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文化入侵异世界全集->文化入侵异世界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两百七十五章 改变(4000字)

    法洛西公馆。

    嘉洛莉站在了法洛西公馆室内花园的中央,在她的周围是受到了世界之树的生命之力影响从而盛开的花朵。

    “乔修先生,这个姿势没问题吗?”

    嘉洛莉用手轻抚了一下脸侧的黑发,将其抚到了耳后,然后对着乔修所在的方向侧下了身。

    “其实嘉洛莉你不用刻意摆姿势,我只是测试一下世界之树的性能。”

    乔修手上拿着‘摄像机’对准了嘉洛莉。

    在参与了《这个恶魔不太冷》的拍摄以后,嘉洛莉在面对摄像头的时候有了几分地球上模特的风范,只是可惜这位少女的身材与‘模特’这个词搭不上什么边。

    ‘摄像机’所拍下的画面直接通过乔修手中的原晶石投影到了中心花园的一处墙壁上。

    画面一直从嘉洛莉抱着饼干像一只兔子一样啃着,到发现乔修正在用‘摄像机’拍摄她吃甜点的画面时,这位法洛西之花才忽然醒悟,立刻擦干了嘴角的饼干渣,站起身然后将自己最具有魅力的一面展示在了镜头前。

    这个画面乔修没有将其记录在原晶石内,而是直接通过世界之树的树叶为媒介,将‘摄像机’与原晶石联系在一起。

    “混沌之子,虽然我已经有十几次看过你所展现的奇迹,但我依然很好奇你是如何将过去的影像记录下来的。”一旁见证了全部过程的奥兰卡祭司突然问。

    “这个原理稍微有些复杂,你可以理解为这枚原晶石中储存了大量的光元素粒子。”乔修搜索了一下三王子的记忆储备,他发明‘摄像机’的过程纯粹是一次意外,意外到了乔修很难用魔法或者科学的手段来解释,只能给予奥兰卡祭司一个概念。

    “用世界之树来发出指令,让这些光元素粒子重新排列,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光芒,然后拼接在一起就成了一个画面。”

    “这…么细致的对元素进行操作,需要大量的铭文来支持。”

    奥兰卡祭司无法想象那些画面都是由一个一个极其细小的光元素粒子构成的。

    “电影和现在呈现在你眼前的画面有些不同,不过加上黑木精灵一族的世界之树,已经能够初步完成指挥这些微光粒子的变换。”

    乔修轻轻一挥手,魔网的界面出现在了乔修的眼前。

    让乔修很欣慰的是嘉洛莉所持有的‘二号服务器’在投入使用以后,极大的减轻了霜精灵一族的服务器负荷,铭文传输的速率提升了两三倍左右。

    虽然与地球上的千兆光纤比起来依然是慢到了让人绝望,但起码能加载一些图片了。

    “这就是乔修先生你所说的电视吗?”

    嘉洛莉在得知这些画面不会公开出去之后,对着‘摄像头’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刚才那位法洛西之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嘉洛莉所摆出的这个表情,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嘉洛莉刚才做的鬼脸就被投影到了墙壁上,在中心花园内的所有黑木精灵,都看见了她们所侍奉的森林之女所做的这个表情。

    “电视…只能算是最简单的雏形吧,毕竟需要靠世界之树的叶子来作为接收的媒介。”

    乔修拿下了放在这枚原晶石上的那一片绿色的叶子,原本出现在墙壁上的画面瞬间消失。

    一枚原晶石是无法承载整个魔网的程序,乔修只能将其当成一个转播画面的媒介,也就是一个除了看电视,什么都不能做的播放器,甚至连按键都没有。

    它的供电是魔力,安全环保无损耗,接收器则是世界之树的叶子。

    “也就是说,如果将这个作为商品出售的话,大家就能够通过这枚原晶石,在收听诺兰之声的时候看见里昂真人了?”

