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穿越之民国猎莺全集->穿越之民国猎莺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66.第六十六章

    【92zw】    看不到正文?没关系, 过几天再来看吧~或者立刻补足订阅也可看哦  董兵兵先带着车夫去了一家专门卖床上用品的店铺, 时间有限,今天起码要将房间弄到先入住才行, 其他的可以等以后再慢慢淘。

    冬天马上就到了, 店铺里成品很多, 董兵兵整整买了三条棉花垫被和两床花色素净的锦被。她喜欢睡软床,总得将床铺得松松软软才合意。由于买的多, 店家还送了她一对软枕,也答应送货上门。

    董兵兵又来到租界里的一家百货商店, 这里的东西种类繁多且都是舶来货,样式材质精细得很,她挑了两套埃及棉的四件套方便替换。埃及棉材质的床私柔软暖和, 最适合在天冷的时候铺盖。商店里的东西尤其是一些服饰珠宝,用现代的眼光来看也是很不错的,董兵兵想着等下次有空的时候再到这边来好好转转。

    出了百货商店,董兵兵又沿街买了一些锅碗瓢盆等生活物品, 还将所有看到的觉得日后用得上的东西几乎都买了个遍, 黄包车座位上被堆得满满当当,她还有些意犹未尽。

    感觉也没逛多久,但其实时间已过去许多,回到出租房的时候日头已经西偏了。

    铺子里送来的垫被和被子等物被捆绑好放在沙发上,车夫承董兵兵没换车的情, 干起活来相当殷勤卖力, 他帮着董兵兵将所有东西都搬到房间里一一安置好, 原本空荡荡的屋子顿时变得有人气起来。董兵兵锁好门,让车夫载着她回了酒店。

    “给。”董兵兵正站在酒店门口递给车夫五元钱车费,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一个扶着丫鬟手的老妇人看着她的背影难以置信地喊道:“呀,是我们兵兵吗?”

    董兵兵还来不及思考会是谁在喊她,就已经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神情激动的老太太正看向她,见她转过身来更是仔细端详,随后面色欣喜地向她扑来:“真的是兵兵啊!”

    “老夫人小心!”身旁跟随的丫鬟连忙跟着上前扶住她,生怕她不小心摔了。

    董兵兵一脸的疑惑,她并不认识这位老太太。

    “哎呀兵兵,不认识奶奶啦。”找到亲孙女的董老太太是又急又喜,牢牢抓住董兵兵的手就不肯放,“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爹他们呢?”

    奶奶?董兵兵穿越而来已经三年了,但由于身体和心理原因,这三年里她从未回过董家老宅,对老宅里的人也十分陌生,只知道董宅里住着原身的爷爷奶奶和四叔一家人,难为老太太这时候竟还能认得出她来。

    “我……”董兵兵刚想开口,身边忽然又围上来一群人。

    “娘,您当心点呀,别摔着了。”董四夫人站在她西装革履的丈夫身边说道。

    这是昨天见到的那个跟贵妇坐在一起的女人,她今天穿了身宝蓝色的旗袍,显得十分有气色。她的旁边还站着三个作少爷小姐打扮的少男少女们,应该是她的孩子。这几个人中最瞩目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精神矍铄的老大爷,他被簇拥在中间最前面,由他的儿子董老四搀扶着。还有一些下人打扮的丫鬟小厮站在最外头,正好奇地打量着董兵兵。这些人刚从花港路看完房回来。

    董兵兵茫然地看着这群人,这些就是董家老宅里的人?他们怎么会在这?

    “老头子你快看!”董老太太毫不理会董四夫人的关心,她抓着董兵兵的手臂迫不及待地来到董老太爷跟前,“是兵兵啊,阿才家的兵兵。”

    “什么!”董四夫人低低地惊叫出声,声音很小却身边的小儿子董斯年听见了,他有些不安地拉紧了董四夫人的手指。

    “什么?是老大家的兵兵?”老太爷仔细地看了看董兵兵,问她:“你爹呢?”

