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苏的钙里钙气[快穿]全集->苏的钙里钙气[快穿]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01.一点替换

    防盗功能,低于四十订阅的宝贝还请耐心等上三天哦~谢谢体谅啦~

    可是他忘了, 段积基把他的通告全部封了,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通告了。把这最后的通告拒绝以后,原主再也没有得到过其他可以越过段积基阻拦的通告, 于是在铺天盖地的绯闻之下, 又没有机会洗白,最后就连仅剩的一些死忠粉也失望的转黑了。

    现在卿砚来了, 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到了活动地点之后,卿砚一眼就看到了早早就到了这里的宋雎桦,而对方在看到自己的出现之后显然很意外,嘴角却很快就勾起了一个满含恶意的弧度。两人并没有打招呼, 只是对视了一会儿就移开了眼该干嘛干嘛。

    年轻的主持人脸上带着标准的笑容用一种轻松的语气道:“八位嘉宾们, 我们今天的第一项任务是, cos小说《仙途血路》里面的任意一个角色, 此次的活动将由广大网民投票来排名次,节目方会在最后一天统计出名次, 胜利者将获得十个勋章。但是要记得,这个活动没有造型师也没有化妆师, 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动手, 大家准备好了吗?”

    嘉宾们显然都对主持人所说的那些很期待,一个个都恨不得立刻冲到衣帽间挑选自己想要cos的角色服装。但一听到后面那句没有造型师化妆师之后,瞬间就变成打了霜的茄子, 苦着脸纷纷开口哀怨不已。

    抱怨完了, 该继续的还是得继续, 他们迅速冲到了衣帽间挑选自己想要cos的角色服装,毕竟给他们化妆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

    卿砚则不急不躁的走在最后面,待众人都挑完了之后,才走到一件白色古装面前站定。

    他打算cos的是这本书里面男主的师尊暮幽,这个人看上去是个清冷淡漠不染丝毫烟火气的高冷谪仙,实际上却是个以杀人、折磨人为乐的神经病,而男主洛千寒则是他最满意的作品,没错,就是作品。

    男主洛千寒自小就被他收做徒弟,前期他对洛千寒可谓是尽心尽力的关爱教导,将这个徒弟宠到了骨子里,养成了一个纯善正直的正人君子。可就在洛千寒三观定型并将他视为最敬重的人之后,他开始刻意让对方发现自己清冷外表下的嗜血本性,刻意摧毁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并且一步步的将对方从小养成的三观一点点的摧毁碾碎。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尽心尽力养大的徒弟一步步的走向崩溃,并亲手将之毁掉。而这就是他一开始收徒的目的:宠你到云端,再拉你入地狱。

    最后崩溃的洛千寒顺利黑化,一路跌跌撞撞的升级之后,终于将那个丧心病狂的师尊斩于剑下。

    这样的一个角色,哪怕仅仅是cos,也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到的,他的神/韵,极难体现。而卿砚之所以会选择这个人物,则是因为宋雎桦要cos的,也是暮幽。

    在这边卿砚还在为自己换衣化妆的时候,网络上却早已炸了。

    “节目组怎么会邀请苏默希,果然是有后台的人啊,太恶心人了!不看了不看了!”

    “看到有苏默希我就不想看了,苏默希你特么能不能滚出娱乐圈,还娱乐圈一片净土?”

    “苏默希滚出娱乐圈!”

    几乎从苏默希现身的那一刻开始,屏幕上就全屏都是这种话,苏默希的参加直接激怒了广大网友,他们唾弃这个满身绯闻的过气天王,恨不得直接将他撵出娱乐圈。可这一切都影响不了节目的进行。

    ……

    嘉宾们陆陆续续都换好了服装画好了妆走了出来,他们本来颜值就不低,哪怕没有专门的化妆师此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观众们此刻也是狠狠地过了一把眼瘾,直呼求嫁。

    直到一袭白衫的宋雎桦自信的出现的时候,更是将气氛推到了**,收视率猛然增长了起来。

    “这位cos暮幽的小哥哥是谁啊?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卧槽好帅啊!”

    “leonie!第一次看到leonie穿古装真是帅毙了!”

    就在观众们为宋雎桦所舔屏痴迷之时,下一个出现的人直接就让他们疯狂了!