    嘉洛莉很快就理解了‘电视’的作用。

    “这个只是一个残次品,真的要大规模批量生产的话,也许霜精灵一族的世界之树会直接炸毛的……”

    “炸毛?霜精灵一脉的圣树很中意你,混沌之子,而且圣树们对待自己的子民都很慷慨与随和。”

    奥兰卡祭司突然说,她看向了嘉洛莉,她已经能够聆听到自己一族圣树的祝福。

    “这个,如果你把一只猫的毛全拔光了,愤怒都是算轻的了,更有可能是会和你拼命。”

    乔修将手上那一枚世界之树的叶子展示给了奥兰卡祭司,这枚叶子是从霜精灵一族的世界之树身上自然脱落下来的。

    “如果要完成影像的传输,每一枚原晶石都需要以这片世界之树的叶子为媒介,目前诺兰之声的用户保守估计有七万,他们早就已经不再满足于倾听‘里昂’的声音,而是想要看见现实的画面,这两样东西能够满足他们,如果定价不是太过于昂贵,我相信一定有不少人会掏钱来购买。”

    乔修所举的这一个例子莫名的让奥兰卡祭司打了个寒颤。

    她在这时候应该感觉到愤怒,而不是寒颤,因为人类将世界之树的一部分当成商品来贩卖,对于任何一位精灵而言都是极为排斥的一件事。

    但如果世界之树本身同意的话,就算精灵们有一些怨言,也无法做出任何主导。

    “霜精灵们的圣树更愿意倾听你的声音,混沌之子…我只希望你能够善待他。”奥兰卡祭司曾试图说服过接受黑木精灵一族的庇护,可泰林选择了拒绝,不只是泰林…寄宿在她体内的世界之树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我当然不会为了制造这种残次品而剥夺世界之树的叶子,我只是在考虑一种更有效率的方法,但这个方法需要的时间太长了,需要等待嘉洛莉的世界之树进一步成长。”

    乔修抬头看着在奥兰卡祭司身后的其他八位精灵祭司,最后将视线落在了那位最年轻的精灵祭司露维塔身上。

    她抱着双手一直轻咬着下唇,似乎依然在为没有参加世界之树的诞生仪式而内疚。

    “作为祭司的你们与嘉洛莉一样拥有替世界之树汲取养料,所以我打算在诺兰各地设立专门的‘观影点’来直播这次《世界的咏唱者》。”

    乔修目前无法做到电视的量产化,但多喂那只白猫主子一些饲料,在它开心了之后拿上百片叶子做个数百台‘原晶石’牌电视机还是没问题的,或者说……魔视机?

    “我会在今天开始策划《世界的咏唱者》这个节目,所以奥兰卡祭司,我知道你们所咏唱的诗篇拥有难以想象的魅力,但光靠着一种风格是无法争取到诺兰民众们的欢心,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其他的音乐风格,我会提供一些曲子给你们练习。”

    这一类型的节目看点之一就是选手的多样化,地球上的选手最多也就许来自各行各业全国各地,而这个世界甚至还加上了一个种族。

    精灵一族的歌声确实非常唯美,可精灵诗篇都是类似催眠曲的曲调,如果听多了足够让人产生审美疲劳。

    “其他的…音乐风格?我们世世代代咏唱都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精灵诗篇’,因此从未尝试过其他的音乐风格。”奥兰卡祭司略带歉意的说。

    “现在尝试也不晚,你们是喜欢摇滚呢,还是爵士呢或者乡村类型的?”

    乔修还没有把自己有印象的音乐风格说完,奥兰卡祭司与其他八位精灵祭司就集体用疑惑的眼神瞅着乔修。

    也许这个世界上的音乐体系根本没有像是地球那样系统的分类。

    “好吧…等我去书房里面写几篇乐谱出来。”乔修觉得想要让她们理解这些,唯有通过亲身实践的去感受这些音乐的魅力。

    乔修想起了西泽太太的书房中拥有许多空白的乐谱本,靠着脑海内的记忆,可以写出好几曲对应的曲子。

    “对了…你们介意和我的同族还有亡灵合租吗?”乔修在临走前突然问。

    这些精灵们构筑出来的屏蔽魔法波动的魔法阵实在是强到了过分,在完成了迎接圣树的仪式以后依然没有消散。

    乔修觉得可以通过这个魔法阵的能力,来召唤一位来自魔界伟大的存在。

    ………………

    先知在半个小时前离开了白荆花剧院,剧院的管理人白荆花爵士很热情的驾驶着他刚买来不久的魔导车辆送魔界的使者团前往法洛西公馆。

    “导师大人,您知道这台魔导机械是怎么构筑的吗?”

