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星空无敌指南全集->星空无敌指南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玄武双修

    想到法宝,之前奴儿倒是给了他一把白色带鎏金的扇子。

    林牧初来乍到的,又不是玄修,所以不知道那扇子有啥作用,之前也没好意思问。

    此时,便顺手从虚空戒掏了出来,随口问道:“这扇子是什么样的法宝?”

    “但凡扇子,一般都与风属性的法术有关,”奴儿对于答问题倒是非常的热心,这是她唯一能够绑住这呆子的好办法了。

    如果答问题都不能够让这家伙满意的话,她的地位就有危险了。

    “你那个应该也是,”奴儿继续耐心道:“我告诉你一个方法,其实要鉴别一个法宝的属性之类,很简单,当然,只是对于低阶法宝啊,高阶的就不一定了!”

    “你用神念扫这法宝上面,如果感觉到一丝风属性的灵动,那就是风属性的法宝了,火属性就是火属性法宝,等等之类的,一些奇怪的召唤类的法宝当然不一样,所以我只是说普通的……!”

    林牧按照她说的方法,很快的试了一下,然后就发现,跟奴儿说的一样,他很快就感觉到了这扇子上的一股风属性的灵力波动。

    无疑,这真的是把风属性的扇子。

    而扇子但凡是风属性的,其实就说明,这扇子法宝的等级很是低,尤其是这上面的风属性灵力波动很是微弱,那就更可以肯定了。

    难怪这丫头当初那么爽快的丢给他了,这贪婪的家伙,可不会做亏本买卖。

    林牧倒是无所谓,笑了笑,道:“那这大概算是什么等级的!”

    “道仙神圣,天地玄黄,”奴儿脆声说道,这是传说中的法宝的等级,但圣阶的,七大宗门,十三王侯之族,只怕也没有两件,而龙家也只有一件,所以,这等宝贝,你就当是没听过,至于道阶的!”

    奴儿说着撇撇嘴,然后手指朝天上指了指,道:“据说,那上面的神仙都没见过,总之呢,那些不用多想了,你就想想天地玄黄四种好了!”

    “除此之外,四个等级的每一个等级,又分四品,极品,上品,中品,下品!”

    “你这个扇子吧,勉强算得上是黄阶中品,”奴儿说着,在心里补了一句,“勉强而已啊,可能就是黄阶下品!”

    林牧自然不知道,不过,不管是黄阶下品还是中品,对于他来说,都太差了,要不要其实都没啥。

    倒是笑道:“那也不错,当做扇子扇的话,还是挺凉快的!”

    噗嗤的一声,奴儿没忍住笑了出来,不过也有些脸红,话说,当初就想着占便宜了,没想着这个呆子是个大宝藏,只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如果明目张胆的补偿他,反而不好。

    于是,嘿嘿笑道:“当扇子自然也是不错的,你这么帅,风流倜傥的,加上这漂亮的扇子,更添了三分姿色,到时候,不知道多少姑娘们为你疯狂!”

    “咳,说正经的,”奴儿觉得这个话题明显没打通林牧,想想也是,这呆子连她主动投怀送抱,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如何看得上那些庸脂俗粉,额,她就是觉得她自己美的冒泡,把其他女人都看成了渣渣,虽然这其实也有一点是对的。

    “怎么说呢,法宝要看什么人用,用的人厉害,就算是再菜的法宝,也能够发挥出牛掰的功效,”

    奴儿吹嘘着,“比如吧,你如果用你家传的秘法的话,那这扇子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应该有筑基初期一击的水准,这就很不错了,相当于是黄阶上品到极品的威力了!”

    林牧轻笑一声,总算是明白她为什么卖力吹嘘了。

    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这么说,我还得多谢你之前的慷慨了!”

    “那是,我可不是小气的人,”奴儿腆着脸说着,现在必须死撑,绝对不能说当时是小气,占便宜。

    林牧耸耸肩,不再跟她扯这个了,而是拿出了他的天辰剑。

    他现在已经晋级到了武圣级,如此,他就想要试试看,晋级到武圣级之后,他的武修实力如何了。

    奴儿也安静了下来,有些期待的看着。

    “咻!”的一声,奴儿还在想着,林牧会怎么出招呢,林牧的剑已经出现在了千丈远处的一座密林中,随后,就见那密林中的参天大树,像是被割断的草一样,稀里哗啦的倒了一地。

    林牧觉得还行,奴儿却惊愕的微张了嘴,

    “你居然是玄武双修,不是武修转玄修!”奴儿半晌才说出话来,“我还以为你的剑也是一柄法宝呢!”