    只见青年从容优雅的走了出来,他身着一袭广袖白衣,腰间被一根同色宽带系住,将他纤细的腰身很好的勾勒了出来。他一头及腰青丝用玉冠给整齐的梳好,俊美的脸上冷冷清清的没有丝毫表情,却因染上点点血迹而显得多了几分诡异。薄唇习惯性的微抿,一双狭长的凤眸里无波无澜,仿佛没有什么能叫它生起涟漪,眼尾处的血痣却闪烁着妖冶的光芒,青筋迸出的手里握着的长剑正滴着鲜血,身后留下了一路斑斑驳驳的血迹……

    这一刻,观众们清晰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清冷与妖异的融合,他们瞬间感觉到喉咙艰涩仿若失声,再吐不出一个字。

    萧尘的眼神变了一下,有点晦暗不明,他的手在背后打了个手势,制止了暗卫们的动作。

    卿砚对萧尘的淡定颇感意外,本以为对方就算不动手,再不济也要对他呵斥两声呢。他咂咂嘴,纵身跳了下来,抬起手背擦了擦嘴角,懒懒的挑挑眉,不由感叹。

    眼前的男人,真是怎么看怎么对味儿。

    俊美到毫无瑕疵的脸,完美到如同尺量的身材,禁欲到冷清淡漠的气质,他甚至可以在脑中描摹出那衣衫下,结实的腹肌、劲瘦的腰身以及那挺翘的肉臀……

    啧,他硬了……

    已经连着一万个世界,没有遇到过这么让他满意的男人了。

    本来一开始他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的觉得男人适合做合作伙伴罢了,结果在树上远远看到男人的真容之后,他就临时变了注意,脑子一热就主动撩起了对方。毕竟都连着禁欲了一万个世界,突然间遇上这么个极品,若他还能把持得住,那么不是心理有问题就是生理有问题。

    可惜的是,他卿砚是个再正常不过的top。

    卿砚眼波微微流转,里面似有盈盈水光荡漾,他微微弯下腰六不像的做了个揖,声音沙哑的像是情/欲过后:“殿下金安。”

    萧尘冷冷的打量着眼前的孟浪之人,只见对方一头顺滑的及腰青丝以一根红绳松松的绑在脑后,额前几缕碎发飘了下来随意的垂在脸侧。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绯红绸衣,袖口大的夸张,只略一抬手就能露出白润如玉的手臂,腰间一根同色衣带轻系,纤细的腰身就此被很好的勾勒了出来。

    卿砚微微抬起了头,妖冶秾丽的脸上,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状似疑惑的瞟向对方,又带了几分控诉委屈,欲语还休,欲泣又止,像是在委屈对方为何不让自己起身。

    萧尘神色微动,抿着唇轻抬一下右手,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淡漠之色,清冷的声线自薄唇里流泻而出:“你是谁?”

    卿砚顺势起身,姿态随性的挑起一缕秀发细细把玩,他慵懒的踱步到了对方面前,不答反问道:“听闻殿下府里最近在寻觅良医?”

    颈口红衫下滑,露出一大片春/色。

    萧尘眼神暗了几分,声线依旧是清清冷冷的:“是又如何?”

    卿砚眼含着笑意,轻声道:“草民不才,虽不敢说能包治百病,但大多数疑难杂症的治法都能略知一二,殿下不如就让草民试试?”

    “试试?你把本宫的人当小白鼠么?”萧尘脸上淡漠依旧,冷声嘲道。

    卿砚看着对方禁欲冷清的脸,压下了内心的燥热,舔舔唇道:“殿下此言差矣,听闻殿下府中之人的病乃是鼠疫,却连城内唯一能治此病的关医圣也爱莫能助,此刻一时半会儿怕是也找不到更好的神医了。反正都是死,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还能有一线希望,殿下以为呢?”

    萧尘冷冷的看了对方两眼,闭口不言,似是在思考着对方口中话的可信度,许久之后,他开口了:“进去再说。”

    说罢,他便带头走进了府邸。卿砚不在意的笑了笑,跟了上去。

    进去之后,卿砚才发现,这里面不但小,还特别的寒碜,也就比普通人家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实在是和对方的身份相差径庭。

    还挺节俭的嘛。

    正当卿砚思忖之时,对方回过了头,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怎么?嫌本宫这里寒碜?”

    卿砚肆意的观赏着对方完美的侧脸,心情甚好道:“殿下说笑了。”

    萧尘不置可否,转身推开了门,率先走了进去,坐上了主位。

    卿砚环视四周打量着书房内的摆饰,和外面的风格差不多,简朴却又舒适。

    他朝着客位走去自顾自的坐下,抬起手打了个哈欠,惬意的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萧尘目光淡淡的看着对方慵懒的斜倚在紫木雕花椅上,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手半遮红唇,双眼像猫儿似的懒懒的眯起,眼尾处泌出点点莹润的泪珠,将尾端的桃花晕染的更显瑰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