    她的学徒们坐在了这辆车的后座上面,对于还停留在中世纪的魔界而言。

    一晃眼就跑到了蒸汽革命甚至隐隐约约有着电气革命征兆的年代,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新鲜。

    他们在几分钟前还在谈论有关于《这个恶魔不太冷》的话题,甚至四位学徒因为认出了白荆花爵士就是‘史丹菲尔’的扮演人,而吓得有些魂不守舍,一位勇敢的学徒还站了出来准备和那位神经质的执法者决斗。

    先知花了一点时间解除了学徒们对白荆花爵士所产生的误解,并且再三强调《这个恶魔不太冷》仅仅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以后,他们的注意力就被这辆魔力驱动的车辆所吸引。

    在白荆花爵士的允许下,学徒们用手触碰着这辆车的各个角落,先知也不例外的沉迷在了诺兰最优秀的魔导机械结晶中。

    “魔力的源头我暂时无从得知,但光是构筑这台魔导机械表面的原材料……”

    先知的手抚过了车辆的表面,这些金属的强韧程度远超出了先知的预料,以魔界目前的生产水平是根本无法锤炼出这一等级的金属。

    因此就算知道了这台魔导机械的原理,想要在魔界量产也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求知的**,让先知将视线看向了车上唯一的一位来自诺兰的施法者希里。

    “别看我,我的魔导机械这堂课的成绩是F,当时还因为这事儿和魔导机械的老师打了一场,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我赢了。”

    希里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在魔导机械上的造诣也无限接近于零,顺带还吹嘘了一下自己当初在学院中的‘光荣事迹’。

    “不过你们可以往车窗左边看,马上就要到齿轮之河了,在齿轮之河的对面就是诺兰的炼金工房区域,我们也称之为工厂区域,顺带一提住在齿轮之河附近的居民,可被那些噪音给困扰得不轻。”

    希里很尽职尽责的担任起了一位导游的身份,白荆花爵士所开的车辆也刚好驶入了齿轮之河的沿岸。

    当诺兰一座又一座宏伟的炼金工房出现在他们的眼中时,先知的学徒们几乎是将脸贴在了窗户上。

    对于这些求知者们而言,没有谁能够拒绝钢与铁互相咬合然后迸发出来的力量,从魔导工厂的烟囱中喷涌出的魔法粒子,在诺兰也是一道亮丽的景色。

    先知的表现比较矜持一些,但她的表情并不怎么乐观。

    当来到了诺兰,她才深刻的体会到了人类的文明与魔界的文明到底有那么大的差距。

    魔界还在为粮食的收成而困扰,铁匠铺几乎少得可怜,恶魔们依靠着自己强大的体魄抵挡住了人类军队的讨伐,但当人类军队所使用的武器变得愈发强大,边境长城的城墙迟早有一天会被人类所推倒。

    一想到这里先知就有些浑身发憷,她的木框眼镜中倒映着齿轮之河对面那些宏伟的工厂建筑,将渴望悄悄的隐藏在了心底。

    “这些地方…我们能进去吗?”先知问。

    “有一部分小的工厂是自由参观的,但那些商人还有侏儒矮人建立的工厂就完全禁止入内了,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尝试强行偷溜出去,否则你们就要把一群施法者和粗鲁的侍从给揍趴下才能跑出来。”

    希里挥动了一下自己身上抱着的法杖,好像曾经亲身经历过如何将那些粗鲁的家伙给直接揍趴在地上。

    “这无法阻止我们。”先知并不介意冒着被包围的风险进去围观工厂内部的情况。

    她来到诺兰就是为了学习人类的知识,为这些知识付出一定的风险,先知认为是值得的。

    “没这个必要。”希里手指向了齿轮之河对面一座工厂说“看见那座烟囱最大的建筑没,那是诺兰最大的炼金工厂之一,你们如果感兴趣的话,以后可以随时去那里晃悠几圈再回来。”