我就要憋死了。”卫寒翻着白眼痛苦道:“缺氧会变成傻子的你知道吗?”

    “我来吧。”卫燎突然出现在房里,他伸出有力的双臂帮把卫寒平稳的扶起来,然后在他身后放了个厚厚的靠垫让卫寒斜斜的靠着。卫寒长舒口气,“我终于又活过来了。”

    卫燎对杜鹃道:“给公子拿药来。”

    然后又对卫寒道:“你为何要替我挡箭?”

    卫寒心说我根本就没有想替你挡箭,这一切都是个意外,但是此时把真相说出来他就是个呆瓜。他酝酿了一下表情,道:“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看到箭飞向你的一刹那,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扑了过去……”

    “好兄弟。”卫燎感动道:“我以前错看你了。”

    “没关系。”卫寒笑道:“反正我本来就是个卑贱的人,如果能为了将军而死,也算是死的重如泰山了。”

    卫燎对他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他现在满脑子都被卫寒感动成了浆糊,他道:“你哪里卑贱了?我看了你写的东西,你真是……”

    卫寒接道:“太有才了?”

    “对,太有才了。”卫燎激动的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还可以这样练兵,不过你写的那个每天一次的文化课是什么意思?”

    “呃……就是叫他们认字喽。”卫寒眨巴眨巴眼道:“还有就是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喽。”

    “这还用教吗?”卫燎不能理解道:“当兵是去打仗的,识字有什么用?”

    “识字就能看得懂兵书嘛,看懂了兵书就会运用兵法了,这样就算主将不在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慌张。”

    卫燎点点头,又有些忧虑道:“他们懂得太多,会不会不服管?”

    “不会的。”卫寒觉得浑身无力,“所以才要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嘛,每天找一些说书的先生对他们讲一些忠君爱国一切听指挥的故事,他们会比以前还好管的。”

    “你说的话有些道理,就是太新鲜了。”卫燎笑眯眯的看着卫寒道:“有没有兴趣入朝为官?马上就要秋闱了,我给你捐个国子监的监生你直接去考就行了。”

    “啊?”卫寒懵逼道:“我不行的,我学问一塌糊涂。”

    卫燎霸气道:“这个你不用操心,只要你想做官,我就能让你中榜。”

    “……”卫寒瞪大了眼睛道:“你要贿赂考官?”

    “咳咳。”卫燎咳嗽了两声,道:“我是那种人吗?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养伤,科举可是个体力活,我怕你受不了。”

    卫寒还没有搞清楚,卫燎就道:“从现在就开始你就是镇北将军从小养在外面的弟弟了,在外头说话的时候千万不要说错了。”说完他就潇洒的走了。

    留下卫寒在床上一脸懵逼,他刚刚说的是啥意思?

    卫寒的伤不重,没有伤筋动骨,就是失血过多。他躺在房里半个月,又好吃好喝的养了两个月,终于可以出来溜达了。

    杜鹃紧张兮兮的跟在他身后,不停的嘘寒问暖。“二少爷你冷吗?我去给您拿个披风吧。”

    卫寒突然就成了卫府的二少爷,卫燎把所有知道卫寒之前身份的人都送走了,府里的下人们焕然一新,只剩下管家和杜鹃还留下来。

    卫寒被太阳晒的有点出汗,他转头看着杜鹃道:“你冷吗?”

    杜鹃呆萌的摇头,“奴婢不冷。”

    “你都不冷。”卫寒无奈道:“那我还冷个屁呀。”

    “二少爷~”杜鹃板着脸道:“将军说了,不准你再说那些不文雅的话。”

    “……”卫寒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因为从那天开始卫燎就一直拿读书人的那套准则来要求他,要多烦有多烦。

    作为一个收保护费的大哥,怎么能不说脏话呢?

    卫燎从军营回来以后,就兴冲冲去找卫寒,此时卫寒正在花园里看着杜鹃葬桂花。杜鹃也不想葬,但是在邪恶少爷的压迫之下她必须葬。

    卫寒靠着一棵歪脖树,一边抖腿边道:“啊~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杜鹃气的脸红红的,卫燎看见了咳嗽了一声,她立刻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卫燎。卫燎避过了杜鹃的眼神,对卫寒道:“再过三天就是乡试了,你准备好了吗?”

    卫寒道:“你不如去问一只鸡,准备好游泳了吗?”