    一听见董老太爷的问话,所有人都看向董兵兵期望能得到答案,董老太太尤甚。

    自武汉火车站爆炸的消息传至河南董家老宅那一天起,董老太爷和董老太太就立刻派了不少人去寻找大儿子董平才一家,可一连找了好些天,传回来的消息都是找不到。听说尸体都被埋在乱葬岗,他们又派人翻找,可最终只找到董大夫人和她的一双儿女,还有一个姨娘以及一些仆人的尸首。虽然其他人生还的希望渺茫,可他们又抱有幻想,指不定哪天就遇见了。如今竟碰到了董兵兵,当真是意外之喜。

    董兵兵摇了摇头,:“从火车站爆炸那一日就再也未曾见过其他家里人,一直都是我一个。”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但董老太太到底悲痛难忍,她掩着面低头痛哭:“我的儿啊,我的平才……”

    一时间,众人面色不一。

    周边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还不时指指点点。

    “好了好了,到里边再去说,走。”董老太爷虽然也心情低沉,但他并不想让别人看笑话。

    “老夫人咱们要不先去里面吧。”扶着董老太太的丫鬟翠环轻声劝道。

    董老太太点点头,拿帕子擦干了眼泪,这些天来她早已哭过许多次了,眼皮都是肿的。

    一群人开始往酒店里走,董老太太始终紧紧攒着董兵兵的手,她已经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绝不能再失去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儿子的骨血。

    这是董兵兵第一次来到凯旋门酒店的顶层,这里的房间都是豪华的套房,董家人财大气粗地包下了整整一层。

    董兵兵跟着董家人坐在其中某间套房的客厅里,身后的丫鬟和小厮上完茶后就纷纷自觉地退下准备晚饭去了。

    董老太爷和董老太太坐在首位上,董兵兵被留在老太太身边同她一起坐,董四夫妻俩坐在下首,旁边是他们的两个女儿董漱雨、董漱雪和小儿子董斯年。

    董老太太摸了摸董兵兵的侧脸,心疼得眼泪又要下来了:“我们兵兵这些日子肯定吃了很多苦。”

    “没有,奶奶。”董兵兵微笑着低下头,心里则在思索该怎么回应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一群亲人。

    “兵兵啊,那天火车站到底是怎么回事?”董老太爷问道。

    董兵兵只好将那天早晨从众人出行到火车站突发爆炸之间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虽然这件事董家老宅里的人早已听不同的人说过无数遍了,但还是认真地听董兵兵又说了一遍。

    听到后面董老爷忍不住问了声:“这么说就你一个人逃出来了?”

    “我也不确定。”董兵兵摇摇头,“之后我又在周围躲了几天,确实没见到其他人。”

    见大家心情沉重,她又安慰道:“指不定我爹他们也都逃出来了,只是跑散了而已,或许某天还会再碰上的。”

    “是啊是啊,爹娘放宽心,咱们不是只找到大嫂和正骏兄妹俩还有一个姨娘的尸身嘛,现在又好运气地遇到了兵兵,说不定大哥和其他人还在哪活得好好的呢。”董四夫人出声附和道。

    董兵兵本来听到姨娘这两个字还吓了一跳,后来得知死的是秋姨娘这才略微放下心来。她本来以为除了她之外的人都死了,但现在她爹、蒋姨娘还有董夜的遗体并未被找到,想来存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至于身体被炸成碎块无法辨认的这种可能,她拒绝去想。

    这时有丫鬟上前请示是否现在吃晚饭,董四夫人闻言站起身对着首座的两位老人劝道:“爹娘要不先去吃饭吧,说了这么久的话兵兵肯定饿了,可不能饿着孩子啊。”董四夫人转过脸对着董兵兵笑笑,俨然一副许久未见、和蔼可亲的婶婶模样。

    “走吧。”董老太爷起身率先往餐厅走去,董老太太牵着董兵兵的手走在一旁,其他人则跟在后面。董四爷从刚刚见面起就没怎么说过话,偶尔应付几声,像是个锯了嘴的葫芦,存在感低的很。

    没走几步,董四夫人状似关心地问道:“嗳对了,兵兵啊,你怎么没回老宅找我们,反而来了上海?你可不知道那段时间把大家急得呦……”

    董兵兵快速思考了一下,总不能说她当时压根就没想到还有老宅这么个地方吧,她随意找了个借口,故作落寞地说:“我……我当时太害怕了,跟着人迷迷糊糊就到这了。”

    “乖孩子别怕,以后就跟着奶奶。”董老太太心疼地拍了拍董兵兵的手,显然把她的托词当了真,“明天奶奶带你去买几身新衣裳穿穿,这些天真是苦了我们兵兵了。”

    “三姐,这是胭脂吗?”董漱雪随手拿起一个没被盖上的瓷盒,里面装着的是已被按压好的暗红色粘稠固体。【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