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穿成炮灰以后全集->穿成炮灰以后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90.斓曦

    防火防dao防爬墙,请支持正版~  赵氏在卫明沅兄妹三人的目光注视下, 略红了脸, 有些不自在地岔开了话题,“这都是妾身该做的, 老爷, 今儿个母亲唤了妾身和沅儿过府,给了沅儿一套翡翠的头面, 长者赐不敢辞,妾身做主让她收下了。”

    卫清朗听她这么说便晓得嫡母杨氏并没有为难她们,便放了心,接了她的话道, “母亲一片心意, 你收下便是, 以后多孝顺母亲就好。”

    赵氏贤惠地点头道了好, 而后看向卫明沅,笑道, “说来今儿个昭姐儿待咱们沅儿也是分外亲热呢,拉着她说了好一会话。”

    赵氏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个, 卫清朗心里一动, 神色也有些莫名,“她们姐妹感情好是好事,沅儿一会到我书房来, 也与爹说说, 你们今日都说了些什么, 让爹也听听你们女儿家的私房话。”

    兜着圈子终于到了正题,卫明沅一直旁观着赵氏是如何不着痕迹地向卫清朗“告状”的,倒是学了一套迂回的战术,不管心里怎么想,起码表面要让人觉得她是真心为母亲的赏赐、姐妹的交好而高兴,不让人寻一点错处来。

    卫明沅心里感叹着,佩服着,笑着应了卫明朗的提议,意味深长地言道,“大姐姐是极好的。”

    在座的却都听出来她话中的反意,不禁都笑了。

    大哥卫明彦笑过以后很快就敛了容,“父亲,孩儿也想听听大妹妹与小妹说了些什么。”

    二哥卫明哲也附和着要一起去书房。

    卫清朗瞧他神色认真,再听次子在老大话落之后也嚷着要参与进来,想了想,觉得这毕竟不光是女儿的事,还干系着整个卫侍讲府,更甚至卫国公府,他们听一听也是好的,于是点头答应。

    闻言,二哥卫明哲表现得有些雀跃,大哥却沉稳得多,倒叫卫明哲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模样像极了挠头憨笑的大雄,叫卫明沅看着一阵可乐。

    饭歇过后,卫明沅和两位哥哥便一前一后来到了卫清朗的书房,小厮奉完了茶便掩上门到外头去守着了。

    卫清朗捧着茶盏沉吟了一会,决定先让卫明沅将今日在国公府上与卫明昭说的那些话复述出来。

    朱唇轻启,少女珠玉般清朗的声调响起,不带任何语气地将一段试探与反试探、拉拢与躲闪的对话缓缓带出,即便如此,话中主角之一装傻充愣的做法还是让听者忍俊不禁,至少二哥卫明哲便很不厚道地笑了。

    卫明沅琼鼻一皱,很没有威胁力地瞪了他一眼,而后很是坦然地对卫清朗道,“爹爹,女儿说完了。”

    卫清朗嘴角亦噙了笑意,不过却没有像次子那般不厚道地取笑她,而是半开着玩笑问,“沅儿怎么会想到那样和你大姐姐说话?”仔细分辨,他眼睛里有着探究,神色也有几分认真。

    卫明沅于是也认真起来,端直了身子,微颔着额头看着几上清澈的茶汤,曼声道,“天家无情,宁王府和卫国公府走近了总归不好,那边府上不管作何心思,女儿都不愿做这中间的桥梁。而且,说白了,女儿只是宁王的准王妃,我能决定什么?”那个准字,她咬得极重。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通过八字的事,她已然知道宁王在她身边安插了人,兴许是暗卫,也兴许是买通了某些奴才,若她接下卫明昭抛过来的橄榄枝,与卫国公府沆瀣一气的话,恐怕她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而且,如果事情的发展仍旧如同原著一样的话,女主荣秀玉在不久的将来便会嫁入二皇子府,卫明昭作为她的大嫂,其在夺嫡之争中的立场可见一斑。宁王的身份敏感,她不欲在情况未明的时候与卫府过从甚密,宁王不是善茬,若知道她提前把他给卖了,后果不堪设想。

    卫明沅暗自嘀咕,殊不知,类似这样的思量也早已在卫清朗的脑中绕过几圈,只是当下,他没有提出来罢了。

    “此事,你做得很好,任何时候,谨言慎行总是没有错的。”卫清朗先是点头肯定了卫明沅的做法,对她的想法却暂时不做点评,反而转头看向端坐一侧的长子,“彦儿怎么看?”

    卫明彦右手拇指在腰间缀着的玉佩上轻轻摩挲了两下,沉吟了一会后沉声道,“装傻充愣并非长久之计,以昭妹妹的聪慧,事后品出味来,下回这样的招数便不好用了。且,她有一句话说得不错,一笔写不出两个卫字,祖父尚在,在外人看来即便咱们已经分府别过,恐怕和国公府那边也是同气连枝,除非爹爹能在朝中说的话比大伯父更有分量,否则,国公府的意思便是咱们侍讲府的意思,反过来却不然。说到底,咱们还是被动。”

    卫明沅愣了愣,而后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这些她倒是没有想到,年方十七的卫明彦却想到了,真不愧是以后要混官场的人,想来明年的春闱,大哥应能拔得头筹?