    “这个你不必担心。”卫燎充满信心的道:“你只要人去了就行,还有就是……”他凑近卫寒的耳朵旁边小声道:“答卷上不要写自己的名字。”

    “……”

    卫寒拿着一叠硬纸裁成了扑克牌大小,然后在上面画上符号。

    手里拿着扑克牌,他从内心深处感到一阵亲切。卫寒给三人仔细讲解了一下规则,然后道:“听明白了吧?来玩,前三把不算钱。”

    扑克牌是多么的有魅力这是世界人民亲身体验过的,虽然卫寒说前三把不算钱,但是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把这个月的月钱,以及随身携带的值钱玩意儿都输掉了。

    卫寒捧着一堆东西,晃晃悠悠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小全已经拿了午饭过来了,卫寒在桌前坐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一碟子白菜炖肉,还有一碟子的小咸菜。

    不受宠的男宠就是这个待遇,卫寒拿着筷子挑挑捡捡,最后放下筷子叹了口气,感叹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全是个长相普通的老实孩子,被分配给刘贤做下人真是倒了霉了。他见卫寒不吃,就道:“公子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卫寒见他实在可怜,随手就将鸢尾输给他的玉坠子丢给他,道:“拿去吧,赏你的。”

    小全接过坠子心里想要,但还是推辞道:“这么值钱的东西……公子您还是自己收着吧。”

    鸢尾这玉坠子的成色也不怎么样,拿出去也卖不了多少钱。卫寒现在是穷,但是也不缺这点,就对着小全摆摆手道:“给你的你就拿着,不准多嘴。”

    小全收下坠子心中感动,公子平时也是没什么钱的,好不容易赢了点还想着给自己打赏,公子真是个好人。

    卫寒没在意他在想什么,他心里想的全是怎么从吴王府里出去的事。他斜眼看了眼小全,心想这孩子看起来傻呆呆的,应该很好骗,就道:“那个,前不久那个谁不是离开这里了嘛,他是出府回家了吗?”

    这话卫寒纯属瞎蒙,他既没有说前不久是多久,也没有说离开的是谁,一切全凭小全想象。

    小全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谁离开了,他抓耳挠腮的想,将这个前不久一直推到了三个月前,这才想到了一个比较符合的人。小全有点不确定道:“公子说的是剑兰公子?”

    “啊。”卫寒一本正经道:“就是他,他被允许出府啦?”

    “这怎么可能。”小全道:“卖身进府的公子除非王爷特许,否则是不可能出府的,剑兰他是偷偷逃出去的,后来被抓了,听说被活活打死了。”

    小全说着还觉得奇怪,这个事公子是知道的呀。卫寒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本想着找个机会溜出去,现在看来风险真的是好大啊。自己还年轻,不想死的这么早。

    小全见卫寒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有点担忧道:“公子你不要伤心,王爷他会回心转意的。”

    “?”卫寒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事,顿时整个人就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那个王爷的喜好实在有点让人不敢恭维,卫寒心想吴王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刘贤,就更不要说什么回心转意了。

    但是想要出府光靠自己是不行的,管他们这一块的好像是金管家。卫寒心中一个计划缓缓成型,他对着面前的那盘白菜炖猪肉阴森森的笑了。

    金管家前几天刚刚过了四十岁的生辰,整个人还沉浸在又长了一岁的悲伤里。最痛苦的是他负责的是府里的杂事,干的活比其他的管家都累,双重压力之下他竟然更年期到了,脾气暴躁的一塌糊涂。

    卫寒把自己打扮得艳俗异常,脸上还凃了一层厚厚的粉。他的经验告诉他做人还是不要太与众不同的好,穿着打扮方面要向茉莉鸢尾看齐。

    他找了好久,终于在花园里找到了金管家。他赶紧上前道:“金管家。”

    金管家抬头看他,依稀记得他是男宠里的某个谁,就是想不起名字。善解人意的卫寒道:“您还记得我吗?我是荷花呀。”

    “哦,荷花呀。”强颜欢笑道:“什么事啊?”

    卫寒从掏出一个盒子,道:“前两天我有点小事,竟然忘了管家的生辰,真是罪该万死。现在一想起来,就立刻备上一份礼物来赔罪,还请管家你一定笑纳。”

    金管家脸色苍白了一分,又有人在他心口捅刀子了,还捅得这么让人无法发火。他按捺下内心的暴躁,接过盒子道:“公子你有心了。”

    卫寒连忙摆手,“唉,哪里哪里。”

    男宠送礼不过就那么点事,金管家道:“王爷要招人侍寝的时候,我能提你就尽量会提起你的。”

    “不不不。”卫寒吓了一跳道:“千万不要这样,我真的只是想孝敬孝敬金管家的,绝对没有让您美言几句的意思,您要是真这样做了,那就是真的误会我的一片心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