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破局全集->破局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66 重启暗杀计划

    秦天奎的死,游击队的覆灭,让王秀碧他们把所有的怨恨都放到天谷直次郎的身上。

    包括廖毅在内,没有一个同志能够忍受着天谷活着离开梁峰市。

    只是这个天谷直次郎一直猫在城北的煤场,又有大军驻守,着实很难下手。

    在王秀碧想着怎么对付天谷直次郎的同时,冉红英也决定重启暗杀计划。

    日本人刚刚对游击队动手,现在处于休整时期,况且游击队长秦天奎自杀的事情已经让小井非常头疼了,好好的一盘棋,现在成了散沙。

    趁着日本人这个空档期,实行暗杀计划是最稳妥的,要乱就让梁峰市彻底乱一下。

    冉红英将第一个瞄准的对象放到了梁峰市物资管理局的局长周兴胜身上。

    物资管理局是黄海手中的另一块肥肉,仅次于财政厅,目前来说,冉红英还没有除掉黄海的意思。

    与其除掉他,还不如慢慢架空他,让他跟着自己的意思办事,这一点和周昌平秉承的观念是一样的。

    而周昌平这个人,冉红英听刘铁生提过,深不可测,没搞清楚他的真实背景之前,最好是不要动手,以免引火烧身。

    况且刘铁生还在警察厅任职,别到时候行动不成反而连累了他,就更加不划算了。

    剩下的显眼一点的也就只有这个物资管理局的周局长了。

    在确定动手方案前,冉红英已经派人数次对此人进行跟踪和打听。

    对他也稍有了解,周兴胜和其他新政府的成员不大一样,尽管是在沦陷区,也不经常在热闹的场合露面,比如一些饭局和会议。

    黄海是知道这个人的性子的,为了手中的那点利益也就顺从了他。

    通过对周兴胜的观察,此人不沾烟酒女人,从表面上看像是一位深居简出的正人君子。

    但冉红英偶然从黄海身边的人口中得知,这个周兴胜是个名副其实的贪官,据说他利用职务之便所搜刮的钱财比黄海还要多。

    虽是传言,但空穴不来风,黄海是知道这些小道消息的,但他依然得护着周兴胜,因为在梁峰市这块地界上还真找不出几个盟友来。

    若是再把周兴胜弄下台,恐怕他只有乖乖的把市长的位置交给周昌平了。

    中午的时候,冉红英给刘铁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带着廖毅一起到财政厅谈一些事情。

    刘铁生明白冉红英的意思,定是有了什么计划?

    打开廖毅办公室的门,廖毅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老弟,怎么?昨晚没睡好?”刘铁生问。

    廖毅才反应过来,自己将愧疚的情绪表露在了脸上,幸好是刘铁生,要是换了别人,不知道又会怎样胡思乱想?

    “哦哦,可能是吧!有什么事吗?刘大哥!”廖毅整理了一下面容说。

    “我俩去一趟财政厅,冉厅长说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刘铁生说。

    廖毅也明白刘铁生的意思,但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把天谷直次郎给干掉?为游击队的兄弟们报仇,至于军统想干什么?有什么计划?廖毅不怎么感兴趣。

    但是明面上自己还是军统的人,既然上面有话要说,还是卖她一个面子为好。

    刘铁生开着车,两人到了财政厅。

    冉红英迎了进去,关上了门,让两个靠得住的手下把风,毕竟苍蝇什么地方都飞得进来。

    都是自己人,冉红英打开天窗说亮话,将对周兴胜的暗杀计划讲了出来。

    廖毅听后,也不震惊,军统潜伏在梁峰市的主要目的就是干这个的,之前李咏和也出手杀害了余天明。

    看冉红英的神情,估计她已经对此人了解过了。

    “冉厅长,你想怎么动手?”廖毅问。

    “根据我们的消息,周兴胜一般除了在家中和办公室外基本不会在外面路面,所以要想对他动手,要么进他家里,要么直接在物资管理局动手!”

    廖毅听了冉红英的话,猜测这个周局长应该是一个做事非常谨慎的人,身边定是安排了人。

    “冉厅长,恕我直言,这两种办法都有危险!”廖毅说。

    刘铁生顺着廖毅的话,理了一下思路,确实这两种办法都是在铤而走险,即便是成功干掉了周兴胜,指不定也会搭上几条兄弟们的命。

    “廖处长,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冉红英追问道。

    “让我回去好好想想,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办法来!”廖毅说。

    冉红英最后顺了廖毅的意,在没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先不要动手。

    廖毅离开后,让刘铁生开车特意送他到物资管理局溜达了一圈。

    以前没怎么注意,今日走来一看,物资管理局非常冷淡,进出的人都没有几个。

    这不是油水非常丰富的地方吗?为什么这般冷清?

    “刘大哥,你等等我,我下去看看!”廖毅下了车。

    走到物资管理局的门前,有几个士兵端着枪走了上来,问道“请出示你的证件!”

    “我就是随便走走!”

    “请你不要再次逗留!”当兵的提醒着说。

    和预想的差不多,物资管理局的戒备非常森严,想混进去怕是不容易。

    “刘大哥,绕着这个地方走走看!”廖毅说。

    刘铁生开着车绕着物资管理局的围墙走,围墙很高,很坚固,到了侧面有一个不足两米宽的巷道,而巷道之中进出的人非常之多。

    “刘大哥,这条路通往哪里?”廖毅好奇的问,到底巷道的那头是个什么地方才引来这么多人来来往往?

    “过去就是原来日本人杀俘虏的刑场,不对啊,那一片应该没什么人才对啊!”刘铁生也发现有些蹊跷。

    正在这时,廖毅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杜银环把玩着手指上的扳指走了出来。

    廖毅在想,一个大地皮到这种荒凉的地方来干什么?收保护费?肯定是不可能,难道有人去刑场开商铺不成?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哥,先回去吧!”廖毅说,至于杜银环为何到这里?廖毅想着等下班之后,直接去福隆烟馆问他,现在刘铁生在场,很多事情不好开口。

    回到警察厅,坐了一下午,下班后,刘铁生想拉着廖毅喝酒的,被廖毅拒绝了。

    “改天吧!刘大哥,我今天想早点回去看看娘!”廖毅说。

    “行,那就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