    林牧笑着摇摇头,还没说话,奴儿一惊一乍的说道:“你居然可以玄武双修啊,那可不得了,你这速度也太快了,你这以后偷袭起来,那可不得了!”

    林牧微微一笑,明白她的意思。

    怎么说呢,玄修使用法术的时候,因为所使用的力量不完全是自身的,是要通过沟通天地间的灵气来达到最后施展法术的地步,所以中间有个过程。

    不像是武修,尤其是到了林牧这种程度,别说什么意动身动了,他这个已经是心动就身动,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准备过程,瞬发而成。

    虽然说,玄修的修为越高,使用法术的时间越短,但还是需要那么一个过程的。哪怕时间短到一个须弥,但一个须弥已经足够武修做不少事情了,之前,林牧之所以迅速的干掉龙十八,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大多数修真者有法衣或者自动防御性的法宝,那个,是他们用来对付武修的强力手段之一,一般来说,武修想要偷袭,就难以得手了,除非低阶的,高阶的法宝,真的咬不动。

    比如之前的龙十八,要不是奴儿把他的护身法衣给弄碎,林牧也没那么容易干掉对方。

    而林牧现在这个武圣级,大概相当于筑基期的样子,筑基期以下的,或者玄阶以下的法衣或者防御性的法宝,那对他来说没用,那就是大杀器,但之上,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林牧很清楚,他还需要提高修为。

    不管是武修还是玄修。

    也因此,他并没有多得意,倒是奴儿一直惊叹不已,觉得他更加的神秘,了不得。

    随后,林牧又试用了一下他那把法宝扇子,跟奴儿说的差不多,如果用紫色莲花的能量,大概有筑基初期甚至是中期的实力,这就要看他抽取多少紫色莲花的能量了。

    总之,紫色莲花算是他最大的底气和保障,虽然他看起来还很菜,但实际上的战斗力,已经很强了,最少,在这林海荒原的附近万里内,他的对手并不多了。

    之后,奴儿还给他的扇子取名叫做白玉鎏金扇,很糙很渣的名字,不过,林牧也无所谓,看她兴致好,懒得多说。

    试验完了,两个人就往回赶。

    刚刚进风城的时候,他们就发现有人盯住了他们,随后,还没到客栈,就在内城的附近,龙家的人拦住了他们俩,倒是还算客气。

    “两位,我们家主有请!”

    到了这地步,也能够猜得出来,龙家的人开始一个个排查那些最有嫌疑的家伙了,算是击中了火力在做事情了。

    稍稍有些不妙,不过,现在这情况,也躲不过。

    还好,两个人的修为实际上都不简单了,所以,也不至于怕去见龙鹰,大不了,到时候打不赢跑就好了,跑的话,两个人相信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很是镇定的跟着龙家的人走了。

    龙鹰住在内城的西边,离他们住的客栈并不是太远,林牧倒是想着,这老小子大大方方的住进了风家人才住的内城,只怕也是有着想法的。

    八进的大院子,很是精致华贵,龙鹰就在第三进的院子里等着,等奴儿和林牧进去后,龙鹰假假的站起来一拱手,但脸上却满是肃然。

    “见过龙家主!”奴儿倒是淡定得很,拱手客气的大个招呼,之前说了,林牧是她的仆从,自然就只是跟在她后面拱拱手,没有说话。

    “冒昧打扰姑娘了!”

    龙鹰的声音不咸不淡的,“还没请教,姑娘贵姓!”

    对这个问题,林牧都有些好奇,一直以来,都只知道她叫奴儿。

    不过,奴儿却是直接说道:“龙家主叫我奴儿就好,奴儿从小无父无母,这称呼,还是师傅给我起的!”

    “哦,奴儿姑娘的师傅的名讳是……!”龙鹰紧接着问了一句。

    “师傅说了,她老人家的名号,不能随便跟人说!”奴儿很傲娇的来了一句。

    “放肆,放肆……!”四周响起了龙家的人的呵斥声。

    龙鹰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奴儿是筑基初期,而且才这么点年纪,很显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而她的师傅,谁说的清楚,是筑基后期,还是凝丹期呢。

    如果是凝丹期的话,那他也不一定惹得起。

    之所以说不一定,是因为如果奴儿的师傅只是个凝丹期,但没有背景的话,那他虽然修为低一下,但有龙家这个名号,倒是不怕。

    可如果对方也有背景的话,他这个龙家的旁支的旁支的旁支,就不好玩了。

    所以,不管有多不爽,他也不能随便发作。

    因此,眼睛微眯,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倒是我冒昧了!”

    随后,才道:“据说,奴儿姑娘在小儿遇害的那天,刚好经过……!”