    仔细回想,原著中卫明彦似乎是因为发生在原主身上的事而在接下来的春闱中发挥失常,落了个二甲中间的排名。如今,她没有在百花宴上被炮灰掉,大哥应该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了吧。

    想得有些远了,卫明沅回过神来瞥见她爹眼中尚未散去的赞赏和认同,顿时有些赧然,咳咳,相比于她爹和大哥着眼于大处,她的那些小心思就有点难登大雅之堂了。他们才是谋大事的人啊!

    她瞪着眼睛,目光炯炯地看着卫清朗,期待从他口中说出个解决的办法,孰料他欣慰过后神情便转为落寞,“唉,除了明哲保身,为父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卫明哲不懂了,蹙着眉头问,“咱们难道不能借宁王的势吗?”

    卫清朗摇头苦笑,“宁王也只是个闲散王爷罢了,即便他不是,他也不见得会帮咱们,而且,照目前的形势来看,他要只是个闲散王爷倒还好些,若不是,只会更加把咱们家推上风头浪尖。”

    卫明彦心中一动,敏锐的直觉令他察觉到了不对劲,“父亲所说的形势指的是?”

    卫明沅顿时想起父亲今日回来时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忙跟着问,“爹,是不是今日宫里发生了什么?”

    二哥卫明哲的目光因着这话也转向父亲身上,看父亲缄默不言的样子,心中着急,莫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变故?

    卫清朗慢条斯理地喝完了一盏茶,方才开口道,“今日是为父入值侍班的日子,听到了一则消息。”

    他顿了顿,看了眼全神贯注盯着自个的三双眼睛,语气淡淡地往她们平静的眸光中投下一个炸雷,“今日二皇子和三皇子同时向皇上求娶荣国公府嫡长女荣氏为妃。”

    相比于卫明彦和卫明哲的细思极恐,卫明沅惊讶过后表现得极为平静,毕竟这事她早有预料,对荣秀玉最终花落谁家以及因着卫明昭与荣庆的亲事、她与宁王的亲事而给卫府带来的影响都清楚得很,她相信那些后果她爹也能想到,因而,此刻她更为关注的是,为什么二皇子和三皇子对荣秀玉的争夺会提前。

    原著里也有这样一幕,几位皇子在百花宴上同时看中了荣秀玉,除了避其锋芒的五皇子,其他两位都想娶她为妃,然后求到了皇上跟前。

    这件事按着原定轨迹应该发生于百花宴之后的一个月,这段时间内男主二皇子和荣秀玉有过几次碰面,在皇上询问她的意思时,选了二皇子,最终当上他的正妃。

    此时距离百花宴举办之日尚不盈月,二皇子在没有全然把握的前提下怎么会贸然到圣上跟前求娶荣秀玉?有什么事促进了这件事的发生?

    卫明沅喜欢反推演,她始终相信是变化推动着变化,而如今事态的发展,显然她和宁王成了重要的变量,而这桩变化又发生在她被赐婚给宁王的第二日,那么,她大胆猜测着,兴许二皇子提前求娶荣秀玉和这有关。例如,皇上解决了宁王的亲事,一个高兴,想起一同参加了百花宴的几个儿子,打算把他们的亲事也解决了也是可能有的。

    实际上卫明沅的猜测**不离十了,剩下的一二分则是,几位皇子的母妃也想趁机为儿子扒拉个好媳妇!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皇帝在听到两个儿子同时求娶荣国公府的嫡长女,这个荣氏女的未来嫂子出身卫国公府,而卫国公的侄女昨儿个才被赐婚给宁王,别人不了解,皇上能不知道那一半皇家暗卫的事么,他心里会有什么样的小九九,荣秀玉还能不能嫁得成二皇子?

    心中怎么想的,卫明沅便是怎么问的,“皇上会愿意?”语气中的不看好,在座的父子仨都听出来了,卫清朗再次对女儿的聪慧刮目相看。

    当然,这些都是后事,当下,荣庆将府里的消息传给了宫里的荣秀玉,叫她心里有个底,恐怕荣秀兰这次碰了硬钉子,把人得罪狠了,才叫人报复了。那些急病重症的鬼话,荣庆是一点都不相信。

    荣秀玉暗自高兴的同时也好奇自家那个好妹妹身上到底发生了何事,于是招了当日为荣秀兰看诊的胡太医来问话。胡太医是隔着帘子替荣秀兰看诊的,不知道她被人削了头发的事,却晓得她得的不是什么重症急病,面对贵嫔娘娘的询问,琢磨着这事荣国公府迟早会让娘娘知道,于是知无不言,将荣秀兰受了寒,从此可能不育之事告之。

    荣秀玉听了心惊,对于暗中下手之人也多了几分警惕,怕就怕对方迁怒于自己,想到自个迟来了五天的月事,心里却又有了些底气。不管如何,圣上总不会置她于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