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悍妻攻略全集->悍妻攻略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百五十八章 会元

    衡清手中的资料上,没有别的东西,而是,那张银票自从从钱庄出来,经手的所有人。

    衡清唯一想错了的是,这张银票,第一个出手的人,并不是任何一个皇子,而是一个女人——胡姬。

    这些银票,都是从温婉的钱庄里兑换出去的。临江集团的钱庄,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钱庄。因为每张银票都有固定的兑换码,一个兑换码对于对应这笔钱的主人,所以,用这银票已经成为大雍富人的习惯了。

    也因为这样,温婉想要找这些银票来源,就太简单了。

    只要找到对应的账本就行。

    胡姬,侍郎,顾明,自己。四个人根本没有联系,衡清连那个胡姬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可是,现在,一张银票却将四个人串了起来。

    胡姬为什么要给吏部侍郎一万两银子?为什么吏部侍郎要将这银子给顾明?顾明又为什么要诬陷自己?

    “胡姬,你到底是什么人?”

    时间飞快,转眼便过去两天。平时在书院和家里两点一下的容白,今天却没有去书院,而是去了贡院。贡院门口,早就聚集了一大批人。不断有人兴高采烈的转身出去,也有人神态落寞的离开。

    容白占着自己武力值的优势,以旁人无法企及的速度,钻到人群中。从上到下,寻找衡清的名字。

    一整页看完,居然没有衡清。

    容白有点慌了。

    “让一让,让一让。”从旁边挤来一人,慌神的容白,直接被挤到旁边:“这是第三榜了,老天保佑,公子一定不能落榜啊。”

    第三榜?

    容白侧头,不远处人头攒动的都地方,还有一张纸。

    容白挤了过去,榜单上的,确实写了乙榜。容白在榜上又找了一遍,意外的找到了陈辉祖的名字,却依旧没有衡清。

    容白的脚步有些沉重。

    再左边,是第一榜。

    不管看不看得到,容白也一定要帮衡清看一下。好在,这次,上天没有再玩弄容白,因为,在第一榜的最上面,便是衡清的名字,通州临江李嘉。首榜会元。

    “姑娘,姑娘,你看完便让一让,发什么愣!”

    恍惚的容白,直接被掀了个踉跄。好不容易站好身子,身边传来一道声音:“刚刚看容娘子从末榜一路过来,是对衡清没有信心么?”

    容白一回头,正好看到一身宝蓝衣衫的云霁。

    “云霁?”容白认得云霁的腰带。

    见容白看着自己的腰带,云霁不动声色的伸手,用袖子盖住腰带:“衡清与陛下约定,若是三元及第,陛下便允他入朝为官,如今三元已有两元了。”云霁扬着头看着不远处的榜单。

    “还有什么元?”容白好奇。

    要知道,衡清现在的状况,做官可是跨时代的革命。当初就算是太子殿下,也不敢随便说可以给衡清一个官职。

    “殿试的状元。”云霁笑呵呵的回道。

    状元有没有,还是陛下的一句话。按照衡清的才学,如今连下两元,若是不残疾,状元应当稳稳到手。可是,他身负残疾,就怕文武百官不能忍受这一点。殿试的首名,也不知会不会给他。

    “那旁人要做官呢?”

    “旁人做官,只要上得这三张榜。便能做官了。”整个大雍,三张榜取三百人,首榜才有参加殿试的资格。若是想做官,这三百人,大小不一,都是能做官的。

    容白垂了垂眸子。

    明明就差两条腿,衡清却要面临这么多的悲剧。

    “容娘子,还请替玉宇恭喜李兄高中会元。”云霁行了一礼。

    “我会转告的。”容白点点头。

    两人分开之后,容白觉得,自己好像被周围人盯上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很难受,忍不了的容白只能以最快的速度,从人群中挤出去,飞快的往家里跑去。

    容白到家之前,衡清已经得到了消息。

    送消息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贡院照顾他的四个宫人。

    “恭喜公子,此次高中会元。”鬓角花白的宫人笑着朝衡清拱手:“以后说不得还得让公子多提点提点我等。”

    “公公说笑了,嘉还有最后一关没过呢。”衡清笑着婉拒,而后示意启忠,端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谢礼:“贡院之时,承蒙各位照顾,嘉不胜感激,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几个宫人,眼睛都眯了起来,脸上我的笑意更遮掩不住了:“公子太见外了,这些都是咱家的本分。”

    嘴上最然这么说,但是几人的手却十分老实,飞快的收下衡清准备好的银子,带着笑容退了出去。容白回来的时候,那几个宫人刚走。

    “衡清,你考了第一名!”容白从门外嚷嚷着进来,正好看到启忠还没来得及收起的盘子:“这红布铺着的盘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谢礼。”衡清回答:“小白从什么地方知道,为夫得了第一?”

    “放榜啦。”容白不解的看着衡清:“放榜可是大事,老早就听到大家嚷嚷了。我今天去看了,贡院外面围了一大群人。都是看榜的,你在首榜第一名,大家都看到啦。”一提到衡清第一名,容白便高兴得眉飞色舞。

    “对了,过几日应该就是殿试了吧,云霁说,你跟陛下约定,三元及第,就能做官了?”容白偏着头:“要是不能再考第一名,你这考了多少都没用?”

    这种约定是很不公平的,不过,对于衡清来说,是以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机会。

    “正是,陛下愿意破格提拔,为夫还得拼命才是。”

    “那你拼命吧,诬陷的事情,我们来查。”容白猛地点头。“人生只有一次的机会,一定要把握好。”

    “小白用什么来查?”衡清淡笑。

    要是别的东西,小白说查一查,衡清是能想象的。但是,京城这一滩,全是各种阴谋诡计,最可怕的家伙,还藏在暗处。容白的查探方法简单粗暴,十分容易打草惊蛇。

    “我......”容白上脑经了。

    “小姐可用鹰卫。”忽然,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容白回头,却看到鹰七一身黑衣的都出现。她走到容白面前,单膝跪下,双手托着一枚银币:“鹰七奉世子之命,率领京城鹰卫,听从小姐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