    这话藏着陷阱,奴儿自然不会上当,一撇嘴,“龙家主还请慎言,我说过,我那天回来的时候,是日入末时到黄昏初时,那个时间段从林海荒原回来的不知道有多少……!”

    “我明白龙家主现在的心情,不过,也请龙家主多慎重!”

    “哼!”奴儿的话不客气,龙鹰也是变了脸色,很难看,眼神冰冷。

    “那好,我问奴儿姑娘,你当日在哪个地方,行程如何?”

    这个,奴儿已经早就编好了,她在这边混也不是一时半会,不是林牧这个不熟悉的菜鸟,一撇嘴,就答道:“赶巧,我还是和令公子差不多时间出的门,如果令公子还在,可能还记得我,不过,还没到林海荒原,我们就各自分开了,然后,我们去的是现在比较热闹的西崖湖那边……!”

    “我们在那边停留了三天后,又去了月光谷,然后一直在那边呆着,一直到回来,期间,我们倒是遇见了不少人,不过,我们来自西边,在这里没有熟人,所以,也没办法让别人证明什么?”

    “西边,”龙鹰一皱眉,“嗯,我听说过你们来自西部荒原!”

    “差不多吧,跟秦侯府那边比较近,我之前也说过了,如果你们的人去过那边,就会知道我说的地方,有巨狼,黑熊和冰鹰的,西部荒原也只有哪个地方!”

    秦侯府,龙鹰心里念叨了一下。

    秦侯府可是大地方啊,不像这种地方,微不足道,凝丹期的都是大佬,在秦侯府,凝丹期的顶多算是个有头有脸的罢了。

    而且,这丫头说道秦侯府,貌似有些关系的样子。

    于是,龙鹰嘀咕了一下,问道:“姑娘和秦侯府有些关系?”

    “哼,关系可不浅……!”奴儿呲着牙,一脸的愤怒。

    很明显,她跟秦侯府的关系并不咋地,甚至,可以说,肯定有恩怨。

    但是,如果奴儿直接说她和秦侯府关系多好,龙鹰反而不会太信,然而,奴儿这幅姿态,却反而让龙鹰更觉得不简单了。

    很简单的原因,秦侯府可是十三王侯之族啊,那势力之强大,能是开玩笑的么,像他这种龙家的旁支的旁支的旁支,秦侯府的人随手就捏死了。

    然而,这奴儿跟秦侯府明显有恩怨,却还活得好好的,就说明了,这丫头或者说是她背后的师门不简单啊。

    就算是她为了逃避秦侯府的追杀,跑到了这边,那也能跑掉啊,就能够跑掉这一点,就很牛掰了,换了是他龙鹰,绝对已经死了千百次了。

    因此,龙鹰再度皱着眉头,但脸上的凶狠却稍稍收敛了些,怎么说呢,他也就是在弱者面前耍耍横,在强横的人面前,还是懂的装孙子的。

    不然,就算是他顶着龙家的名头,也早就给人拍死了。

    “这么说,奴儿姑娘跟秦侯府有恩怨喽!”龙鹰貌似随口说了句废话。

    奴儿却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他,“龙家主,这应该算是我的私事吧!”

    “哈哈,那倒是!”龙鹰打了个哈哈,他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了。

    其实呢,如果他现在要搜身的话,倒是能够搜出来证据,比如,林牧虚空戒里的炸弹之类的,那些铁皮,跟留在龙十八被干掉的现场的是一样一样的。

    不过,不说林牧已经在路上偷偷的把虚空戒藏起来了,就是现在,龙鹰要搜,奴儿可不能答应。

    龙鹰并不是个多出色的家主,他太过依仗龙家这两个字,虽然懂得见风使舵,但没有决断力,也没有太多的勇气。

    就眼前来说,他因为奴儿的身份,迟疑了。

    如果换一个人来,他肯定是要搜身的,可此时,却只是考虑了半晌之后,才说道:“你这仆从,修为却是不怎么样啊!”

    奴儿心里鄙视了一下,这种试探实在是没水准。

    于是,很懒散的答道:“龙家主,我需要的是个端茶倒水的,不是保镖。再说了,说句不客气的,在这林海荒原的附近,以我的实力,也没有带保镖的必要!”

    吓,这话牛掰吹的大,不过,对于龙鹰这种家伙,一旦认定你不简单,你怎么吹,他都认可。

    所以,龙鹰只是笑了笑,终于决定了,“那,多有打扰奴儿姑娘了,实在是小儿遇害,我有些心切!”

    一顿后,才又多问了一句,其实这时候问,已经算是废话了,“奴儿姑娘之前可曾看到扎眼的人!”

    奴儿这时候倒是很配合,摇摇头之后,“我不知道龙家主说的扎眼的人算是哪一类,要说奇怪吧,那些进出风城的妖族就不简单,还有,我也不知道,龙家主有没有想过,凌云宗这一次特别的安静!”

    擦,奴儿可真是狡猾啊,这时候了,都还要摆龙鹰一道。

    只是,龙鹰却是一愣,随后,眼睛就微眯了起来。

    老实说,这一次凌云宗确实是安静得很,并没有煽风点火,故意让龙家和风家的人干起来。

    但是,凌云宗其实是觉得,龙十八在风家的地盘上被干掉,已经足够了,甚至觉得,他们肯定会干起来的,所以,才没有画蛇添足,没有多此一举,免得让这两家警惕。

    本来,这是很正常的。

    可是,被奴儿这么随便的一挑拨,事情就变了。

    龙鹰不说志大才疏,但也真是没有太聪明,反而是觉得奴儿说的很有几分道理。

    凌云宗为什么那么安静呢,是不是心里有鬼,或者说,这本来就是凌云宗暗中派出人来干掉了龙十八,然后栽赃陷害,想要让他龙家和风家打起来,最后一举吞并。

    凌云宗可是也看他龙家不爽很久了的啊。

    而且,凌云宗虽然没有凝丹期的,但是,筑基后期的还是有好几个的,加上那种火药炸弹,貌似凌云宗的炼器师还是有几个的,虽然据说实力不咋地。

    可是,保不齐就炼制出了这种厉害的爆竹炸弹了呢。

    龙鹰瞬间就给搅乱了思绪,连奴儿和林牧告辞离开,都只是随意的点点头。

    林牧却是捏了一把汗,等离开了这边,回到了客栈里,难得严肃的跟奴儿说道:“以后别自作聪明了!”

    “我怎么了?”奴儿很不爽的嘟着嘴,要不是看在这个呆子是个大宝藏的身上,早就炸了。

    “还怎么了,也就是换了龙鹰这个家伙,换了其他人,比如风家的人,只怕就第一个盯上你了!”

    林牧郑重道:“你想想,你突然的挑拨离间,如果没成功,只会让人怀疑你的动机,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风家的人,龙家和凌云宗干起来你也得不到啥好处,就不是相关的利益方,那么,你的动机就只能是——你才是杀死龙十八的凶手,这个,并不难猜到,你明白吗!”

    奴儿一愣,想想还真是。

    聪明人的话,真的是脑袋百转千回,思虑周密而详尽。

    不过,她不愿意在林牧面前认输,因此,一撇嘴,“就是因为龙鹰,我才这么说啊,换了其他人,我就不会了!”

    “还嘴硬,”林牧难得的呵斥道。

    “刚刚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不管是换了谁,都不应该多此一举,祸从口出,你难道不懂这个道理!”

    “你!”奴儿哼声道:“你凶什么!”

    “我是为你好,千万不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得意忘形,”林牧这次没客气,继续说道:“越是最重要的时候,越要冷静,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冷静,才是最重要的关键!”

    奴儿咬着银牙,不过,狠狠的盯着他看了半晌,发现他一点都不示弱,依旧严肃的板着脸,也毫不示弱的看着她的时候,她反而没了底气。

    林牧确实是为了她好,问题是,她现在也不敢跟他耍横。

    不说打不打得过他吧,就想想这个呆子是个大宝藏,她就不能翻脸不是。

    她是这么想的,只是心里,其实还有一种小小的情绪,她并不清楚。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情绪。

    大概算是女人遇到她中意的男人,才会有的一种退让。

    少顷,才哼哼道:“知道了,啰嗦……!”

    然后跑回她的床上,用被子捂住了头,还啊啊啊的叫了几声,脚使劲的蹬啊蹬的。

    不过,嘴角却微微的翘了起来,心情貌似还行。

    林牧不知道,也懒得管这些。

    他甚至关心的是龙鹰接下来的反应,龙翼不那么聪明,但他身边的人呢。

    一旦他身边的人看透了奴儿的诡计的话,会不会来个突然袭击之类的呢。

    风家是靠不住的,奴儿和他两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家伙,死就死了,当是龙家发泄好了。

    所以,他想了半晌,虽然不至于怕,但也觉得,一直呆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于是,转头叫道:“喂,起来了!”

    “干嘛!”奴儿在被子里瓮声道。

    “要不,我们去林海荒原的深处看看吧,”林牧故作淡然,他要说直接是躲开些日子,奴儿肯定不乐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